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2月04日讯】中国田径团队“马家军”,在90年代刷新中国多项田径记录,红极一时。不过大陆媒体在周三披露,马家军教练马俊仁,长期强迫队员使用兴奋剂马家军传奇的背后,还有哪些秘密,我们带您来了解。

说到马家军,30岁以上的中国人,几乎无人不知。

“马家军”教练马俊仁,旗下一批中长跑运动员,1993年一年之内,刷新了66项中国、亚洲、甚至世界记录。

不过,光鲜的奖牌背后,却也引发诸多质疑。1998年出版的《马家军调查》书中,曾经试图披露马家军的内幕,但却有重要内容被删除。直到本周三,大陆媒体才刊登了这段被删除的核心章节:《药魔重创马家军》。

多名核心队员披露,马俊仁强迫队员,超量服用兴奋剂,亲自注射超量针剂,为了对抗赛后尿检,甚至“按小时计算”注射时间。

原北京体育学院学生知名民主人士方政:“可以说这是中国“举国体制”“唯金牌论”的一个必然。当时我记得当时在中国体育界有这么一种说法,谁用的不好被发现了,那你就是非法用药了;谁用的“恰到好处”,就叫“科学训练”。”

而药物毒副作用,使女运动员的生理特征逐渐消失,肝脏剧烈疼痛。但她们所有反抗,都被以“国家名誉”为理由来压制。

原北京体育学院学生知名民主人士方政:“在西方,个别运动员出了兴奋剂丑闻,首先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的对错他自己负责。那么在中国,运动员很多情况下没有自由意志,她们是被强迫去吃药,性质是完全不同的,这完全是一种有组织的犯罪了。很多运动员成了牺牲品。”

1995年,10名队员不堪承受,联名写信给作家赵瑜,请求披露这段内幕,信中说:“我们还是一群孩子,不是机器,更不是牲畜”。并担忧“马俊仁一手通天”,可能打击报复。

果不其然,赵瑜的《马家军调查》成文后,引发马俊仁强烈反弹,委托当时的大连市长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为他打官司。薄谷开来也特别出书《我为马俊仁当律师》,力挺马家军。

2000年,马俊仁旗下,6名队员被查出使用禁药,被禁止参与悉尼奥运。但时任辽宁省长的薄熙来却依然表示,辽宁体育的重点,就是支持马家军。

强大压力下,《药魔重创马家军》的章节,被尘封了17年。直到薄谷两人双双落马,才算解禁。

原北京体育学院学生知名民主人士方政:“在中国,国际体育赛事,更大程度上,是一个政治需要。所以在这一切前提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中国体育是最政治化的,这也是最违背体育精神的。”

“黄宏(1994年春晚):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12亿中国人乃至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

大陆媒体报导药魔事件,标题指出是“国家荣誉”下的惊世骗局,紧接着开篇就点名,马家军曾受中共党魁江泽民接见。

体坛禁闻,重见天日。也让外界关注,究竟还有多少丑闻和罪恶,被中共所谓“国家荣誉”的名义,深深掩盖着。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