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4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讯】【中国禁闻】10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联合国二次审议 中国成人权集中营
王岐山放狠话 “大老虎”成焦点
东三省雾霾如末日 震惊美国网民

《新快报》再请放人 媒体PK太子党

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湖南警方跨省抓捕事件继续发酵,《新快报》23号罕见的发表“请放人”的头版头条之后,24号继续在头版发表“再请放人”的文章,指责警方“不能先抓后审”。

据多家大陆媒体报导,陈永洲事件已惊动北京高层,中纪委和中宣部都已介入,中国记协、《新华社》及广电总局也相继表态,而且立场倾向于同情陈永洲。不过,据报导,“中联重科”是中共太子党的聚集地,力量也不容忽视。陈永洲未来如何,还难以预料。

而《新快报》敢于在头版上为自己的记者发声,在被政府严控的大陆媒体圈中,应该算绝无仅有,更加罕见的是,这一次,大陆的记者们竟然没有收到中共宣传部门的禁令,背后的因由也引起各种猜测 。

目前,海内外各界都在观察,“中共新一任领导要许给中国言论自由多宽的尺度”。

西藏十世班禅死于中共政治暗杀

海外流亡的中国知名作家袁红冰,10月24号在台北发表新书,披露西藏十世班禅喇嘛死亡真相。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袁红冰在新书发表会上表示,藏传佛教的两大领袖为达赖喇嘛及班禅喇嘛,在中共统治中国之后不久,达赖喇嘛选择出走。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则选择支持中共,但后来不满中共对藏人的迫害,发表抗议中共统治的“七万言书”,随后遭到逮捕,1978年被释放后,恢复职务。1989年官方宣布他因心脏病死亡。

袁红冰指出,十世班禅不是死于心脏病,而是死于中共的谋杀。

袁红冰说,他多年查访,包括访问中共太子党的相关成员,得知中共高层下令,通过医护人员将氰化钾类毒药刺入十世班禅的皮肤,导致中毒死亡。

袁红冰在书中明确指出,毒杀班禅的决策,出自中共高层邓小平、李先念和薄一波。

上海维权人士沈勇被殴打致死

10月24号上午7点,家住浦东新区的上海维权人士沈勇,被当地公安从家中用手铐铐到六里派出所,两小时后被公安送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家人打120急救,但救护车赶到时沈勇已经死亡。

沈勇的脖上有绳勒的痕迹,身上有多处伤痕。现在沈勇的母亲被公安带走,不知去向。

据了解,沈勇的房屋被当地政府强拆已经多年,沈勇一直要求政府归还自己的房屋,或者依照市场价格给予补偿。

编辑/周玉林

联合国二次审议 中国成人权集中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本周在瑞士日内瓦启动对中国人权记录的定期审议。这是中共新一届领导人就任以来,联合国人权机构首次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共政府派出强大阵容的代表团。那么,中共人权的现状到底怎样?请看下面的报导。

10月22号,中共政府派出200人的“大型”代表团,参加联合国会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声称,这显示中共对联合国第二次审议中国人权问题的重视。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中共政府深知它的人权问题深重,是全世界最大的人权集中营,所以就在这儿搞人海战术。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中国(中共)政府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它的目地绝不是在于自己国家如何改善人权,他是要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国家,是一个在人权圆桌会议上有发言权,然后也有制约别人资格的那种国家。”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任期为三年,在连任两届之后,必须进行申请才能再次加入。中共政权2006年成为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之后,至去年已有过一次成功连任。

这项人权审议根据三份材料进行,包括被审议国家政府的国家人权报告、联合国人权报告和民间社团递交的材料。

从今年6月起,中国许多访民到外交部请愿,要求参与草拟人权报告的工作。发起参与草拟报告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自9月14号被当局抓捕至今没有消息。

而一直坚守在外交部的北京访民王永成表示,这两天,外交部附近,警察不让人待。

北京访民王永成:“昨天他们给好几个人拉走了,拉到久敬庄去了。今天他们又让我们上车,要不然就把我们轰走。中国一点人权都没有,还向美国、向外国政府说中国这么有人权,那么有人权,就掩盖事实,胡说八道。”

中共为配合这次审议,在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的“万国宫”,举办了所谓的《中国人权成就图片展》,内容包括:保障人权的法制环境的改善等。

“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委员杨学林表示,中国的人权问题存在很大的问题,包括中国有很大一部分律师的权利没有得到保障。

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委员杨学林:“我所经历过的很多的案件,律师的合法权利都没有得到保障。律师会见权、阅卷权、还是以前的三大难吧,调查取证权,以及律师申请的证人出庭权,以及在法庭上辩护权等等一切权利,现在在很多地方都存在很多损害的现象。”

