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年20万人抑郁自杀 公务员白领或是高发人群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中国星期三有媒体报导说,中国每年有20万人抑郁自杀,公务员白领或是高发人群。许多人不禁要问,本来是社会大众羡慕的社会群体怎么可能成为抑郁症高发人群?

说公务员白领或是抑郁症高发人群似乎有理有据。

你瞧:《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近日年纪轻轻轻就留下“太累了”的遗书抑郁自杀,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和互联网公司搜狐掌门人张朝阳得过抑郁症,近期媒体间报导的几起官员自杀事件似乎也与抑郁症有着密切关系。

与徐行生前有过接触的中国原资深媒体人徐祥先生星期三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过去似乎远离中国大众的抑郁症现在变得与很多人,甚至是与我们熟知的人都扯上了关系,他的朋友徐行抑郁自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工作压力太大。

“他患有抑郁症已经有两年了。过去一年多来,加班对于徐行来说是家常便饭。因为受到全媒体和自媒体的双重夹击,现在传统媒体压力很大,发行量和影响力都渐渐下降。《都市快报》也成立了全媒体部门,让徐行负责。此外,徐行失眠已经有半年了,但一直没有对报社讲。后来扛不下去了,抑郁自杀。”

中国《半月谈》最新一期的报导说,社会、家庭和婚姻三种压力是引发抑郁症的重要因素,而因躯体症状引发抑郁症的患者相比只是少数;此外,抑郁症的产生与家族遗传性也有一定的关系。

报导引述相关专家的话说,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轻度抑郁,即抑郁情绪,那属于正常心理范围,症状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恢复。

针对中国公务员白领可能是抑郁症高发人群这个问题,徐祥个人认为他们所处的工作环境和位置有很大关系。

“如果你是一个农民,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老婆孩子热炕头,你的需求就很简单,很容易得到满足。相比,官员和白领一直自己给自己压力不说,还要面对来自社会的多重压力。此外,抑郁症在中国社会中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其实每个人都有患上抑郁症的机会。”

抑郁症是精神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但不同于精神病。国外抑郁症的患病率最高可以占到普通人群的10%左右,并且女性的患病率高于男性。在这方面,中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统计数字。那么针对抑郁症,中国的公务员白领如何应对才能防患于未然,才不至于让“抑郁缠身”?

美国宾州约克学院周泽浩教授星期三表示,宗教信仰是不少办法中的一个有效办法。

“有华裔人类学家表示,在印度人们为人处世是按社会阶层安排,美国是社区,而中国则是家族,很多问题在家族内解决。在美国,教会就是一个社区。比如我去的教堂是长老会教堂,在美国是典型的白领人士去的教堂。在那里人们都很快乐,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的指引,有人生的目的。他们认为人生的目的不是单单物质多少来衡量。中国白领群体中现在一个很大问题是以物质作为衡量成功的标准,没有形成人生目的重要性不是获取,而是给予。”

周教授还说,借鉴美国的经验,对普罗大众心理学基本知识的普及的确非常重要,要让大众知道抑郁症可以预防、可以治疗,不是无药可医的精神癌症。

《半月谈》的报导说得好,人们应该将抑郁症“当成情绪上的感冒”。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