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达:中共还凭啥收拾人心?

【新唐人2014年2月9日讯】据悉,在2012年8月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讲话说,中共当前所面临的内忧外患,与1948年的国民党极为相似,死穴是“失尽民心”,随时面临中国版茉莉花革命的危险;中共高层达成换届(中共18大)之后必须尽快收拾民心的共识。之前,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发表了与国民党媒体南京《中央日报》1948年11月4日同一题目“赶快收拾人心”的社论。

然而,中共一直靠暴力和谎言强制性地禁锢、箝制、笼络人心,从来没有真正的收拾人心,它也不懂什么是收拾人心。不然,它就不会把帮助它收拾人心的法轮大法视为与其争夺群众的“敌对势力”了。今天的中共,更是已经丧失了收拾人心的能力、机会和资格,因为它太邪恶、太流氓,也作恶太多、罪债太重,根本没有收拾人心的道统。

说这事儿,需要跳出无神论的视野,明确几个概念:中共、血债帮、习李派。中共这个邪灵也是个独立的生命,它凌驾于全体党员及其邪恶组织之上。尽管现在日暮途穷,但是只要它一天不解体,它就统领着这个邪恶组织。血债帮的存在和作为,习李的现有权力及其党内运作,都是基于这张共用着的党皮。对于这张党皮的有效利用程度,并不是完全取决于党内现有权力的大小,它还取决于党性的强弱。这就是身居一二把手的习李,为什么还要通过设立“国安委”、“深改组”两个机构来扩充实权、削弱血债帮权势的根由。在邪党内部,单从邪恶党性对权力的支配力和影响力而言,血债帮处于优势地位,占有主动权。这就是已处于劣势和被动态势的血债帮,为什么还能搅局的根由。还有,习李派与一般中共党徒一样,具有人性和党性双重性格,只有弃党三退,才会保住性命,才会有所作为,才会有美好的未来。无论个人做何打算,只要是留在其党内,只要是借其党的名义和凭党性做事,只要是为着保党,那就和血债帮有相同之处、相通之处,那就是逆天行径。而习李派的人性方面,也因此而具有双重作用,逆天保党,就起负作用,特别是在制造对中共的幻想方面,可能比血债帮起的作用还大;顺天而行的,像清除血债帮一类行为,就起正面作用。

就是说,“收拾人心”,尽管出于习近平之口,在中共高层达成了“共识”,但它对于中共来说是一回事,对于血债帮和习李派的党性来说是一回事,对于习李派的人性来说是一回事。前两者大体一致,后者与前两者是根本冲突的。本文是侧重针对中共而言的。

一直处于生存恐惧之中的中共,却一直鼓吹“形势大好”、“总是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对其“危机”则是能捂就捂,极力掩盖,拚命转嫁,实在摀不住、盖不严了,转嫁不出去了,才吞吞吐吐地承认几份,拿出恐怖花招“维稳”。就拿“腐败”来说吧,当初它是死不认账,后来,才不得不承认存在“腐败现象”,接着,才承认“腐败”、“严重腐败”、“反腐败的艰巨性和长期性”,甚至还要保持“适度腐败”,到现在,要借“反腐败”保党的命了,又强调对腐败“零容忍”、“老虎苍蝇一起打”。可是,明眼人都看清楚了:晚了!中共已经烂透了。说白了,就像一个癌细胞扩散到全身的癌症晚期的危重病人,中共早已丧失了反腐败的机会、能力和资格。

这主要是从表面症候上说。中共的腐败,实质上是全面化、整体化、系统化、制度化的腐败,是由其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使然,也是它故意为之的。它所谓的“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转移”,其实就是从棍棒饥饿纪律往恐怖腐败治理的统驭策略转移。它起初不承认腐败,那是因为腐败刚开头,还能治,承认了,就得亮剑反腐,哪怕是假的,一亮反腐剑,对运动心有余悸的就缩手缩脚了,加上社会上其他正能量,就可能弄假成真,即使不能成真,它搞腐败的那个障碍可就大了,有可能腐败不下去了,或者是腐败不了那么快,腐败不那么严重了。后来承认下来,是因为腐败已经成风,刹不住车了(赵紫阳说“没治了”)。它可以放手搞“腐败治国”、“腐败治军”、“腐败外交”(贪战)了。再后来,高调反腐败,是因为连中共自己也没有料到,腐败得太厉害了之后,也危及中共自身了,它不得不借反腐败自救了。自然,这背后还有“上帝叫谁亡,必先叫其狂”的因素。