日前,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陪同公民杨开成到黑龙江鸡西市“610办公室”,要求释放杨开成的妻子——法轮功学员于金凤。唐吉田遭到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天。

胡佳表示,在审议会上,像唐吉田这样典型的人权恶性事件,并没有被提出。

胡佳:“昨天有很多人提到了律师的问题,会见权的问题、律师权利保障问题,唐吉田律师就是被剥夺了律师资格的。唐吉田一个人的案例,他综合了几个律师权益,法轮功信仰者的权益呀、滥用司法、任意欺压呀,他综合了这些东西。”

另外,在联合国举行审议的当天,至少有三名来自“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组织的示威者,爬上“万国宫”的脚手架,他们拉开了横幅,抗议北京政府对西藏的政策。

而中共则在这一天发表西藏白皮书。

胡佳:“它选择这一天发布,就是因为它知道西藏问题会成为众矢之的,西藏有122个僧侣、还有普通的藏人自焚,就在22号那天早上还有一个藏人自焚。它在这个时候出示这个东西,分流各个方面关注度,作为一层官方的辩解,官方的粉饰。”

在周二的会议上,来自奥地利、德国等西方国家代表,也批评中国镇压异议人士、审查互联网、限制藏人权利等。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黎安安

先抓后审记者 中联重科有后台?

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日前被指涉嫌“损害商业名誉”罪,被湖南长沙公安跨省逮捕,《新快报》的头版再次呼吁当局“放人”。目前,记者涉及所谓“损害商业信誉罪”的适用,存在争议,而当局“先抓后审”的做法,也令人质疑陈永洲所报导的湖南上市公司——“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有何背景?

对于湖南警方指控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损害商业名誉”,并将他刑事拘捕,《新快报》在23号头版《请放人》的评论文章中写道: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所有的15篇批评报导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

从去年9月26号《新快报》首发陈永洲的“中联重科大施财技,半年利润虚增逾7亿”,到今年6月,陈永洲先后发表15篇有关“中联重科”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的报导。陈永洲还向香港联交所、香港证监会及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中联重科”涉案。

原身是国营企业的“中联重科”,于2000年和2010年,分别在深交所和港交所上市,为“工程机械业”领军企业,2010年销售收入达463.23亿人民币。

不过,也有同行质疑陈永洲是否收受“中联重科”竞争对手的钱。

对此,《新快报》发表声明,陈永洲在报导“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的事件中,不存在违反新闻职业操守和违法违规行为。

《新快报》一位负责人表示,“如果陈永洲报导有问题,我们非常欢迎中联重科通过正常管道和程序跟我们交涉。可以和我们打官司,如果官司输了,我们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我们就关门。”

这位负责人还说,“《新快报》处理此事最大的原则是,希望在法律的框架下解决。”

据了解,事件的过程是﹕今年9月16号,“中联重科”向长沙警方报案,10月15号,长沙警方发“网上追逃令”,但陈永洲并不知情,17号,陈永洲接到广州警方派出所电话,要向他了解情况,18号,在妻子的陪同下,陈永洲到派出所,一进门就被来自长沙的警察以“涉嫌犯罪”强行带走,19号,陈妻接到丈夫电话,告知他被刑拘。

10月23号,长沙市公安局向媒体解释为何跨省刑拘,理由是陈永洲涉嫌捏造虚假事实,发表关于“中联重科”的负面文章,损害了“中联重科”的商业信誉。

然而长沙市公安局的回复,不仅引起《新快报》的强烈抗议,也引起中国记者协会和中国法律界人士的质疑。日前,中国各地的数十名律师组成律师观察团,对长沙警方拘押陈永洲表达不满。

网友、律师:“基本上,我的看法就是他这个是职务行为,应该是民事纠纷,警察不应该介入,就是普通两个单位之间的民事纠纷,如果认为构成侵权,那么可以通过打官司,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不应该有警察介入。”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曾任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他表示,如果警方掌握陈永洲涉嫌敲诈勒索或受贿证据,应以这两个罪名拘捕他,不能“先抓后审”。

据了解,“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是湖南省高级法院前院长詹顺初的儿子,同时又是湖南省委前第一副书记万达的女婿。

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说,案件已引发中央高层关注,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

据报导,中国大陆这10年来的重型机械行业竞争激烈,总部都在湖南长沙的“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曾经因为竞争而互相拆台,并发展到两企业员工武斗。

虽然民营企业“三一集团”主要创始人梁稳根是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工商联常务执委,去年还与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一起访美。不过,即使有这样的背景,最后也斗不赢“中联重科”,而黯然离开长沙。

采访/朱智善 编辑/黄亿美 后制/陈建铭

王岐山放狠话 “大老虎”成焦点

继中共中央巡视组的第一轮巡视后,23号,中共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在今年第二轮巡视动员部署会上放下狠话,〝不能让腐败分子有立足之地〞。第二轮巡视组能否抓出真正的〝大老虎〞,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10月23号,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将启动第二轮〝巡视〞,据了解,第二轮巡视共分10个组,分别对山西、新华社、国土资源部、三峡集团等开展巡视。

