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中共执政环境恶化 加大网路打压

每当国际国内局势紧张,执政环境恶化,中共首先想到的就是加大互联网的监控与打压力度。删帖,封锁微博、微信、QQ账号,遮罩海外网站和网路代理服务器等等卑劣行径,成了中共屡试不爽的一种“必杀技”,成了它的救命稻草。

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中共在浙江乌镇召开了所谓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据报导,中共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最后只能是低调谢幕。进入2015年,中共便展开了新一轮的互联网封锁行动。继关闭中国本土的133个“微信”公众账号后,中共又遮罩了大陆民众“翻墙”使用的网路代理服务(VPN)。

据报导,去年4月以来,中国已有180万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体账号被封锁。在过去数个星期,中共已经遮罩了Gmail和其他谷歌产品。中共政府还遮罩成千上万个海外网站,以阻止中国线民了解政治敏感资讯,其中包括Facebook、Twitter、独立媒体大纪元、新唐人等。

在媒体普遍曝光中共封闭VPN服务的同时,中共政府智库网路安全专家对官媒《环球时报》称,“长城防火墙已经被升级”。这是官媒罕见的承认中共遮罩突破防火墙的技术工具。由此可见,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已经到了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程度。

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共越来越不顾及脸面、越来越丧心病狂、越来越卑劣无耻地在互联网上大动干戈?

一、在国内,习近平的“反腐”、“打虎”、倒江,迫使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恶真相最终在大陆全面曝光,给中共执政带来危机。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掀起的反腐运动已促使中共60多名省部级官员被抓捕,其中,国级、副国级官员4人,前政治局常委1人。“刑不过常委”的潜规则已被打破。随着“反腐”、“打虎”运动的深入,习近平的“反腐上不封顶”直指了“大老虎”曾庆红和“终极老虎”江泽民。当下,倒江行动已经到了收网阶段,有关江派密谋政变、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罪恶真相渐渐通过互联网源源不断被揭露了出来。大陆民众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中共的反人类本性,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越来越受到大陆民众的质疑,中共的独裁政权越来越深陷于崩溃的危机之中。

二、国际上,中共迫害法轮功群体、活摘器官的罪行,始终被国际社会所密切注视,并持续发布与此相关的议案。在中共“维稳沙皇”周永康案公告后,美国随即推出了281号决议案、5379号法案。这表明国际社会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已由原来的关注转为了行动。不久前,美国政府正式回应了2012年12月在白宫网站上由美国三位医学专家发起的关于调查和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联名请愿。美国政府对美国三位医学专家的回应,给中共带来巨大压力。

2012年12月,三位美国医学专家在白宫网站上发起了关于调查和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联名请愿。1月30日,美国政府正式给予回应:“美国政府反对非法和不道德的器官摘取和贩卖。我们已经敦促中国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并同中国高级官员谈及这个问题。中共领导人曾许诺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用于移植的做法,但是我们了解这类行为还在继续。我们严肃对待这些指控,并将继续关注事态以及中共当局实现其承诺的行为。”

白宫对三名美国医学专家发起请愿两年后突然给予回应,表明与整个国际大趋势及中国当前政局的发展紧密相关。中共当局宣布2015年1月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证明,中共对美国是有所忌惮的。这意味着中共需加大力度、加快速度倒江,以顺应经济开始好转、实力不断强盛的美国政府的正当要求。而倒江的提速,则加快了中共江派反人类罪行的全面曝光,加剧了大陆官民矛盾的恶化,加快了中共独裁专制体制的终结。

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15年来,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国际团体和组织,加入了声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去年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向中共官员提出了其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案例。据报导,加拿大外交部长还把营救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交给了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外国政府和领导人开始同中共领导人直面抗议和交涉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中共在国际上已经臭名昭著,越来越遭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中共正深深陷入内外交困不可自拔的境地。中共执政的国内、尤其是国际环境的日益恶化,显示中共大势已去,崩溃就在一朝一夕之中。

三、中国经济持续下滑,因此中共只能走救市——刺激——维稳这个30年来的一贯模式。据报导,中共正在准备新一轮的投资刺激方案,这对于处于严重通货膨胀形势下的中国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这意味着除了以滥印钞票方式搞投资以外,没有别的办法扭转持续下滑的中国经济,而新的投资刺激方案——滥发货币,无异于饮鸩止渴。随着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灭,新的一轮金融危机的到来,对外贸易的不断减少,失业人数的不断增加,严重两极分化下极度愤怒的大陆民众,与中共的矛盾将会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成为中共统治下的极端不稳定因素。

四、日益上升的群体性事件显示,大陆民众与中共独裁统治的矛盾不可调和。进入2014年,中国大陆各地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群体事件频发,民怨沸腾。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由于税负加重、环境污染、当局强征强拆等问题,导致各地群体抗暴事件频发。浙江、上海、江西、河南、广东、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及东北三省等许多城市,连续不断爆发抗暴、维权、上访等群体性事件,有的甚至直呼“打倒共产党”,凸显了中共的乱象与末政危机。在内外交困的重重危机之下,中共政权岌岌可危。

出于上述原因,中共为了维护少数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继续统治中国、奴役民众,一次又一次地对互联网实行打压与严控。中共的那些互联网专职官员、技术官僚以及那些可耻的御用文人们都知道,在中共政权随时面临垮台的敏感时期,或许只需某个事件的爆发,或者只需某个人登高一呼,就会引发中共独裁政权顷刻瓦解。而互联网正是这样一个平台,一个让线民自由获取新闻、自由发声和议政、痛斥中共对民众犯下累累罪恶的阳光平台,一个让中共心虚、恐惧、日夜不得安宁、最终将中共彻底埋葬的死亡平台。于是,中共的那些互联网专职官员、技术官僚以及可耻的御用文人们,频频对互联网下手,希望能按照他们的意志,使互联网不再成为埋葬中共死亡平台。

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如学者何清涟所言,中共的资讯封锁与思想控制,最多只能延缓一个恶政的死亡进程,无法起死回生。

或许,有一个办法能封锁资讯——断网。但如果有一天中共真的愚蠢地这么干了,那么,断网则会加快它的死亡进程。从这一点看,互联网是不可战胜的,并注定了是结束中共独裁统治的一道恢宏的天网。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