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 】11月10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11月11日讯】【中国禁闻】11月10日完整版

提要
柏林墙倒塌日 中共三中全会开幕
习整风军队新招 清退军职领导秘书
传三中土改定调 换汤不换药

三中全会期间 访民敏感地带表诉求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在北京“闭门”召开,北京安保维稳空前,天安门广场周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会议现场“京西宾馆”更是戒备森严,大批武警、特警及便衣来回巡逻,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仍然突破封锁,到达天安门、中南海等敏感地带,他们在那里撒传单、喊口号、拉横幅、割腕自杀,不同方式表达诉求。很多人在现场被抓走。

据访民估算,三中全会开幕的当天,北京专门关押访民的黑监狱“马家楼”和“久敬庄”人满为患,可能达到上万人。

日媒:场外抗议 给三中全会加压

由于时间敏感,中国访民在三中全会会场周边地区的抗议示威,也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日本主流媒体11月10号纷纷加以报导。

日本《时事通信社》图文并茂的报导了三中全会开幕时,在北京西城区的监察部外,超过1000名来自各地上访者的示威场面。文章标题为“弱者给习总书记压力:三中全会开幕、上访者‘团结’的中国”。

报导说,在三中全会开幕当天的戒严状态下,如此大规模抗议行动,实属例外。

《时事通讯社》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在4天会议期间,讨论全面深化改革,但大陆的社会弱势民众,已对官员贪腐和司法不公愤怒到极点,给三中全会讨论反腐议题增加由下至上的压力。

《路透社》驻华资深记者签证被拒

英国《路透社》驻北京资深记者慕亦仁(Paul Mooney)的常驻记者签证申请,日前被中共当局拒绝。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导,慕亦仁的工作签证去年到期后,一直向中共当局申请新的常驻记者签证,在等待了8个月之后,中共外交部11月8号通知《路透社》,他们不打算给慕亦仁发放新的签证。中共外交部没有说明拒签的理由。

慕亦仁对《纽时》记者说,他怀疑中共拒绝发给他新的签证,是对他持续报导中共侵犯人权的“惩罚”。

慕亦仁现年63岁,目前住在加州伯克利。有推特网友说,慕亦仁是最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外国记者之一。

编辑/周玉林

柏林墙倒塌日 中共三中全会开幕

9号,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北京拉开帷幕。伴随着场外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共高层各派关于所谓改革方案的厮杀也进入白热化。另外,巧合的是,11月9号又是前东德柏林围墙倒塌的纪念日,这似乎预示著:中共所打的“改革牌”早已失灵,危机四伏的中共已经走到了解体的边缘。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的前夕,北京、太原等地接连发生爆炸事件,震惊中南海。局势的动荡令中共非常恐慌,当局从周边的天津市与河北省开始设置外围防线,严查进京车辆。北京城更是草木皆兵,警察早就取消休假、投入巡查。

在三中全会的会场——北京长安街“京西宾馆”,现场气氛极为紧张。大批警察、便衣对路人进行盘查,特种车辆就停靠在附近。地铁口、公交站等处,都有警察随时抽查市民证件。有附近居民表示,今年的安检力度超过历年。

据了解,这次会议的主要议程是:中共政治局换届一年来的工作报告,另出台所谓的深化改革方案。在此之前的两个月,官媒高调宣传,三中全会将涉及全面深化改革等重大问题,并号称这次改革将“前所未有”。不过,国际社会和大陆民众普遍对此反应冷淡,不再对中共所谓的改革抱有幻想。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中共维持权力和统治的一个‘绝招’,就是在遇到重大的执政危机时,会祭出‘改革’或者是‘平反’之类的措施,来欺骗民众,继续维持统治。”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也表示,中共在三中全会上推出的改革措施和以前一样,都是要维护中共自身的统治和利益,而不是真正为老百姓着想。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所以它的改革可以说是无效的。都是会给中华民族增加更多的伤痛,(中共)在未来会得到更多的清算。”

