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里外看 :李娜创历史

【新唐人2014年1月31日讯】来自湖北武汉的李娜成为首位夺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冠军的中国运动员,从而创造了中国的历史。

与此同时,李娜夺冠导致中国公众和线民对中国体育制度和中国共产党政权发出强烈的谴责和声讨,从而创造了世界历史。

自世界上出现共产党政权以来,体育运动从来都是被政权利用来往自己的头脸贴金。中共政权这一次也试图利用李娜的胜利和成功给自己贴金,结果弄了个灰头土脸。中共政权如此开创世界第一,成为世界媒体和中国线民的笑料。

自由很宝贵

李娜成为当今中国的奇景。这种奇景的方方面面看上去都令人惊讶,惊叹,惊奇,甚至惊呼。

李娜的胜利不仅是体育比赛的胜利,更被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线民看作是李娜争取自由所获得的胜利,而且是自由的大获全胜,让李娜荣誉和金钱双丰收。

李娜生在国家垄断体育运动、并将体育运动当作执政党自我歌颂道具的中国。她先是被纳入国家体制,最后毅然下决心彻底离开非人道和压制基本个人自由的国家体制。

她夺取的胜利绚丽夺目,非常漂亮。而且,她的胜利也跟她的击球动作一样,让人在感到健美、优美、优雅、有力的同时,也让人不禁感觉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于是,细细分析,甚至是细细陈列李娜胜利的方方面面,就对中外观众和媒体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澳大利亚主要的工商新闻网路杂志《工商观察者》(Business Spectator)1月28日发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研究员约翰•李的文章,试图给李娜和中国体育制度的关系理出一个可以雅俗共赏的头绪,让英语世界的读者可以更直观地理解并欣赏李娜的胜利:

“人们猜测,当初李娜离开国家运动员训练体制不仅仅是为了要学习不同的打网球的技术。她决定在依然参加比赛的年龄结婚,(这在中国)也会让许多人皱眉,因为中国体制内的运动员一般是连谈恋爱都会被禁止。体制内的运动员获得的大部分体赛收入都被国家体育机构的官僚收走。网球运动员的比赛收入更是被收走65%。这种局面导致中国运动员和公众的怨恨。大多数中国运动员不得不部分返还国家给他们的培养费,即使是他们后来没有获得比赛胜利。李娜跟他们不同。她的决定使她可以保留大部分比赛的税后收入。她现在只是需要交纳12%的商业收入税,以及向中国网球协会交纳8%的获奖奖金。这是该协会当初不情愿地准许她离开时所讲定的条件。”

英语世界有一种说法是“自由不是免费的”(Freedom is not free),意思是争取自由和维护自由需要人们付出艰苦的努力,甚至付出巨大的代价。

如今,李娜又向世人展示出有关自由的另一种道理,这就是:自由很宝贵,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宝贵,是可以用冷冰冰的金钱衡量的宝贵;争取自由需要巨大的付出,但也会得到巨大的收获。

不同凡响的李娜

李娜在夺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后用英语发表的获胜致词,成为英语世界的美谈。英语世界的评论家异口同声地称赞她的致词风趣,俏皮,调皮,展示出她可爱迷人的个性,认为她是中国运动员当中的异数,也是所有的共产党国家运动员的异数。她没有在致词中感谢“祖国”。

李娜在致词中,感谢她的经纪人给她带来财富,感谢她的先生给她调饮料,修球拍。她接着又俏皮地追加了一句,她的先生也很幸运,因为找到了她。她在澳大利亚致词时的活泼激情,跟她返回中国之后的缺乏表情构成了戏剧性的对比。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北京记者傅毕德(Peter Ford)就此有如下的戏剧性描述:

“星期六,李娜在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决赛冠军之后发表致词,俏皮,活泼,直言大胆。看到当时的李娜的人恐怕是难以认出星期一返回中国的李娜。

“她面无表情,在武汉机场拒绝了官方要给她举办的庆祝宴会。后来,在当地政府举行的一个欢迎仪式上,她勉为其难地跟中共官员握手,没有展示出一点笑容。

“她小时的教练(一个厉害得要死的人)跟她拥抱表示祝贺时,她只是表情木然地站在那里,没有抬起胳膊,而且看上去非常不自在。中国官方竭尽全力试图也从中国这位人气最旺的运动员身上沾一点光。然而,李娜这位中国最著名的主见强烈的运动员就是不肯买账。”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北京记者傅毕德所列举的李娜不肯买中国官方帐的例子,包括中国公众的美谈,即李娜拒绝了中国官方宣传机器中央电视台邀她上春节联欢晚会的邀请。她表示,她更喜欢跟母亲、跟家人一起过年。

