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友:巨大的历史虚无主义正笼罩着我们

当下,一些站在政治制高点、掌握著舆论大权的理论家们,正在挥舞著大棒猛批历史虚无主义:对这个的批判是历史虚无主义,对那个的否定是历史虚无主义,贬损这个是历史虚无主义,怀疑那个是历史虚无主义……  

可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多年来巨大的历史虚无主义笼罩着我们,束缚着我们,扭曲着我们,愚弄着我们,这些理论家却熟视无睹,无动于衷。  

我们的文学家、艺术家,把八年抗日战争的故事写尽了,写绝了,打开萤幕,抗日神剧几乎天天都有,“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的口号,我们的耳朵都听出茧了!可是,10年文化大革命的故事至今却无人涉猎,电影、电视剧连一部也没有,打开萤幕,搜遍所有频道,连“文革”的影儿都见不到!  

我们能把“三年解放战争”写得威武雄壮,淋漓尽致,却对“三年自然灾害”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我们能把1942年的大饥荒写得惊心动魄,发人深省,却对1960年三年大饥荒遮遮掩掩,生怕人知。  

我们能把古田会议、遵义会议、西柏坡会议写得活灵活现,振聋发聩,却把1959年的庐山会议、1970年的庐山会议这两次改变中国命运、最让人惊心动魄的会议,压在深山,不让人提,如此重大绝好的题材,至今所有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不敢涉猎。  

我们歌颂“毛泽东为人民解放苦苦寻路,英勇奋斗”,写到“新中国”建立便戛然而止,“解放后”更曲折更漫长的历史却按下不表……  

至于1949年以来发生的一连串重大事件,如三大改造、三反五反、批武训、揭高岗、反胡风、反右派、反冒进、大跃进、大炼钢铁、公共食堂、反右倾鼓干劲、七千人大会、四清运动等等等等,何等的曲折跌宕,惊心动魄,只搅得国家天翻地覆!又是何等丰富多彩,波澜壮阔,成千上万甚至几亿人都激动地参与!如此绝妙的重大题材,我们的无数的文学家、剧作家、艺术家却无人涉猎,我们的权威领导和意识形态竟然将这些题材设为永远的禁区,谁也不敢碰,一碰就倒楣!  

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是什么?掩盖历史,埋没历史,不敢正视历史,不让艺术家们客观真实地记录和描写历史。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可以写,1949年前的所有历史可以写,唯独1949年后的三十多年的历史不能写。当下一些政治家、理论家制造的历史虚无主义迷雾,可谓充塞天地,绵绵不绝!你们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脸面挥舞大棒指责别人是“历史虚无主义”?!  

直到今天,我们的成千上万的作家艺术家竟然无一人敢碰这些禁区,舞台上萤幕上银幕上,有关此类题材的作品连一部也见不到。当年柯庆施号召“大写十三年”固然荒谬偏执,而现在我们抛弃三十年(其实远不止30年),遮罩三十年,把我们国家一段活生生的历史完全阉割掉,大搞历史的“虚无”,不是更加偏执荒谬吗?  

不错,我们的中央文件、中央宣传部档,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写这些重大事件,国家宪法上也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和写作出版自由。然而人们都明白,有一只巨大的魔手在严厉束缚著限制着控制著作者的自由,使人们不敢写不愿写也不能写。  

在这种巨大的历史虚无主义的管控下,那一段历史被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了。虽然个别理论家对这段历史有星星点点的披露和评论,但只能点到为止,半遮半掩;而我们的主流媒体对此守口如瓶,文学界对此更是噤若寒蝉。以至于现在的无数青少年对这段历史懵懵懂懂,一知半解,甚至是一无所知;不少人对这段历史的认识歧义丛生,矛盾重重,有的认识竟截然相反,针锋相对,在一些媒体上义愤填膺地打开了无休无止的口水战。  

有人说,三大改造消灭了资本主义,奠定了社会主义的基石,是历史的进步;有人说三大改造消灭了资本主义,是破坏了先进的生产力,是历史的倒退;  

有人说,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导致饿死了3700万人;有人说,“饿死3000多万人是重大谣言”,那3000万人不是饿死了,而是户口统计出错了!  

有人说大跃进的浮夸风、共产风为害甚烈,始作俑者是毛泽东;有人说此时毛泽东已退居二线,浮夸风是刘少奇邓小平吹起来的,刘邓才是大跃进灾难的罪魁祸首。  

有人说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并不想整倒彭德怀,说“不就是一篇意见嘛!”,可是那些常委不干了,是刘少奇等人整倒了彭德怀。  

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一场灾难,不是任何意义的革命,导致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有人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斗争,一场革命,推动历史进步,呼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

有人说毛泽东时代国民经济停滞不前,人民生活困苦不堪,各种经济指标降到最低点;有人说毛泽东时代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工农业发展速度世界第一!  

有人说,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探索为邓小平的改革奠定了基础,邓小平的改革和毛泽东的探索一脉相承,相辅相成;有人说,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探索与邓小平的改革八竿子打不着,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邓小平的改革,邓小平的改革就是要改掉毛泽东的极左模式,二者是大相径庭,水火不容!  

…………  

这就是我们刚刚经历过的历史啊,这就是许多当事人还健在、无数人记忆犹新的历史啊!现在竟然弄得如此模糊不堪,歧义丛生,竟然让无数的历史家、理论家、思想家以及不少当事人争论不休,甚至针锋相对,唇枪舌剑,闹得不可开交!

对中外几千年的历史我们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对刚刚经历过的那三十多年的历史居然糊糊涂涂,不明不白,这是为什么?  

这正是我们长期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果。虽然我们的宪法上规定了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却不仅实行新闻管制、出版审查制度,而且实行“历史管制”,尤其是共和国的历史,不仅封锁档案,而且设立了重重禁区,哪些可以写,哪些不能写,哪些可以点到为止,哪些完全不能触碰,都有严格的限制。在这种“虚无”的大环境下,一些年轻人不了解这段历史,一些当事人忘掉了这段历史,一些好事者误差了这段历史,一些心怀叵测的人可以随意编造或抹黑这段历史…… 
 

文章来源:共识网,本文有删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