1999年,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残酷迫害,彻底摧毁了中国的道德基础与法制环境。江泽民下台后,为避免所欠血债被清算、延续迫害政策,因此企图阴谋发动政变,计划利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取代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执掌最高权力。

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上台主导中共政局。面对空前危机,习、李不得不对中共现有的司法、金融等体制做出调整,但这都不可避免的触动到江泽民派系的最核心利益。习、李阵营与江派之间的拚死搏击日趋激烈,这其中,对法轮功的迫害问题更成为中共高层无法避开的关卡。

夏小强:“迫害问题如果不能得到正确的解决,中国社会将没有办法法进入良性的发展轨道,由此引发的社会、政治、经济的危机就会爆发,中共政权由此产生的分裂和对立越来越严重,中共政权随时可能倒台。”

巧合的是,中共三中全会的开幕日恰恰是东德柏林墙倒塌日。 1961年,东德建立长达155公里的围墙,阻挡民众投奔自由国度。1989年11月9号,在民众的强大压力之下,柏林墙被迫开放,后被拆除。

夏小强:“中共三中全会的召开日期11月9日,和东德柏林墙倒塌的日期相同,我觉得不仅仅是巧合,这也显示了一种天意。更为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和中国民众应该为中共的即将倒台做好准备,为中国如何和平过渡到一个没有中共的新的中国开始筹划。”

据报导,中共三中全会开幕的当天,江苏省和安徽省又发生两起爆炸事件。在江泽民的老家江苏扬州,一艘电动游船突然发生爆炸,4人被炸飞,现场非常惨烈。另外,安徽合肥政务区浅水湾的一住宅楼也发生爆炸起火,目前伤亡不明。

采访/常春 编辑/李谦 后制/李智远

习整风军队新招 清退军职领导秘书

自今年6月中旬,中共开展了新的整风运动,这股风也吹到了军队。继“军十条”、撤换军队号牌整治豪车、和房地产资源普查等工作后,中共军队日前开始了纠治所谓“四风”的运动,其中包括:军职军官秘书全部清退,查处不合理住房、车辆等。请看报导。

11月6号,大陆媒体纷纷转载《军职领导干部的秘书一律清退》的报导。文章说,中共军队和武警部队的各大单位党委,近期相继召开了专题民主生活会,集中查摆纠治问题、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报导还说,在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之前,军队各大单位采取“说清楚”、“交明白账”的办法,对超占的住房都作出腾退承诺,对军职领导干部实际使用的秘书全部清退,并向军委提交自查自纠情况报告。

报导还说,党委班子聚焦“四风”突出问题,制定整改的任务书、路线图﹔书记、副书记带头揭短﹔敢喊“向我开炮”,开出整风味道。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清退军职领导这些秘书,是他(习近平)进一步在军队树立权威的一种手段,跟以前他让军队干部下连队当兵,清理公车、宴会不上白酒的举措是一脉相传的。”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表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各种动作,就是在观察哪些是“听话的干部”。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抓不住军队,他做不成大事。现在习近平上来,他就要抓军队。他这个动作就说明他在军队还没有控制住。不抓军队,这个政权不会多久完蛋了。”

11月7号,曾在军队中呆了20多年、曾任主治军医、法官等职的律师刘昌松,在他的《搜狐》博客中揭示,军职领导在编制上一般不配秘书,这些秘书一般都是以“借调”的名义工作。

刘昌松还透露,在军队中被领导看中做秘书是美差,以后调职、调级就不用自己操心,首长要离任或调任时,一定会对秘书作出好的安排。而且当军队团以上领导位置一有空缺,首长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秘书。

另外,秘书会替首长办一些不方便办的事情,特别是首长夫人需要办事,通过秘书,轻松就给办了。

刘昌松在博客中还提到,清退住房、军车非常困难。因为基层干部甚至中层干部住上一套本级标准的住房不容易,拥有多套住房的是相当高层的军官,而他们的儿子、孙子还都可能使用上军牌车。

