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梓佑:国家如外衣 民族如身体

【新唐人2014年1月12日讯】在当下中国,由于数千年的独裁专制统治者强加于民的愚民洗脑教育的毒性和惯性,许多人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国家大一统,绝对不能拆分,绝对不能分裂:首先,作为一个中国人,要是你不爱国,那么你就什么都被否定了,因为你已背上了“不爱国”这个大大而沉重的道德十字架,而且,不爱国意味着你离 “台独”、“疆独”、“藏独”、“汉奸”、“卖国贼”、“境外敌对势力”、“西奴”不远了,更有可能被扣上“煽颠罪”【毛时代称为“反革命罪”】而进“法治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进行回锅肉式再教育。要是你因为不爱国而进了一次“法治学习班”或者被某组织戴上了一个“煽颠罪”的大帽,这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已经被烙上了一个深深的污点,让你长久地在熟人、亲友或单位、组织面前抬不起头,这个罪名、这顶帽子带给你沉重的“耻辱”包袱一点也不比偷盗、抢劫轻微,甚至还更加严重,你的人生道路可能因此而改变,你的命运可能因此急转直下。因为迄今为止,在民间,由于数千年传统遗毒、官媒垄断、资讯闭塞,众多麻木、愚昧无知的老百姓的思想观念和认识仍然停留在官方定义的“爱国主义”统一标准下。

其次,在当前官方以高压维稳思路治国的欺骗宣导下,官媒和“真理部”肆意杜撰歪曲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民生活有“多悲惨”来吓唬和糊弄国人,于是,许多不明真相的国人认为国家分裂就意味着“兵荒马乱、战火纷飞、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国家分裂就意味着“失去现有稳定、幸福的生活”,国家分裂就意味着“社会大倒退、大萧条、一蹶不振、百废待兴”。因此,长久以来许多国人盲目轻信了官方的谣言误导,产生了严重的“国家分裂恐惧症”和“爱国主义依赖症”,宁可苟且偷安,得过且过,安于现状,为求得眼前的“稳定、幸福生活”,安分守己,甚至逆来顺受,自觉或不自觉地配合了官方的“爱国主义”,有意或无意放弃了对自由与民主的追求,以“不给政府添乱”为爱国主义的基本原则,以降低生活品质,牺牲个人尊严来成全国家的大一统。因为还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什么是“公民权利”,什么叫“民主宪政”,什么是“共和制”,也不知道如果他们努力争取和抗争,其实他们还有另一种更有尊严、更有幸福感的活法。

其实这种强调国家统一,牺牲个人自由幸福与尊严来成全国家不分裂的做法正是独裁统治者成功洗脑愚民、维护独裁统治稳定的重要阴谋思想,所以独裁政府特别强调爱国主义,每当国内出现危机或某种思潮时便扛出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这两面破旗以转移焦点和凝聚民心,并把爱国与爱党、爱政府混为一体,把不爱党等同于不爱国,把对政府的批评与异议当作对国家的颠覆破坏,因而独裁者动辄以“叛国罪”、“颠覆罪”这种大帽子来吓唬普遍国民,并枪打出头鸟,杀鸡骇猴,如刘x波教授就是典型的例子。

其实国家可以灭亡,但民族一般不会轻易灭亡,如同经营不好的公司随时可以倒闭关门,但是倒闭后的员工不会因此而消亡,定会寻找别家更好的公司、更好的东家。如果没有特殊的环境灾难因素【如核辐射、星球碰撞、大瘟疫、大洪水、大地震、气候变迁极端恶化等】或大的战争灾难,一般而言,民族可以在地球有限生命周期内无限延续,但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有限寿命,长则数百年,短则几十年甚至几个月、几年、几十天都有,国家无法跟随民族无限延续,如同一件衣服不可能从婴儿出生穿到终老入土。衣服穿到中途总会破,总会旧,总会不适应身体的壮大、长高,国家可以兴衰,可以更替,这如同人生必须新衣换旧衣,不同阶段要有不同大小、款式衣服来适应的必然规律,也是人类历史的客观事实。

国家如同一件外衣,是用来保护身体的,如果这衣服烂透了,保护不了身体,或者穿着极不舒服,那么身体的主人可以随时扔掉这身破烂衣服,更换合适的新衣。因此,当一个国家已经不能为国民提供有效庇护、保护的时候,就是国民应该抛弃这件破烂外衣的时候,当一个国家无法为其国民提供舒适安定的生活、生存、发展环境—-包括:廉洁透明的政治环境、司法独立依法治国的法治环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舆论监督环境、繁荣昌盛的经济环境、安全保障、免于政治迫害和恐惧的人权治安环境、无毒健康的食品环境、山清水秀、蓝天白云的自然环境、和谐轻松、礼义廉耻的人文道德环境、公正公平、机会均等的竞争就职就业环境、健康保障的医疗环境、后顾无忧的社保福利环境、纯洁向上的教育环境、思想自由的艺术创作环境、活跃进取、端正无邪的学术环境的时候,就是这个国家破机器应该被国民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时候。美国国父之一的佛兰克林总统说过:“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国家的存在是为了国民,一个国家的政权必须保障国民的自由,当连串之滥权者与篡夺者执迷不悟,迫人民屈伏于绝对专制下时,推翻此政府,是其权利,是其义务,并为未来之安稳提供新保障。”

