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成:幼儿园小朋友为何学会了拼爹、斗富

在时下这个贫富悬殊日益扩大的社会里,“拼爹”斗富现象如果发生在大人身上,人们大多会见怪不怪。可怕的是,这种现象竟然在一些幼儿园小朋友中间发生了。

“妈妈,您能换一辆宾士轿车来接我吗?那样我会很有‘面子’的。我同学爸爸、妈妈都开着好车,您开的这个车,在我班里是最破的。”

“我班里有家长买辆奥迪车,爸爸,您什么时候买一辆呢?”

“我班有几个小朋友的爸爸好有钱,家都住特别高档的楼盘……”

“妈妈,我班有同学去过海南了,放假我也想去海南……”

“为什么不让你爸爸开车送你呢?来琴行练琴的小朋友都是父母开车来的,父母不开车接送,小朋友看不起的。”(2011年3月3日《工人日报》)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充满市侩庸俗之味的话竟然会从幼儿园小朋友们的口中说出来。这并不是个别现象,记者调查发现,“拼爹”“斗富”在幼儿园普遍存在,不仅在高档幼儿园里出现,在一般中档幼儿园里也比比皆是。“斗富”胜了的少爷小姐洋洋得意,那些落败的“穷二代”则不但会当场大哭不止,并死活不上爷爷或爸爸的自行车。有的小朋友回家后还会闷闷不乐,说什么也不上幼儿园了,甚至极个别的还会为此生一场病。最苦的就是那些信奉“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穷家长了,除了责怪自己活的不如人外,即使从牙缝里省点钱买辆汽车,又怎么能和富人的宝马宾士一较高下呢?

才几岁的小孩子怎么就学会了“拼爹”“斗富”?我于吃惊之余开始反思。

其实,幼儿园小朋友的“拼爹”“斗富”只不过是当今这个社会奢靡之风在幼儿园里的另一种繁衍,是社会上攀比大潮中的一朵小浪花,更是大人们炫耀自身财富的一个缩影。君不见,商场里的天价月饼翻著跟头创新高:北京有2815元的“中华圆月”极品月饼,湖南有5800元的“极品鱼翅鲍鱼月饼”,更有天津99999元的“纯金至尊中华圆月”极品月饼独领风骚;高档酒店里的天价年夜饭也捷报频传,兔年春节的年夜饭我不知道那家最高,哈尔滨市万达索菲特大酒店一桌年夜饭就要88888元,着实让人叹为观止。人家富人们讲究的不仅仅是一个吃,而是要能吃出品味,吃出雄厚家底,吃出壮实门楣。倘若再算上去年河北大学“我爸是李刚”的那声断喝,不知又喝出了多少“拼爹”者们的威风。我这儿还不敢说官爷们用公款支付的宴席,一桌比一桌丰盛无比,那种斗富的豪情壮志早已引领了时代大潮。成人社会这些“攀比斗富”的拙劣表演,像一颗颗极具传染性的病毒,谁能保证天真无邪的幼儿园小朋友不会被传染?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启蒙老师,是孩子最亲密无间的伙伴,对孩子性格的塑造和品质的形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的幼小世界就是成人世界的直接反映。在这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社会里,急功近利早成了不少人的生活习惯,说贫比富早已从父母的言行里有意无意地流露了出来,小孩子自然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幼儿园里自然就学会了简单地重复成人的话,模仿成人的语气去评价自我和他人,于是,幼儿园里的“拼爹”“斗富”自然就盛行开了。

再说幼儿园的自身问题。一些老师的师德存在严重问题,有权有钱的家长一到逢年过节就特别地“尊师重教”,有些还是大手笔的,老师自然就投桃报李,对这些家境优越的孩子特别关注,对他们百般照顾,而对那些家境不好的孩子只能是冷冷淡淡,不理不睬。集千般宠爱在一身的富孩子走到哪儿都能呼风唤雨,自然要“拼爹”“斗富”,来来张扬他们的价值和能量了。穷孩子们在这种“拼爹”中只能任由心灵受到伤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心思当然会有,回到家里只能向父母哭诉去了。

尤其是现在幼儿教育还没有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入园难的问题非常突出,一些天价幼儿园应运而生。里面上学的全是些少爷小姐,“拼爹”“斗富”就成了他们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

幼儿园小朋友本应纯真的心灵,过早地被“拼爹”“斗富”蒙上了一层阴影。要想使校园内的“拼爹”“斗富”之风销声匿迹,作为大人的我们就要创造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在成人世界里创设一个穷富互相尊重的氛围,还必须着手净化社会空气,给孩子们的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当然,社会大环境的彻底净化肯定有一个艰难的过程,在这之前,国家必须给孩子们从小提供一个平等公正的教育,使他们的人生有一个平等的起点。学校应该下大力气教育孩子们形成正确的消费观,使其尽可能地摆脱消费恶习的控制和纠缠。作为成长中的孩子们,更要彻底屏弃“金钱万能”、“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错误观念,树立正确的金钱观,力争做金钱的主人而非奴仆,从而在健康的肌体中培养出防止“攀比斗富”邪症发作的抗体,这样孩子们在成长的路途中才可能无病无灾!否则,孩子们要么成为斗鸡走马挥霍无度的纨绔子弟,要么成为唯唯诺诺自甘沉沦的奴才,这两者都绝非盛世中国的福音。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