最近,一部充斥着美国阴谋论及冷战思维的影片《较量无声》,在大陆网络上迅速窜红,然后又迅速“消失”,引发外界的猜测。华颇表示,《较量无声》现象,反映了高层的内斗。

华颇:“习上台以后必须要清除江派的势力。因为胡锦涛这10年就是因为江派势力处处掣肘,所以一事无成。胡锦涛在临退位的时候,把权力一股脑的给了习近平。”

华颇认为,习近平要进行改革的话,革命的对像就是以江泽民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

媒体还报导,中共军队的整风已初见成效,最近各大单位共清退了住房8100多套、车辆25000多台。

伍凡:“军队你要控制,你要收买军队,你要拉拢军队,又要依靠军队。依靠军队你给我什么好处呢?你要拉拢军队。那么,他只能一部分清理,不可能全部。”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指出,习近平的动作只是一种姿态。因为军队太腐败,所以要管理,但又不能跟军队真正作对,还需要拉拢他们。所以,除非把整个党改变了,整个政府改变了,军队才能彻底改变。

采访/易如 编辑/宋风 后制/孙宁

传三中土改定调 换汤不换药

中共三中全会正在闭门召开,此前放出的土地改革,给外界一种中共“要变了”的错觉,不过,从内部人士透露出的消息则发现,新土改没有多少新意。有评论认为,中共新政意欲改革,但拚命保党的底线,使得他们在中共上下内斗中,束缚手脚,以致事与愿违。

据《中国经营报》转述国土资源部人士的消息说,土地改革已经定调,“城建开发用地”可能列入公益用地范畴。这代表城市周边未来将变成城市区域内的农村集体土地,仍将由政府实施征收,才能进入建设用地市场进行交易。目前已经列入“列举”征地范围的土地包括:教育、能源、基础设施、国防设施、政府用地等。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 作为土地改革来说,如果征地制度不改变的话,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虽然他用教育用地,公益用地去征地,但实质上,中共随时都可以更改,征下来之后,放一段时间去做房地产都可以的,因为本身制度是他自己定的。”

消息还说,“土改”包括﹕土地“招拍挂”出让制度、和农村集体土地流转试点、以及宅基地流转试点等改革。

时政评论员林子旭:“中共在三中全会以后或许有可能去搞一些试点,让老百姓对中共又产生一些幻想,这样中共又能找到一些喘息的空间,但是本质上想要把地方政府获利最大的土地出让权交出来,根本不可能。”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指出,面对内外交困的政治经济形势,中共新政企图推行一些经济改革,但是中共高层各派利益集团的纷争,盘根错节的扎根在各地方政府之间,各路诸侯各自为政,遇到的阻力特别大。中共高层居于恐惧中共崩溃,会更加集权。

11月8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通过中共党媒放狠话,他说,地方政府改革是一场自我革命,要义无反顾,并说,地方政府原则上不再直接投资办企业。

分析人士表示,至此,中央基本将地方政府资金来源堵死,例如,地方政府不能直接发债券,只能由中共财政部代发﹔另外,启动营业税改增值税,将地方政府第一大税种上收到中央﹔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城投公司,不可以再融资及发城投债。

不过多数专家认为,地方政府会为自我利益处处抗衡中央,消极抵制中央的指令。

林子旭:“习、李的现状非常清晰,一,他们不敢动中共这个体制,二,他们有来自江派激烈的权斗压力,真的要动地方土地这块奶酪,江派就很有可能借助地方势力的不满把习、李搞掉,这种利益再分配带来的冲击都很有可能让整个中共垮台。”

中共地方政府以低廉的价格甚至无偿从农民处征收土地,而后翻倍加价作为建设用地对外出售。经济学家吴敬琏估算,土地价差保守估计为地方政府,大赚了30万亿元左右。

另一方面,到今年(2013年)底,总计有53%的地方债务到期需要偿还。地方政府为避免因高起的债务而崩溃,势必拚命保住能随时变现的土地。

不过大陆房地产业内指出,不断升高的土地价格,只能导致一赢双损的结局,地方政府拿到了高溢价的土地收益,开发商却因为政府限价而利润变薄,购房者则要直接面对房价不断上涨。

