梁彼得泪洒法庭 不知枪走火打到人

【新唐人2016年02月09日讯】梁彼得案今天是最后一个重要证人出庭。他就是梁彼得本人。庭审中,梁情绪激动,几度哽咽难语。请看报导。

梁彼得神情严肃步入法庭。他描述案发当晚,他和搭档是被叫去加班的。因为在Pink Houses 政府楼一个星期前,刚发生过击案。梁和蓝道来到案发的楼宇,从电梯上到顶楼。他们查看了B楼梯间灯火通明。就走到A楼梯间。透过楼梯间铁门上的小窗户,梁发现那里漆黑一片,决定去查看。就左手拿枪,右手拿着手电筒。准备用右手打开铁门,但铁门很重,手里又拿着手电筒,不够力,梁借助右肩膀的力,打开门的同时,就听到一声枪响。他发现枪走火了。

此时,蓝道也听到声,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梁回答我的枪走火了。两人都回到8楼楼道有灯的地方。梁让蓝道给上级打电话报告,因为蓝道的手机上有上司的电话。但蓝道让梁自己打,梁拿过蓝道手机要打电话时。蓝道改变主意,从梁手中,抢回手机。梁就打着手电,到7楼查看子弹打到哪里,这时他听到楼下有女人哭泣的声音。梁马上跑下楼,到5楼看到仰面躺在地上的葛利,两眼翻白,伤势严重。梁马上意识到,枪走火后,原来还打到人身上。讲到此时,梁泪如泉涌,转身掩面哭泣。庭审暂时中断数分钟后,才重新开始。

梁表示,他当时惊叫一声,天哪,有人受伤了。他马上通过警察的对讲机报告位置,并说有一男子受伤,需要救护车。后来,他绕过葛利的身体,下到4楼,询问正在拨打911电话的人,大楼的地址。同时,通过对讲机继续与警方联络。直到有后援警察到来。当一名上级警官到场后,梁报告说自己开枪走火,打伤了人。这名警官就没收了梁的配枪和警徽,让他到楼道里等著,此时,梁已精神崩溃,无法相信走火的枪会打到人。他呼吸急促,不停哭泣。那名警官不得不也给他叫了一辆救护车。

检方律师问梁为什么没有给葛利做人工呼吸急救时,梁表示,根据当时葛利的伤势,他认为最好等专业医疗人员处理。他看到葛利的女友巴特勒在试图做人工呼吸,因为不知道巴特勒的职业,他认为巴特勒更适合给葛利做急救。他也忙于通过警察对讲机,呼叫救援,他认为比911电话,警察能更快找到出事地点,到达的更多更快。而且,他们在警校参加人工呼吸考试时,指导老师有事前告诉他们一些答案。所以,基本都能通过。

梁彼得在出庭作证后,辩方律师再次提出要撤销所有指控的动议,但遭到检方的拒绝,法官决定由陪审团做最终裁决。明天检辩双方将做结案陈词。陪审团预计在本周内,对此案做出裁决。

葛利的家人和支持者随后在法院外举行记者会。他们对警察伤害到无辜生命,感到极为不满。家属也情绪激动,认为此案不是意外事故,梁要为此负全责。

新唐人记者安心纽约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