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习近平到委内瑞拉访问。习近平在走下飞机之后,马杜罗在机场为习近平举行了欢迎仪式。在完成了委内瑞拉的奏国歌、升国旗仪式之后,便开始演奏中共“国歌”。很意外的是,委内瑞拉的军乐团在演奏时,将中共“国歌”演奏跑调了。

在那样正式的场合演奏,恶搞和故意的可能性非常小。委内瑞拉的军乐团也不至于连一份正确的中共“国歌”乐谱都拿不到。

古时候,在严肃、正式的场合奏乐时,若出现了跑调、走音的现象,通常称之为音变,是“大凶兆”。音律的动摇或出错,被看作是亡国的征兆。这里的亡国指的是那个朝代的终结。古代一直是朝代更迭,旧的一朝去了,新的一朝就来了。如此周期变化,发展到今天。红朝中共近百年历史,看来距离解体和灭亡的时刻越发近了。

中国人讲究兆头,吉兆,凶兆。兆头出现了,人们虽一时难以说清,但是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心知肚明,却又难以言传。这种感觉并非错觉,这种感觉的产生有共性,有原因。“天灭中共”的征兆很多,大大小小的都有。

2009年9月20日,中共为它所谓的“建政”60周年,当时在海内外大炒特炒在美国白宫外的升旗仪式。中共以民间名义向美国政府申请在白宫外面搞升旗仪式,并且施加外交压力,最终得到如愿。而中共万万没有想到,在9月20日升旗仪式当天,众目睽睽之下,同样的天气状况下,没有任何外在干扰的情况下,美国国旗和中共“五星红旗”的升旗结果,却出现了180度的差异。

美国国旗升得一切正常,非常顺利。升中共“五星红旗”时,先是旗子挂倒了,升到中途停下来取下﹔第二次升旗,旗子卷了,再次停下来取下﹔主持人尴尬地宣布再次重奏国歌,第三次升旗,旗子缠绕在了绳子上张不开,在接近顶部时,旗子突然卡住上不去了,颇似降了半旗﹔再次取下,第四次才升上去。

中共大使馆大惊失色,通过各种不同管道传达了“严守秘密”、“不要传”、“不要影响国家形象”等命令。中共官方紧张异常,迅速勒令现场的国内媒体中新社、中青报等,不得报导此次事件,限制相关照片流出。同时,联络海外媒体协助遮丑。

党是信无神论的,按照它的一贯做法,通常是会给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找一个非常荒唐的理由糊弄过去。但它居然会大惊失色。难道说,党只是灌输中国人不信神,而它自己是相信神的?还是说,它确实是不信神,可是如此明显的亡党之兆,令它自己也感到惶恐不已呢?

有网友评论说,“我们中国历史上有迹可查,军队出征时,军旗折则必战败,或主帅阵亡,此乃中共将亡之兆也!”

秦朝天降陨石,陨石上刻有“始皇帝死而地分”,预示秦始皇将亡。无独有偶,当今中国贵州的藏字石也是如此直截了当,石头上有天然的六个大字,安静地道出了中共的结局——“中国共产党亡”。

命运也好,运势也好,大大小小的征兆在人世间从未停止过。能从中明白意思的人是聪明的,能根据上天传达的意思而做出正确选择的人,是智慧的。天意,上天的意思、上天的心意,其中自有原因。世人顺天意而为,便是善行;反之,不但是徒劳,而且无异于自取灭亡。

要如何顺应天意?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角色,或权高、或位重、或平凡、或卑微。在天意面前人人平等,在自己的角色里慎重思考、谨慎为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