不断提高的土地出让价格,也导致大陆“地王”频现,今年9月,北京朝阳农展馆附近地块,折合楼面价格超过每平方米7.3万元,成为北京市场名符其实的单价新地王。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聘研究员毛寿龙向《新唐人》透露,土地改革将通过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其中最大阻力是传统的法律和政策。另外,反对方还提出很多顾虑,比如建设用地进入农村以后,会不会导致环境污染﹖或者,失地农民变成流民以后会不会成为国家的负担﹖而城里人在农村买了地不开发,或掌握了很多土地,会不会形成新的地主﹖等等。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萧宇

农村户口更值钱?新土改沸沸扬扬

一名重庆网友发帖说,“我在重庆,是农村户口,我老婆在湖南,是非农村户口,现在结婚后要落到我那里,结果公安局说不能落农村户口!”这位网友的抱怨引来上百位网友的热烈讨论。 下面请看报导。

2010年在浙江义乌发生了195名公务员户口“非转农”事件。当地民间所流传的“义乌一个农村户口价值百万”的说法,其实说的是农村户口所能带来的土地利益价值百万。

据大陆媒体报导,“逆城市化”主要源于土地利益。由于过去发展城镇化、工业化以及“房地产化”,使得近年来土地大幅升值。为此,很多农民即便身在城市务工,也不愿意从农村户口变为城镇户口,因为变成城镇户口后就会失去土地,失去分享土地红利的机会。

原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表示,在一些发达地区特别像义乌这些地方,农民户口确实比城市户口更加值钱。因为农民有土地,金钱就建立在土地上。

原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义乌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土地稀少,如果政府要征地,或者什么,就算是他不是按照所谓同地同价来算,它比当公务员拿两个工资要高多了。为什么讲城郊的农民一旦征地他就发财了呢,就是因为那土地值钱嘛。”

但是目前中国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如果出售土地,只能卖给政府,而不能直接卖给开发商。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80年代在国家体改委工作的曹思源表示,国家剥夺了农民土地所有权,让农民一无所有,这是为什么农民穷困的原因。

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曹思源:“农村的土地应该是农民的,结果合作化以后变成集体的,然后集体以后又变成官僚的,现在到底不知道这个土地是谁的了,所以问题就复杂化了。”

土地改革在三中全会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经济学人》11月1号的文章呼吁中共给予农民对土地和房屋的全面所有权。长久以来,地方共产党负责人通过征用农民土地而后卖给开发商,来维持他们的财政和让他们个人致富。补偿不足和缺乏明确的土地所有权,是农民最大的抱怨。

邓聿文:“因为现在,土地你只能卖给政府,政府就是二道贩子,我等于是中间商,中间商我肯定压你,你只能卖给我,你不可能卖给别人,我可以把你的土地价格压低,然后我用高价出售给开发商。这中间赚的差价,为什么政府它乐于干这个事?因为这中间差价巨大。”

邓聿文认为,三中全会不会批准土地私有化,但是会批准同地同价的改革。所谓同地同价,就是出售土地不再需要通过政府这一中间环节,而直接卖给开发商,因此农民的土地出售跟国家的土地出售是同一个价格。

邓聿文:“应该会通过,我个人认为通过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这样的话,农民能卖地的话,一个是能把这个房价打下去,另外一个能让农民富裕起来。”

虽然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誓言改革,但是大陆地方党政官员长期倚赖卖地的“土地财政”是不争的事实,在许多地方政府仍债台高筑的情况下,“新土改”要改变现状,大陆中央要如何化解地方官员的阻力?这是中共中央另一个棘手难题。

国土资源部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对《上海证券报》说,目前土地的供应和配置都存在严重问题,“土地制度的问题都很清楚,而且整个经济的运作都与土地的供应模式密切相关,通胀问题、高房价问题也都与土地有关。”。他表示,目前各方对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存在分歧,这意味着改革的难度比较大,但是,改革的需求也很多。