一言难尽的李娜

总起来看,截至目前,中国线民和世界媒体对李娜在澳大利亚和中国的两种差异明显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有大相径庭的解读。

世界媒体倾向宏观的解读,倾向着眼于共产党国家的体育与政治的关系。这种解读虽然大致不差,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使李娜似乎显得有点不近人情,缺乏礼数。

与此同时,作为李娜的同胞,中国的线民则基于对她的过去和现在的更细致的观察,对她寄予了更多的同情和理解,并表示了更多的、更强的道义支持。

为什么李娜对中国官方,对湖北地方当局如此不感冒,如此面无表情?中国线民拿出了十分富有人情味的解释:

@杭州吴晟:【兼听则明:她为何漠然?九运会颁奖李娜被领导赏耳光】据@新浪体育 近日,李娜对省领导以及恩师所表现出来的漠然态度引发了争议。有网友指出,李娜的态度或许源于2001年第9届全运会的一段往事,当时网球混双比赛,姜山夺得冠军,李娜获季军。而颁奖时领导竟然当众赏了李娜一耳光。

在当今的中国互联网上,李娜面无表情接受中共湖北当局祝贺的照片正在疯传。与此同时,在2001年第9届全运会,一位中国官员在给李娜颁奖时乘机狠狠扇了她一耳光的视频录影也在疯传。

作为一个获奖的运动员,李娜当年为什么在获得奖牌的同时受到这样的虐待?现在中国官方还没有拿出一个说法。

但中国线民普遍认为:中国官员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虐待一个运动员,一个公民,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而李娜如今只是用面无表情来作出回应已经是超宽宏和大度:

@天津王麟:怪不得李娜对湖北这群官猿如此恨之入骨,众目睽睽之下打人,这是最伤害人了。

@柳上悔: 在万众瞩目电视直播时尚且抬手就打,背地里对运动员不知什么样的嘴脸哦,让我想起前苏前东德女运动员之悲惨传说。

@彭谨Matlab:这个领导叫什么名字呢?公开场合殴打他人可以治安拘留吧?

@黑得匀锦:体育界也够黑够乱!颁奖的搧得奖的!维琪查得出真相吗???孰是孰非且不说,我们要知道真相!

@南瓜糯米糍:之前打这一巴掌很不对,现在又上赶着发钱更无耻!前倨后恭,小人嘴脸!

@林心雪: 又仔细看了一遍,这还疑似个毛啊,一巴掌快!准!狠!一看就是练过的。顿时理解了李娜面对80万时的面瘫脸……没直接糊领导脸上已经算气盖云天了

当局进退失据

李娜成为第一个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冠军的中国人。中共湖北当局官员也试图分享李娜的胜利荣耀,在她返回武汉时到机场迎接,并颁发奖金80万给她。

李娜不情愿地接受那80万元奖金的样子,成为在中国线民和世界媒体热传的图片,热议的话题。那80万元奖金显然让李娜觉得麻烦,但也受到广泛的质疑,从而给中共湖北当局带来了更大的麻烦:

@新浪公益:【广东@律师庞琨 向湖北省政府申请公开奖励@李娜 80万元的法律依据为奖】奖励李娜80万元人民币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奖励李娜8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来源于何处?80万奖金的支出是否符合财政预算支出?

中共湖北当局所面临的麻烦是双重的。首先,许多中国线民指出,中共只是一个政党,中共湖北当局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合法的资产可以如此决定发奖金?再者,湖北当局如此势利眼如此试图收买李娜,结果李娜不肯合作,也让湖北当局丢人现眼。

面对中国公众和线民的质疑,湖北当局做出了在很多线民看来是越描越黑的辩解:

@都市快报:【湖北体育局局长:奖励李娜80万符合政策】据中青报:湖北省体育局局长胡德春表示,奖励李娜80万是有政策依据的,是执行去年全运会冠军的奖励标准。至于李娜在接受奖励时表情冷淡,胡德春解释,是因为李娜刚结束澳网比赛,经历了长途飞行,身体疲惫,并非不愿领奖。

然而,湖北当局的这种解释,不但中国公众不肯买账,而且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显然也不肯买账:

【人民网:政府奖励李娜80万有违公共财政伦理】首先政府支出必须严格履行预算程式,这笔80万元的奖励支出,有预算吗?其次财政支出必须遵守公共性原则,只能用于公共服务,职业球员拿冠军,与公共利益有何关系?官员拍脑门,说奖励谁就奖励谁,不怕老百姓说“崽卖爷田不心疼”?