民族不是国家下的蛋,相反,民族、族群是在国家之前就有的客观现象,国家是民族发展进程中寻求稳定、安全的产物,是由人类原始部落、族群演变而成的。在人类最早期原始社会里,不同的部落、族群间为了更好地合作、交流或为了壮大力量,对抗共同的敌人,结盟联合,相互照顾与保护,形成部落联合体或更大的部落,推出共同的部落首领,共同管理,制定成员共同遵守的基本规则、契约,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共同防御或对付外来的敌人与天灾,以保护结盟部落族群共同的安全与利益。那些原始的部落契约或规则就演变成未来的国家制度,那些罚则就演变成后来的法律、法规。因此国家的诞生是人类文明进化、成熟的结果,是民族发展、壮大、自我保护、寻求安全感、稳定感的产物。因此,从最原始的国家诞生开始,就注定了国家的功能其本质是保护民族、族群和国民的利益,保护弱势利益,让每个单一个体更有安全感,劳动利益更有保障,而不是让某些少数邪恶的统治者获得奴役同族、迫害同类、镇压同胞、欺压弱势的特权,也不是让普遍国民下地狱的作恶工具。历史上有不少小而弱的国家会依附一些大国或强国,成为其附庸国,其实这并不是这些国家的民族天然喜欢被外族奴役使唤,显然没有人喜欢被他人征服奴役,而是在山头林立、虎视眈眈、弱肉强食的不安危局中寻找靠山与庇护,抱大国之腿以保护自己。因为国家的本质是用来保护国民、保护民族的,如果国家太弱小以致保护不了自己的国民,那么国民就会寻找更强大的国家来做大哥,以保护自己的民族。

民族没有天然的国家属性,更不具有某个国家永久垄断的专一属性,一个国家不具备永久垄断某个民族的权力,如同一家公司不能强迫员工在本公司工作服务一辈子,不能跳槽,不能离职,不能换公司,不能换老板一样,员工有权利选择好公司和好老板,这是常识。如果某个国家企图要垄断某个民族的永久统治权,地球上就不会有自由迁徙移民政策产生,新加坡就不会有七成多的华人人口。如果国家可以垄断民族,就不会存在吉普赛人这样在地球上有1200万人口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固定国家的现象,也不会出现有超过1300万人口的犹太族遍布全世界多个洲不同国家的现象。联合国人权宣言第十三条就规定“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良禽择木而栖,尤其是那种严重践踏人权、毫无自由尊严与严重缺少安全感的独裁专制国家,移民如同动物迁徙,都是为了寻求更好、更能适应、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环境。新移民将成为接纳移民的国家的新民族,新人种,新公民,异国他乡将成为他们安居乐业的新祖国,新故乡,新乐土,新国家也将成为保护他们的新东家,新老板。

当一个国家已变异成为一个暴力的、恐怖的、残暴的人间地狱时,当统治者贪婪无比地持续掠夺民脂民膏和榨干人民最后一滴血汗时,当既得利益集团为保护他们永久的特权利益而肆意滥用国家暴力机器迫害或镇压手无寸铁的国民时,这个国家的民族就有必要重新更换外衣外套,有权利抛弃这残暴的国家,重新选择或建立能保护自己安全与利益的国家。除了移民,更可以在原地重新建造一个或多个新国家,这就是改朝换代。前者如员工跳槽,换公司,后者如公司倒闭重组。这无关道德与爱国,这只不过如同抛弃一件烂掉的外衣,重新换上一件新的、能保护自己的外衣而已。或者好比员工离职一家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动乱不堪,即将关门倒闭的公司重新谋职,寻找更好、更人性化、福利待遇更优厚、更有安全保障的公司一样,这是一件再自然而然不过的事 ,趋利避害这是人类共同的本性,如果有选择,没有人愿意永远、长久地置自己于困顿压抑、贫乏劳累、危险暴力、恐惧不安与痛苦威胁之中。

正由于当前国内生存环境不断严重恶化:假货伪劣产品横行、毒食品泛滥、水、空气等自然环境被严重污染破坏、社会道德严重崩溃、官商匪勾结鱼肉百姓,贪腐猖獗、司法不公、人权践踏……未来国国家前途命运诡谲不定,整个社会动荡不安,全民焦虑紧张,因此中国近年富人、裸官移民趋之若鹜,中国移民数量居全球之首。

21世纪已是互联网讯息四通八达的时代,也是科技与时尚日新月异的时代,当网路科技把地球上最发达、最强大国家的最先进科技、最悠闲舒适的生活方式与最时尚的潮流服饰展现在我们面前,又将北韩人民迄今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面黄肌瘦、因偷渡越境而枪毙,还将南北韩、大陆与台湾同种族因不同国家、不同制度而形成国家面貌、人民生活品质、幸福尊严天壤之别等等丰富的资讯展现在因环境污染而患癌、因征地而自焚、因强拆而失去家园、因上访而被精神病、因重病而倾家荡产、因疫苗而致病残、因毒食品而丧生、因无权无钱而输官司、因揭露腐败贪官而跨省、因发文转贴而拘留、因高房价而蜗居、房奴、因工作压力和讨薪而跳楼……的中国人面前时,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清醒了—— 你们人人都有权利追求最发达国家那种悠闲舒适、自由而又尊严、时尚而又美好的生活方式;你们更有权利和理由抛弃那套穿了几千年轮回不变的、老掉牙的、破烂不堪的烂外衣、烂外套了!

2013年6月25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