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马三家”调查黑幕被揭:贪官花巨款化解危机

【新唐人2015年11月06日讯】(新唐人记者李明综合报导)2013年4月初,大陆《Lens视觉》杂志的一篇纪实报导《走出“马三家”》,曝光了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的多种令人发指的酷刑,引起海内外舆论界的轰动和国际社会人权组织对马三家罪恶的强烈谴责。但半个月后,该事件被中共辽宁省的一个所谓“调查组”强压平息。近日,有香港杂志发文曝光了辽宁贪官张家成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黑幕,其中就包括张某依仗其后台李铁映,花巨款平息“马三家”事件危机的黑幕。

香港《前哨》杂志11月号刊发了资深媒体人姜维平的一篇署名文章,曝光了辽宁落马贪官张家成徇私枉法、贪污受贿、养黑贩毒、强奸妇女,积极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等种种罪恶。

据文章爆料,张家成是地道的海城人,原本没什么学历,后来花钱买了一个社科院新闻专业研究生的文凭,靠上了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兼海城县委书记的李铁映,通过层层贿赂进入了中共官场,曾官至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资料显示,张家成在落马前已退居二线,任任辽宁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

2013年4月初,大陆《Lens视觉》杂志的一篇纪实报导《走出“马三家”》,曝光了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的多种令人发指的酷刑,管教虐待被关押的女性劳教人员,无所不用其极,坐老虎凳、缚死人床、上大挂、关小号、电棍击打生殖器,等等,有数千人遭受这样的待遇。

此报导震惊了海内外与论,在网路上引起了巨大的谴责声浪。在这种压力下,一度辽宁省宣布对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调查。但人员却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等部门所组成,这种“被告当法官”的闹剧,以赖账与死挺而告终。

针对这个事件,姜维平在文章中披露说,当时那个所谓的“调查组”的组长,名义上是新任司法厅厅长张凡,但根子和实权还留在“张百万”(张家成的外号)那里。2013年4月19日,辽宁省之所以敢于宣布假的“调查结果”,称《走出马三家》“严重失实”,是因为张家成退而不休,“江派”虎死余威在。“张百万”则找了他的后台李铁映,“花了一笔巨款化解了危机”。

据公开的信息,习近平2013年8月底曾前往辽宁考察,当时就曾在辽宁省委的汇报会上批评说,辽宁的工作上不去,是因为当地的官员不讲诚信,不懂规矩,不守纪律,“忽悠中央”,“忽悠老百姓”,并警告说,这样下去“十分危险”。姜维平指,习近平的那番话就是在指责包括张家成在内的辽宁省的贪官污吏。

今年6月15日,中纪委网站发布了时任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张家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消息。

9月29日,张家成被当局“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张家成被指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生产经营、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滥用司法权,为他人在办理暂予监外执行、假释、保外就医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巨额贿赂;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收受礼金;与他人通奸等等。

据海外《明慧网》报导,张家成是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辽宁实施打压法轮功政策的跟随者,是辽宁监狱、劳教系统的“领头羊”。张家成对上忠实执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对下提拔、培植一批靠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家的监狱长、教养院长。

报导指出,辽宁省是打压法轮功最惨烈的省份之一,迫害致死人数,绑架、判刑人数,在全国都“名列前茅”。据不完全统计,已有47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监狱遭迫害致死。由于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可能还有更多的迫害致死案例没有被曝光。

LENS杂志的报导《走出“马三家”》一文中,提到了多种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的酷刑,包括令人生畏的“老虎凳”和“小号”(惩戒室)。报导中说:“前者本是专用于特殊群体的,以后被用在普教身上。”这是一个铁凳子把人铐住手脚,长时间弯曲固定身体,严重可以致残。报导中写道:“‘小号’不止一种。据劳教人员说,最狭小的惩戒室宽1米多,长2米,原来只用于特定类型人员,后来却使用在普教身上。”潮湿的水泥地上没有被褥,有人只穿胸衣裤头睡下,冬天不给暖气,大小便都在地上,密封不透气,要趴在门地缝边呼吸,非但如此,这里还是施刑的场所……

上述所谓“特殊群体”,就是指的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江泽民当局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

曾有多家外媒报大批,在江泽民发动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开始后,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紧紧追随参与迫害。在1999年10月末成立了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专门负责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女学员。拒绝洗脑的法轮功女学员大部分都与普通劳教人员一同被关押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六大队男监舍旁边的女一所,从事著超强体力劳动,遭受各种酷刑“转化”。而接受了洗脑的人则集中在女二所,对外开放,欺骗国内外媒体和民众。

2001年2月13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曾发布一份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Integra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and The Gender Perspectiv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nited Nations),报告提交者是联合国妇女暴力特别报告员库玛勒斯瓦米(Radhika Coomaraswamy),其中就有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虐囚的具体描述,与LENS杂志报导的内容极其相近。其中还有一个《LENS视觉》没提到的罪恶事件:

2000年10月,在辽宁省沈阳市的马三家劳教所,教养人员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衣服剥光后投入男犯牢房。而时任辽宁省司法厅厅长的张家成,也因此多次被列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通告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