在第二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王岐山强调〝不能让腐败分子有立足之地。〞

中国问题专家李善鉴:〝它不需要抓,大老虎已经摆在那了,动不动这个大老虎,其实并不在于它是第一轮、第二轮,大老虎是谁?他们自己应该知道、也是清楚的。中共的腐败,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内部政治的权斗。〞

今年5月,第一巡视组进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几天后发生〝中储粮〞林甸直属库发生火灾,79个储粮囤表面过火,损失近亿元,引发各界质疑〝中储粮〞掩盖亏空,人为纵火。

据了解,中共前魁首江泽民、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政治局委员曾庆红等家族,掌控著〝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国企,大肆侵吞国有资产,他们自己本身就是最大的贪官,也是最大的利益集团。

那么,王岐山主导的中央巡视组敢抓吗?

美国中文媒体《中国事务》杂志披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的秘密账户上存有3亿5千万美元。香港《开放》杂志也披露,2005年因〝贪污罪〞被判死缓的前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在狱中爆料,江泽民在16大前夕,转移出去一笔20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为自己准备后路。

而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也因为涉及近年来轰动国际的多起重大贪污案,被讽刺为官商一体的〝中国第一贪〞。

澳洲媒体披露,曾庆红1993年曾安排当时25岁的儿子曾伟,进入〝墨尔本大学〞读书,但曾伟并没有入学,一年后他变身富豪,之后很快成为亿万富豪。曾伟除了插手上海大众汽车、东方航空、北京现代汽车等公司,获取巨额佣金外,还曾在北京开了一家基金性质的公司,主要是通过内部管道获取上市企业资讯,以〝帮助〞企业上市为名,购买原始股份捞钱。

另外,根据《维基解密》曝光的一份2009年美国外交电文评估显示,周永康和儿子周斌等同伙,控制着中国石油的庞大利益。周斌还涉嫌借周永康的权力,在周永康曾任职的地方或部门,大搞权钱交易。比如:插手四川大型工程项目,通过国土资源部大肆倒卖土地等。

中共腐败官员的人数逐年增加,贪腐的胃口越来越大。腐败已经由个人行为向组织化和制度化方向转化。也就是说,腐败扩展渗透到了党、政、军各个领域和层次,并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旅美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张健:〝在全世界可能没有在比中国,如此高调的反腐,在没有哪一个国家人民向中国人民这样迫切的盼望惩治腐败,越反这个贪官越多,金额越大,这到底问题是什么?在中国滋生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一个土壤,这个土壤里边最主要的原料是就是中共的这个体制。〞

旅美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张健认为,江泽民等利益集团在中共这个独裁体制的保护下,肆无忌惮的吸食中国老百姓的血汗。

10月16号,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首次推出了网路专题〝直击地方巡视组〞,介绍了各省级巡视组创新工作机制、改进巡视方式方法的最新进展。

但分析认为,这是在营造反腐决心的假象,企图博取人们的好感,但是人们早就看透了中共的本性,这种伎俩很难再次欺骗老百姓。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李勇

东三省雾霾如末日 震惊美国网民

连日来,大陆整个东北地区陷入了严重雾霾天气,多座城市污染指数持续“爆表”,黑龙江、辽宁相继发布大雾红色预警。东北三省的航空、铁路、道路交通严重受阻,多条高速公路全线封闭。一些城市幼儿园、中小学全部停课。有网友形容“犹如世界末日降临”。

自10月20号早上起,东北三省出现重度雾霾,其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空气污染指数持续“爆表”,甚至21号,部分地区2.5PM的悬浮微粒指数达到1000,高出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安全标准50倍。

由于雾霾浓重,能见度极低,哈尔滨多条高速公路全线封闭,部分公交线路暂停运营,太平国际机场也被迫关闭。给市民生活造成了极大不便。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民余云峰:“很严重,很严重。从20号开始。哎呀﹗太不便了,学校都停课了,各单位有的都停工。”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司机小亮:“郊区比较更严重一些,在两米左右的情况就已经什么都看不着了,开车在那边的时候挺受影响的,市区还好一点,三、四米,四、五米左右还能看清。有很多公交车都已经停运了。高速公路基本上都封闭了。司机反正就是开车慢慢的开,尽量不开。”

受雾霾天气影响,哈尔滨市医院呼吸科、耳鼻喉科的患者骤增二、三成。口罩销售火爆,已经脱销,全市各大药房的普通口罩及医用口罩也供不应求,有的市民甚至同时戴了数层口罩。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亿百大药房瑞祥店销售员:“有口罩,新来的这个。普通的卖没了,普通的那种卖没了,全卖光了,卖空了,这几天的口罩。今天到货了,刚到。又要空了,又要卖光了。”