反腐,是为解决“亡党”危机,保党禁反党,这是中共反腐的底牌。中共反腐败的选择性很强,范围、分寸把握得很严。政治上的腐败,基本不触及。外交上的腐败,包括出卖国土、无理拒绝战争赔款、无偿外援(选票贿赂)等,特别是活摘这种超级腐败,不但不反对,还极力掩盖。为什么?搞腐败、反腐败,都是手段,目的是收拾人心、保党。一反政治腐败、外交腐败,一揭开活摘的真相,它立马完蛋。所以,中纪委说反腐败遇到了“体制性阻力”、“机制性阻力”,它不讲“制度性阻力”、“政治性阻力”、“组织性阻力”,因为它那样讲是以承认其自封的垄断反腐霸权为前提的,若果讲“制度性阻力”、“政治性阻力”、“组织性阻力”,那中共自身就得被当作反腐败的物件了,那个把“中共”本身排除在反腐败之外的所谓“无禁区”,就真的没有中共这个“例外”了,连中纪委的反腐败特权也没有了。当前,它不顾历史上那么多常委挨整的事实,吹崇打破江泽民“刑不入常”规矩,夸大其作用,背后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中共本身打马虎眼:给人以到常委个人就到顶了的错觉。不然,就像其他正常国家一样,政府领导反腐败,中共就只是被监督被反腐的千家万户之一了。而这正是它最怕的,也是它反腐败所要极力避免的。

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海内外民运人士已经并将继续借机发起“天下围城”绝食接力、“重返天安门”、在白宫网页纪念六四签名运动,以促请中国公布六四真相等活动,向中共施压。有报导说,春晚上惊现《河殇》片头曲《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近日,中国大陆多家门户网站,悄然解禁了被软禁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相关资讯,及中共六四屠城的相关图片(但有关六四事件的资讯仍然被封)。国内一批维权人士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也未受干扰。有人认为这些颇不寻常,有人猜测当局可能要解冻六四,有人表示激动不已。其实,这主要是长期恐怖高压下的过敏反应。

不错,是松动了些。但那是因为它绷不紧了。请不要忘了,中共特别会通过制造松绑快感来麻醉人、“收拾人心”。请想想,就是给平反,又如何呢?六四屠城,镇压法轮功,不都是在“文革”结束,宣布不再搞运动,所谓平反了一系列冤假错案之后发生的吗?如同搞腐败再反腐败,反著腐败搞腐败,越反越腐败一样,搞了冤假错案再平反,平著反再搞冤假错案,平反越多冤假错案也会越多。如同反腐败一样,中共平反,也有其特定的范围、分寸。那次平反,“高岗反党集团”案被排除在外,“反右”留了个尾巴,只承认“扩大化”。表面上的原因是,两件事都与邓小平有关,他不会否定他自己。实际上,中共邪灵之所以允许邓小平那么做,不仅是当时邪党需要邓小平掌舵,而且是为了在此设了一道拦水坝。试想,那时“文革”刚过,上下都一肚子火,“高岗反党集团”案、“反右”,若也全都彻底翻案,那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土改等等,都有人提出来怎么办?那毛泽东不就被彻底否定了吗?若果毛泽东被彻底否定了,邓小平还站得住脚吗?共产党还能有存在下去吗?问题是,中共是刽子手,根本没有平反的资格。搞冤假错案、平反,也跟搞腐败、反腐败一样,都是手段,都是保党的手段,也是所谓“收拾人心”的手段。而现在,为了救人天在灭它,连那个时间它都没有了。

《九评共产党》之一指出:“按照中共的习性,或许将再一次施展其过去的伎俩,这包括再次做出某种程度的妥协,对六四事件当事人或者法轮功等平反,又或者制造出“一小撮”敌人,以继续供其展示暴力恐怖力量”。“在未来的危机中,中国人无可避免地需要再次进行选择。但无论如何选择,中国人都必须清醒,任何对这个现存的邪灵附体的幻想,都是对中华民族灾难的推波助澜,都是向附在身上的邪恶生命输注能量”。“唯有放弃所有幻想,彻底反省自己,而坚决不被仇恨和贪婪欲望所左右,才有可能彻底摆脱这一长达50多年的附体梦魇,以自由民族之身,重建以尊重人性和具有普遍关爱为基础的中华文明”。

说到底,好人快三退,别被中共害死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