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私人医生回忆录》内幕轰动西方 曝英文版出炉秘辛

【新唐人2015年11月09日讯】 在西方人的眼中,通常会认为毛泽东是一个及其善于玩弄权术打倒政治对手的极权者。担任毛泽东私人医生22年之久的李志绥所著的一本有关毛泽东的回忆录,则从独特的视角给读者呈现了一个更贴近现实的毛的形象,颠覆了一些西方人对毛泽东的看法。而把这本回忆录翻译为英文的美学者,曾撰文披露了翻译该书的秘辛。

李志绥撰写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994年在美国由兰登书屋出版后,一度引起了西方舆论界的轰动。曾任底特律大学政治学系主任的华裔美籍政治学家戴鸿超担任了该书的译者,负责将李志绥的中文原稿翻译为英文。

戴曾自述,在翻译该书的过程中,他曾与李志绥多次深切谈话,由此“多少体会出毛泽东的内心世界”,从此对毛泽东产生了浓厚兴趣,催生出了二十年后《枪杆、笔杆和权术——毛泽东与蒋介石治国之道》一书的问世。在该书的后记中,戴鸿超详细回忆了翻译过程中与李志绥的交往,和该书出版的细节。

据戴鸿超在“后记”中叙述,李志绥回忆录是在一九九四年十月由美国兰登公司(The Random House)在全球统一发行,以英文本为标准版,定名为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由于这本书的内容传奇,事关中外重大政治事件,当时即在海外引起轰动,“洋人中国通几乎人手一册;华人更是先睹为快,争相告知”。

据戴回忆,自己答应为李志绥的回忆录翻译为英文后,几项难题立即来临:第一,这文稿大得惊人,章节百余,文长数十万字,内容无限复杂,历史与时事交替,权力冲突迭起,大运动连续出现。

第二,文稿中俚语极其众多,什么“死猪不怕烫”,“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还有那一出了名的“老和尚打伞”及歇后语,经常出现。如果直译的话,不能传神;如果花费文字解释清楚,读者便会索然失趣。

第三,毛年老时身体多病,医生使用繁杂的医学名词非常谨慎小心,避免惹出事端,翻译起来十分辛苦。

第四,蓝灯书局与译者的合约限制多端,翻译工作必须在十个月内完成,而且出版之前不能向任何他人透露片纸只字。因此,不但写作时间极其紧迫,还不能征询他人意见。

于是,戴鸿超只能在翻译过程中尽量与李志绥磋商、讨论。戴表示,在译完这部原稿长达一千三百页的书稿后,他领略到了毛泽东的各个方面,包括他的斗争的诀窍,极端的权力欲望,及政治思想的渊源。

李的原稿书名是《毛泽东的生与死》。这部书中虽然也涉及到毛的一些色情生活,比如列车侍女召为君侧、文工团员深夜伴舞,相互为欢等内容,但更多的主要是军国大事,路线问题和政治斗争。其中详述毛如何活读史书,讲究矛盾之术,运用统一阵线之策,无人能出其右,以及毛如何在中共党内斗争中,解彭德怀兵权,置刘少奇与林彪于死地,迫朱德养花以度余年。

在中国,毛泽东生前把中国搞了个天翻地覆,死后尸体还占据北京天安门广场核心位置阴魂不散,在中国人的心中总是激发起两种极端的情绪——切齿的痛恨或盲目的崇拜。戴认为,李志绥书中详细记载的这些内容,展示了外界过去忽略或无视的毛善于筹划“纵横捭阖”的阴谋。这也是这部书在东西方都引起轰动的原因之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