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五中全会有可能遭到窃听?

【新唐人2015年10月27日讯】北京京西宾馆正在开五中全会,现在很难从会场里传出点什么真东西,但我们也提到过,京西宾馆隶属总参,是当年郭伯雄手里的东西。你说里面开会的人说的话会不会被窃听录音?

苹果日报有篇报导《勾结“政治地标”总经理 掌握高官喜好 令计划被揭京西宾馆窃听政要》,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应景的消息,报导中说北京想借助五中全会宣传一下京西宾馆的政治背景,结果“这个号称中共最安全的开会地早前爆丑闻:宾馆总经理、解放军总参大校刘存水与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勾结,利用宾馆对政要监控窃听,用于私人目的;直至令倒台阴谋才被揭露。”换个角度讲,你在京西宾馆里面打电话、说话、喝茶,可能还有一个比京西宾馆庞大多少倍的机构把你的一举一动全收录下来,这非常有可能。

如果今天主政的人也住在京西宾馆的话,开会期间同样会被监听的。会有人以任何名义这么做的。报导中强调令计划窃听是为了私人目的,什么叫私人目的?在党的体制下,当你拥有权力和那把椅子的时候,你可以以国家的名义,以部门的名义来达到你私人的目的。因为在独裁的体制下,握有权力的时候,很多人会用这种权力来达到个人的目的。

令计划和京西宾馆总经理合谋窃听的,这里有一个潜台词是所有监听的仪器和工具在京西宾馆已经存在了。令计划只不过以自己的身份拿过来使用。也就是,现在正在京西宾馆开会的人,就像关在笼子里一样,稍微明白一点的人知道,话不是随便说的。五中全会上上下下会出什么事,我们不知道,但人与人之间那种你死我活的氛围是我们清楚的。

至于五中全会大家所关注的人事变动,法广的一篇报导,有人披露出消息,《外媒传闻韩正被换胡春华被调往新疆刘源入中央军委》。文章中说“纽约时报引述香港科技大学教授、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丁学良指出,五中全会其中的一项人士异动,将可能是换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此外,与习近平同属太子党、并曾助习近平一臂之力在军中肃贪有功的总后政委刘源,将会进入中央军委。广东省的“小胡”胡春华,可能接替张春贤出任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可能改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回北京安老。报道指张因周永康事件牵累,曾被当局调查,此安排显示他或“平安着陆”。”

这些消息是外媒引述中国人的说法,是侨居在美国的中国人说的。所以这篇报导顶着外媒的名义,其实是中国人自己的说法。那么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呢?里面涉及到的三个人刘源,韩正和胡春华。其实在过往的报导当中,都提到过这三人可能的人事变动。看起来好像是从五中全会传出来的内部消息,实际是扬州炒饭。什么意思呢?江泽民的家乡做了一盆扬州炒饭,要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后来吉尼斯发表声明,不承认这个纪录,因为饭炒完之后就被扔了。这些消息和扬州炒饭可以有得一比。

苹果日报报导中还有被删除的文章内容,“《新京报》旗下微信公号“政事儿”别出心裁,刊文介绍京西宾馆,指其为北京的“政治地标”之一,并罗列京西宾馆“五最”:“最难进、最安全、会议最多、规格最高、最神秘”。”我对这篇文章的解读是,最难进,进去就出不来,就容易出事。最安全就是最不安全。很多人到京西宾馆开会是确实有事,而有些人是为了讲身份、摆排场,炫耀我家人在京西宾馆开会。规格最高、最神秘,这样的话说出来,在中国氛围下有许多自卑的心理,包含着在中国党的体制下内在的妒忌自卑的心理。就像叫红二代、官二代和富二代的概念是一样的。骂他们,蔑视他们,是因为恨自己的爹没本事。这篇文章与其说在描绘著京西宾馆,不如说在描绘著中共上层的那种残酷性。

今天中国很多人用钱来衡量人的价值和标准,来扼杀人本该有的道德和人性。现在的社会存在有神和无神的争持。我师父教诲我说,过去的社会,人们都是在信仰中存在冲突,你的神,我的神,但都有信仰。

上个周末,我去了美国加州,在傍晚海滩上,看到一对年轻的白人夫妇也到海边去,初秋的海边已经很冷了。他们抱着一个孩子,看起来就十几天大,按照中国传统那个母亲应该还在月子中,但就那么在海边吹着海风。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女人生了孩子,在月子中,连澡都不能洗,更别提到海边吹风了。

为什么提这个呢?前一段时间,我跟大家描述过我个人对信仰的理解,很多朋友问我如何理解现在的宗教和信仰。我跟大家分享过,以宗教为名杀人的,一定是邪恶的和魔鬼。

除了这些杀人的信仰之外,今天大部分的信仰都是在2千多年前就存在了。中国的老子,印度的释迦摩尼佛和西方的基督耶稣。这三种宗教的地域被高山、大海和沙漠隔开了。2千多年前的人是无法跨越的。这些地域中的人从肤色到生活习性都有迥然不同的差异。每一个神也都教导自己所管的人说,只有一个神。而2千多年后,人们已经超越了当时神佛道传法时的自然环境。沙漠,海洋和高山已经无法阻碍人们相互通婚了,也就改变了神佛道当时的传法环境。

况且在这个过程中,每一门又分出了诸多不同的门派,门派林立。作为一个凡夫俗子,你让我去选择就很难,我不知道应该选择哪一个,但我有一个概念很明确,今天的我生活的环境和神佛道当时传法时不一样。我如果要做出选择,就要把我的想法和心态恢复到2千多年前那种环境。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我要上天堂,我要达到涅槃的彼岸,我要成仙,我要成道。你什么都成不了,因为你的贪婪占据了你进入宗教的整个目的。你的内在想法是自我的贪婪和占有。

中西方历史中留下了许多神话,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永远也说不清这些神话,就像蚂蚁的眼睛中,鹰永远都是神话。今天的我们就像蚂蚁看鹰一样的去想神的事情。数千年前,留下的历史古迹都和神话相关,那时人的境界高,而现在的人都谈不上境界了。这也是,现在的人为什么爱拍鬼和僵尸的片子一样,而拍有关神的片子,他拍不好。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无神论会造成很多人以自我为中心,在仕途中,在自己追求的成功中,坑自己、玩自己、害自己,最后毁了自己,这也是中国所发生的。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