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思恩:大陆学校的“搞政治”教育

当今中国大陆,虽然“搞政治”是个很吓人的贬义词,普通百姓如果被贴了这个标签,几乎等同于“反党”“不爱国”,但大陆的教育其实却始终贯穿着“搞政治”这根主线。

政治课贯穿教育全过程

过去六十多年,凡受过大陆学校教育的人,人人几乎都面临一个无可奈何,却不得不应付的事情,就是听政治课,考政治课。政治课虽然改头换面,不同情况下有许多翻新的名词,诸如“公民”“社会”“时事政治”“思想品德”“共运史”“哲学”“科学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教育”什么的,上课的教师和听课的学生都搞得清楚,这就是政治课。当然这也是令现代民主国家的国民感到惊奇的。

政治课从小学、中学、高考、考研、考博、评职称都要考。要升迁当干部,得去党校镀金,那里是“政治精英”们的集散地,学习交流的主题自然是政治了。

政治课枯燥无味,学生听起来头痛,教师上起来枯燥。为了维持课堂表面的师道尊严,许多开明的政治老师为博学生欢心,往往找些笑话、新闻、时弊什么的说,以避免课堂鼾声如雷、做小动作、传纸条、看小说这类的情节被巡视教学的督导员看见。

虽然政治课堂里,教师和学生都还有一定自由发挥的空间,但政治考试就得每个人“硬碰硬”了。考试,自然有人改考卷,判分数,当然就有判定的依据“标准答案”。和标准答案相对照,一致程度越高,得分越高。为得个好分数,考生需要熟记“标准答案”的观点,无论你是否理解、认同。如果你想在这时表达自己独特的见解,或者表达你与“标准答案”不同的政见,在民主国家,老师可能会微笑着夸夸你,说这个人有独立的思维,理性的判断;但在大陆,你无异于冒天大的风险,“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只要你想在大陆拿文凭、谋差事,政治课和政治考试是必须经历的,那几乎都是“决定你命运的关键时刻”,不由你不被拿捏。

全民政治化教育

对许多人来说,不得不听的政治课和不得不参加的政治考试,不过是走走过场,逢场作戏。但在这贯穿教育始终的一次次重复的政治课和政治考试仪式中,中国人却在被动中接受着全民政治的强化训练。这种训练的目标,是把每个人都教育成能想党之所想、言党之所言、与执政党的言论和观点保持高度一致的中共潜在代言人。

政治课衡量学生的考试“标准答案”,是特指共产党所规定的对社会公共事务的解释和立场。所有考生都必须按照规定好的政治标准填写到考卷上,还要尽量转换成自己的口吻,填写诸如“坚持马XX主义”“社会主义一定会胜利”“没有XX党就没有新中国”“抵制西方价值观”等等。尽管几十年政治课本显示,政治的“标准”常常变,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上学时被告知的标准答案和现在都很不一样,但应付考试的逻辑还一样:按照“标准答案”的标准填写,无条件认同,不可以有与之抵触的见解。与政治课相配合的其他课程穿惯的政治要求也一样,体现在语文、历史、哲学、人文社会管理等课程的内容合考评上,甚至自然科学都要顺便论证一下党改造自然的方法论具有“最高科学性”。

用共产党一党的政治立场和政治角度作为全民教育的知识基点,这是过去中共执政以来的主要目标,贯穿着学校教育的所有环节,实施的是全民“党化”教育。

政治入教仪式

有信仰的人都有一定宗教仪式,人们通过它们向神明表示敬重和皈依。有趣的是,教育无神论的大陆学校,制度化的组织大规模类似宗教的仪式,目的不是向传统的神明表达敬意,而是向共产党表示服从。这些仪式就是组织学生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这些仪式,通常都有这样一个场景,学生们都要举著右手,握著拳头,神情“庄重”“神圣”地喊出“时刻准备着”,做“XX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或者“为XX主义献身”之类表衷心的誓词。

这些活动的组织者无一例外,都是学校正式的教职人员,或者是政治教师,或者是政工干部,而且有固定的活动时间和规定的活动主题。他们会花很大的精力向学生们灌输这种仪式的意义;对稍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则会定期和物色,并准备发展加入其组织的谈话、听汇报,同时给以对加入共产党所需要的思考方式加以启发和所谓指导。

搞政治”教育的后果

大陆学校教育,通过各种配套的强制手段,不仅把中共党的政治理念引入课堂,成为一种常规的教学内容,更通过行政设定的制度、各项考评和各种仪式,把这些纸面上的政治表衷心活动,落实成社会成员意识和行为上的惯性。中共管辖下的学校教育是一个为中共“搞政治”专门搭建的舞台。

多年政治强化教育的后果是,大陆人政治敏感度超出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人人都有极强的政治能力。人们熟谙何时需要“参与政治”,以避免被人认为“政治上很落后”;心领神会何时候需要表达对政治不关心、没兴趣,以避免被误解为“搞政治”。显示出拿捏政治的高度技巧。没有原则则成为许多国民最大的政治原则,他们认定,最安全的政治立场是:随时与某党保持一致,假定一切与中共观点不符的都是错误的,所有批评其党的言论都是危险的。

通过一个个考试,人们被一次次强化、内化著中共党的话语、观点和分析视角。在分数和前途、机会与个人利益相挂钩后,在合法的学校教育途径中,只能接触共产党政治观点的人们,在无选择的情况下被中共政治化了、“中共化”了。

利用着对教育的垄断,在对国民持续的灌输中,中共为自己竖起了政治教主的地位。中共“搞政治”的学校教育构成了人类教育史上独具特色的全民洗脑工程。在中共政治大厦遥遥欲坠的今天,如何彻底抛弃、重构中国大陆的政治教育体制,成为人们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