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当务之急是严惩冤案制造者

【新唐人2013年11月9日讯】天安门前惊现“恐怖暴力袭击”事件,当局在烈焰熊熊中惊魂甫定,山西省委门外又出现了连环爆炸……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像声声惊雷,近在咫尺,炸响在荒庙之外。下一个爆炸点在哪,谁能预知?民愤未得到平抑的结果是可怕的。传说中的“中国梦”,在爆炸声中渐似梦魇,几成梦呓。

“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者。”当局心惊肉跳之下,想用“反恐”压惊。《世界日报》日前报称,当局如惊弓之鸟,在大力加强维稳反恐工作,不但市面气氛紧张,就连有的小学也开始进行“反恐”,“成效显著”,搜出了小剪刀、铁尺、玩具枪等“危险品”。

闲得蛋疼的军队值此多事之秋,再表“保家卫国”之决心,说要介入“反恐”。可惜潜在的“恐怖份子”,是一些被逼上梁山的“散兵游勇”,既无根据地可盘踞,也无碉堡供大军以攻破,更无枪炮可缴获。在随时可能出现的“单兵作战”面前,即使大军压境,也不知怎么用大炮去打蚊子。

讨不到说法的杨佳只身潜入警局杀死多名警察,房子被掠夺的钱明其用汽车炸弹和政府建筑物同归于尽,一个又一个冤民以杀死无辜小学生的方式来凸显自己的走投无路……凡此种种没让荒庙内觉得恐怖。而近期的爆炸事件,似乎有所触动麻木的神经,“反恐”已然被当局提上了议事日程。

但如果只是与失去了理智的某些冤民一样,“抽刀向更弱者”,搞花架子,摆大阵势,寄望通过高压手段来制造紧张气氛,以压制民愤,而不是通过有效策略真正从根本上去平抑民愤,其结果就注定只会是适得其反。压迫无助于事情的解决,相反只会是进一步增添社会戾气,激化社会矛盾。

于当下而言,其它都是浮云,当务之急是减少怨恨,平息愤怒,严惩冤案制造者。凡事包容凡事忍耐的中国百姓对“公仆”的要求很低,许多时候只求高高在上的“公仆”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可大大小小的荒庙之内,就连这都做不到。这怎不引起普遍的社会愤怒?这怎怨得不断有人走极端?

李克强总理近日提到要防止冲击社会心理底线的事件频繁发生。而荒庙林立,在无边的夜色中,“冲击社会心理底线”旷日持久。越来越多的黎民百姓普遍被逼入生存绝境的泥潭,这且不去说它,庙堂上竟会荒唐到就连杀人、整人、抢人的事都长期没人管。这是朝廷吗?这根本无异于荒庙!

无人在真正为这个国家这个党负责。只要庙堂上还真正有人在管事,这地头也不至于就这样沦为荒野,这大大小小的办事机构也不至于争相就这样沦为荒庙。这种从上到下的懈怠,是知道时日不多的自知之明,是放弃,是“能操一天算一天”……但就是出家了,也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啊。

当正义之剑銹蚀时,一个社会所能剩下的会是什么?是出离愤怒,是危机四伏,是冤冤相报,是以各自的方式来体现天然正义法则……最后会将极权统治彻底送去坟墓的,不会是口水革命,不会是乞哀告怜,而有可能是无处不在的冤案制造者。民心尽失之下,堡垒实质已在这般从内部攻破。

对人心和社会规则的摧残,莫过于冤案制造者。你昧著良心,恃强凌弱,觉得他只是一个伤残之士好欺负?伤残之士也有自己的自尊,也有兔子急了还咬人的时候,也有出人意外在首都国际机场制造爆炸事件的时候。形形色色的冤案制造者,这些年来就这样将当局弄得防不胜防,焦头烂额。

而说的比唱的好听的当局不但政治智商明显存在问题,而且就连个轻重缓急,时至今天也还是掂量不出来。一会儿秀“反腐”,一会儿秀“反恐”,一会儿镇压良心人士,一会儿叫嚷“舆论斗争”,一会儿斥巨资打造“天网工程”……这形似无头苍蝇,在天怒人怨中居然不知道究竟该干啥。

行将就木者不会放任家人横行乡里,由著子孙去欺男霸女,或是任由其胆大包天在外面杀人、整人和抢人;春蚕至死丝方尽,烛炬成灰泪始干;落叶在枝头凋零之前,也还记得用最后的一点养分为原野奉献枯黄前的一抹绿色;树有树的形状,竹有竹的风骨,玩政治当然就得讲一点政治风度。

假若非得将荒庙视为朝廷,那么此朝廷是一个怎样的朝廷?是一个中国史上五千年来不曾有过的朝廷!从来就没有哪一个朝廷,会像此朝廷一样,竟绵延无尽放任冤案制造者将治下百姓纷纷逼上绝路。再反动的朝廷,在曲终人散前至少也会讲点“表面光”,而此朝廷却连“表面光”都不做。

你蛇鼠一窝,对一直在挖你墙脚的冤案制造者无法割舍,想要治下百姓甘于为奴,甘于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对不起,此乃一厢情愿。一样米养百样人,不会人人都像痛失爱子的书生一般能忍受常人之所不能忍。只要还有一个冤民的存在,你的美梦就迟早会被惊雷所惊扰。

中国的根本出路是抛弃独裁,拥抱民主。知道时日无多,在实际操作中对罪恶体制已完全失去信心,已是放任自流,已在用无声的语言宣告放弃,但也还是该“站好最后一班岗”,而不能总“忘了”当务之急是严惩冤案制造者。唯其如此,才能事半功倍,才有望让天空祥云款款,鸽哨悠扬。

写于2013年11月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伟光正”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7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74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