接近国土资源部的人士向《上海证券报》表示,农地流转是改革的重头戏之一,但因为问题复杂,从改革的顶层设计来看,目前尚无定论。另一位接近国土资源部的人士表示,三中全会本身涉及土地改革的内容或许有限,但在改革的方向和思路上会给予阐明。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李智远

被误导的三中全会 彭博社取消报导

赵培:中共媒体在报导十八大三中全会的时候,有几大误导动作。这些误导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是分析中共中央委员的构成,凤凰网分析了籍贯,据说是山东籍贯的中央委员最多高达30人。这是在挑拨中国的地方冲突,不少网友为了委员的籍贯们打得不可开交。但是谁都没有问问,既然是一个政党的中央委员,那么谁选了他们了?中共地方党员谁认识他们?

在中国当前情况下,这些委员情妇数量、子女海外籍贯才是民众关心的。但是《纽约时报》11月9日说,《彭博社》受到中共威胁取消了两篇报导,其中一篇是关于中国富豪和政治局某家族的利益勾结,另一个是西方银行雇佣太子党详细报导。这都说明,整个“三中全会”会议室内都是贪腐之徒,中共的本质就是贪腐制度、用贪腐收买官员。

这次开会的时候,一位河南女记者抱着一对据称是她与中共发改委司长的双胞胎,到国家发改委的纪检部门上访,揭发这位高官始乱终弃,要这位司长支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这才是新闻。中共中央委员205个人,按照财产、情妇数量、子女海外居住地分类,这才有看点。

第二个是用于“维稳”的改革,微博上流行了一句话“改革已死”。中共的这次“三中全会”被利用来维稳主要是媒体宣传。直属的党媒宣传重大改革,我们微视频上个星期一就说过,经济改革是变种了世界银行的建议,并且会引发对民众的掠夺。党媒宣传试图延缓民众对中共绝望情绪的爆发时间。

中共也对海外媒体放风,主要集中在改革如何艰难,政治斗争如何严重。中共的内斗确实十分严重,但是改革之艰难是因为权力集团的改革是要“保党”不是为天下苍生所以才艰难。

中共海外放风就跟大陆的清宫剧一个水准的,四阿哥要改革但是守旧大臣们纷纷阻拦,皇上也不容易呀。不知道是中宣部的人负责写清宫剧还是写清宫剧的都进中宣部了?其实都一样,中共就是一步一步扭曲百姓的价值观。中共的这种放风维稳就是一个目的,误导百姓相信,中共中央是好的,当官的是坏的。这个逻辑错误,贪官、暴政不都是中共制造的。

在三中全会之前,微博上流传了一个对美国制度的评价。“一群天才设计的,而蠢才都能运行的制度”—— 美国宪法只有六千多字,历时二百多年,美国从一个不起眼国成长为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二百年时间美国社会结构、人口、科技、国际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可二百年前制宪先贤们创造的美国宪法基本维持原框架,游刃有余,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提出这个评价的人一定是“宪政”的爱好者,但是他却不知道美国的宪法为什么被遵行了200多年。首先是《宪法》的指导思想《独立宣言》是把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放在造物主面前进行评判,理清了各自的人权。独立战争和华盛顿先生的身体力行确认了宪法的威严。

中共可能实现宪政吗?中共自从1954年,制定过四部《宪法》,这四部宪法差异之大可以说不是一个妈生的。就说,第四部宪法1982年制定,经过了1988年、1993年、1999年和2004年修改,甚至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都被写进宪法。这就不是宪法了,而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了,中共是不可能实现宪政的。

历史是不会为中共停留的,中国下一步上演的会不是清宫剧而是《隋唐演义》,中国的当权者的命运也会出现分流。顺应历史潮流的会成为唐国公作为新中国的开国功臣存在﹔悖逆历史潮流保中共的会成为隋炀帝身首异处。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