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共军网6月16日的消息称,军队权威部门当日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两名军级以上将官重大案件情况信息,证实了外界此前的传闻。这两人一个是黑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寇铁,一个是武警交通指挥部原司令员刘占琪。二人都是于去年11月被立案调查的,今年5月均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

寇铁的简历显示,他曾在沈阳军区下辖的40集团军先后任摩步师师长、坦克5师师长、参谋长、副军长,之后也是在沈阳军区下辖的23集团军任军长。2003年,23集团军被裁撤后,改任黑龙江省军区司令员,少将军衔。

从其经历看,寇铁应属于徐才厚在沈阳军区的亲信,或许他也涉嫌向徐才厚买官卖官,而其贪污腐败也是绝对少不了的。去年7月底,官媒报导了第40集团军某旅319人被问责,因为多人训练造假。虽然寇铁离开40军多年,但此次被问责也可间接证明寇铁当年任主官时也未必干净。很明显,寇铁被查、被起诉,是习阵营进一步清除徐才厚势力在军中影响的又一步。

刘占琪去年11月被查时,曾被曝出从其家中搜出黄金50斤,现金2,000万,显而易见,也是个贪腐之辈。不过,他最值得注意的是在新疆的任职经历。公开资料显示,1956年出生的刘占琪于1973年参军入新疆武警部队,并在后勤部逐步晋升。1992年至1999年任武警新疆总队后勤部副部长,1999年至2005年武警新疆总队后勤部任部长,之后调任武警总部后勤部审计局局长,2008年至2012年任武警总部后勤部副部长(副军职),2010年晋升少将警衔,2012年7月起任武警交通指挥部主任兼党委副书记。

从其升迁轨迹看,由于刘占琪任武警交通指挥部主任时间并不长,其出事主要应该还是与在武警后勤的经历有关。同军队总后勤部相比,武警总部后勤部虽然在拥有地产等方面逊色,但其油水也不少,在中共的体制下,同样滋生了相当数量的贪腐高官,刘占琪应算一个。而他能不断高升,想必是得到了武警某高层的信任,而这个高层是否是曾任武警第一政委的周永康也未可知。

早前大纪元曾报导过,武警部队在江泽民上台后,规模逐步扩大,人数达到了150万,并成为了江的“私家军”。在周永康的掌控下,武警成为中共助纣为虐的帮凶,其践踏法治,出动镇压民众的次数超过以往,新疆尤为明显,而周永康在武警中应该培植了不少亲信。

至于武警部队的后勤部,它除了负责部队的日常后勤保障外,还掌管着武警监狱和武警医院。2002年时任武警新疆总队后勤部任部长的刘占琪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总队“对10个驻监狱部队37个项目进行了重建或配套建设”。通常,监狱的守卫由武警负责。而遍布全国的武警医院,也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参与者。

众所周知,在中国大陆,监狱执法与公、检、法、武警都有直接的联系,鉴于这样的特殊背景,武警、监狱、医院与一个巨大的不为外界所知的“活体器官库”乃至军队后勤系统有着不寻常的关系。而曾作为武警总部后勤副部长、新疆武警总队后勤一把手的刘占琪,不会不知晓这方面的罪恶,甚至也可能是积极的参与者,而他也很可能因此升迁。

如果说寇铁的被抓是要清除徐才厚的势力,那么刘占琪即将被审则是与最近周永康被判刑及矛头指向江、曾有关,因为这些人的核心罪恶正是活摘器官。也就是说,未来军队、武警还将有类似背景、犯下类似罪恶的将官被祭出。

文章来源:大纪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