中共湖北当局陷入进退失据的泥潭。湖北当局将如何从这种烂泥滩中自拔,跟谁是搧了那耳光的人一道,已经成为中国线民关注的焦点。

中国线民不好惹

李娜获胜,发表获胜致词,没有说“感谢祖国”、“感谢党和政府”之类的共产党国家运动员的陈词滥调。中国当局对此显然很不高兴,并通过官方的宣传机构新华社表示,李娜当年在中国国家队得到费用高昂的训练,没有当年的那种训练,就没有李娜的今天。

中国官方的这种说法,被一些世界媒体形容为可笑的“自我表功和祝贺”。世界媒体普遍注意到,中国公众和线民普遍不肯接受中国官方的这种说法。

与此同时,湖北当地一位网名“钱刚有话说”官方媒体记者显然是从官方的立场出发,对李娜发出了强烈的谴责:

@钱刚有话说 :#李娜#说到底,你就是被宠坏了的女生,你就是自我无限膨胀,你就是不懂得以善意回报善意,你就是缺乏起码人间温情。几天前,我还曾为你写过一些热情洋溢的文字,今天,看到你这样摆臭脸耍大牌,我很后悔。幸亏,我还来得及改正我的错误,那就是:从今天立誓,我不再看你的任何比赛。你不值得我们追捧!

官方媒体人这种为官方当局张目的言论,受到成千上万的中国线民从各种角度发出的痛斥:

@bigmonkey250:#钱刚#说到底,你就是被宠坏了的一个小报社的小主任,皮炎沟舔惯了,你就自我膨胀无限得意,你就是缺乏起码人性。几年前,我还曾看你们的报纸,今天,看到你这样乱扣帽子混淆是非恬不知耻,我很后悔。幸亏,我还来得及改正我的错误,那就是:从今天立誓,我不再看你的任何报纸和你写的任何文字。不值得

@始末-小安dy-遇见:李娜父亲去世,孤儿寡母债务缠身的时候,家乡媒体人没发怒,膝盖积水没钱手术的时候,家乡媒体人没发怒,得了季军被领导当众搧耳光时,家乡媒体人没发怒,现在澳网夺冠,没一脸幸福状配合领导演戏…你丫的就发怒。

中国线民这种排山倒海般的痛斥,使官方媒体难于应付。显然,线民的强烈反应也使中共宣传机构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瘫痪状态。

自媒体与人民觉醒

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不断加强媒体控制的今天,恐怕是谁也没有想到李娜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开赛冠军,居然会导致中国线民政治言论的大喷发。李娜的胜利不但没能使中共当局为自己的头脸贴金,反而使中共当局受到强烈的谴责、咒骂、嘲弄。

这显然是当今中国历史上的一种新现象,是世界各国共产党国家历史上的一种新现象。中国的一位线民对这种新现象予以如下的宏观总结:

@王震微众:时代真的变了!当年哪个奥运冠军回乡不被政府奖励百万以上啊?谁被质疑了。哪个运动员接受奖金时不是喜笑颜开啊?看李娜表情凝重。这是好事,自媒体加速人民觉醒。

在另外一方面,美国《时代》杂志驻北京记者毕菡娜(Hannah Beech)也在1月28日发表了一篇旨趣跟“@王震微众”非常相似的分析报导。毕菡娜报导标题和副标题分别是:

“中国的网球冠军给中国的统治者发了一个刁球”

“李娜特立独行的品格跟被监禁的中国公民权利活动家许志永的大胆信念遥想呼应,该是让北京实行专制的领导人感到忧心忡忡”

毕菡娜的报导写得非常富有比较文学的趣味。她如此描述了李娜和许志永的异同,描述这对原本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中国男女的异曲同工和精神契合:

“在李娜夺得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发表获胜感言一天之后,许志永这位曾经被中文版《绅士》杂志赞美的中国法律学者发表了另一种公开声明。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气氛不像李娜所在的墨尔本体育场那么欢喜。许志永刚刚被判刑四年,罪名是聚众滋事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李娜在获胜感言没有提到中国,从而传达出一种资讯。而许志永则是直接对决定他命运的中国当局说话。他说,‘这实际上是你们的一种内心恐惧的问题。你们害怕公开审判,害怕公民自由地旁听审判,害怕我的名字上网,害怕自由的社会靠近我们。’许志永的律师说,法庭裁判长没有让许志永说完他的结案陈词,说是该陈词与案件审理无关。

“李娜和许志永都是斗士。但是,他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来跟中国当局的荒诞和僵化进行战斗。”

现在还不清楚李娜究竟是不是中外许多观察家所认为的那种斗士。但毫无疑问的是,李娜给中国带来了举世瞩目的胜利,不但没有让中国共产党当局得以给自己贴金,反而给中共当局带来头痛,带来麻烦。

李娜由此创造了中国历史,也创造了世界历史。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