虽然目前哈尔滨的雾霾情况有所减轻,但从哈尔滨环保局官网显示的监测数据可以看出,23号哈尔滨市各大监测点的空气质量污染指数,仍然多在400到500之间的六级“严重污染”区,属于最高等级污染。

对于造成这次雾霾的原因,哈尔滨市环保局解释,是由于日前供暖系统开始运作,锅炉陆续启炉﹔其次,目前正值秋季整地期间,城郊及周边县市大量焚烧秸秆,产生了浓重的烟尘。

但市民质疑,在哈尔滨生活多年,即使以往的供热季节,也没有出现过“雾锁全城”的场景。

哈尔滨市民余云峰:“这种气候的话,往年没有发生过。”

与此同时,吉林长春、辽宁沈阳等地,也出现了同样严重的雾霾天气。

吉林省长春市大学生小朱:“路上的能见度挺低的,我要是离路口远一点的话,早上雾浓的时候,会看不见路口的红绿灯。当我晚上回来的时候,我没有带口罩,这个时候我就感觉非常刺鼻,然后我的嗓子不是很舒服,我就感觉空气中味道特别浓。”

东北雾霾天气的图片被市民们发到网上后,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和讨论。大陆作家协会会员,微博达人“盛京齐世明”作诗一首《雾霾下新的东北人精神》。他写道:“厚德载雾,自强不吸,霾头苦干,再创‘灰黄’!”他还讽刺说,事实再次证明:雾以“吸”为贵啊!“我们的宗旨”就是:喂人民浮雾!他质问﹕“谁之过?向谁人问责?”

外国的网友对中国环境污染之恶劣也表示了难以置信和不解,美国网民震惊的说﹕不明白中国人为何只用口罩对抗污染,而不是坚持要求更干净的空气?

有网民反问:“每年8%—9%的GDP真的值得吗?”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葛雷

改革硬骨头难啃 习问计海外智囊

中共18届三中全会即将上演,中共最高领导层自述当前的改革问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因此向中外专家和智囊讨求所谓“改革良药”。那么,中国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中共内部的所谓改革还能奏效吗?

中共11月就要上演的三中全会,至今还没有公布开会日期。不过几个月来,中共高层在多种场合,特别是国际会议上,都在主动谈及中共要全面深化改革。

10月23号,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海外智囊团,就中共即将定谳的经济改革向他们“求医问药”,智囊团中包括世界最大的私人股权公司——“凯雷集团”董事、总经理大卫•鲁宾斯坦(David M.Rubenstein),和“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院”理事会主席——约翰•桑顿(John Thornton)等。

习近平当天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时,再次强调,中共本届三中全会,将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问题。

习近平自述,当前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格外艰钜,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瞻前顾后,畏葸不前,不仅不能前进,而且可能前功尽弃。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每次中共在危机的关头,在几乎崩溃灭亡的关头,总是会抛出来各种各样的烟幕弹,说他们又要改革了,又要反腐了,又要政治改革了,中共的本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所有这些所谓的改革,或者听取别人的意见,或者听取智囊团的建议,目地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继续维护和巩固中共的统治。”

中共历史上,自1978年邓小平启动了第一次所谓改革后,还进行了几次经济改革,不过这些改革往往在中共处于执政危机后出现。

促成第一次改革的危机,是“文化大革命”导致中国经济处于毁灭的边缘,直接威胁到共产党的执政,不得不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的责任制。

第二次改革,始于1989年“六四事件”后,国际上一片制裁之声,同时,苏联等东欧“共产国际”全面崩溃,中共再次面临生存危机,邓小平被迫“南巡讲话”,开始跛足改革。

到了1998年,2/3以上国有企业亏损,中共的经济命脉面临衰亡,中共开始所谓的国有企业重组,工人开始下岗,大量国有资产落入共产党领导人的私人腰包,造成目前社会贫富两极分化严重。

那么,中共现在进入的所谓“改革深水区”,面临了什么危机?

旅美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中国目前面临的危机是全面危机,从思想文化上、经济上、政治上、环保方面,中共面临一个全面危机爆发的前夜的这么一个阶段,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非常的不安。”

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张清溪:“现在(中共)遭遇到很多的困难,包括拆迁造成社会的民怨,很多特权造成分配非常悬殊,污染非常严重,地方债务问题,金融问题非常严重,这种事情都是因为政府主导,必须要由政府主导变成市场主导,但是因为它政治没有改变,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成功的。”

日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中共工会全国代表大会时,在报告中,他承认当前中国经济运行面临一系列的困境。他表示,今年前两个季度,经济增速持续放缓,消费、投资以及外贸全面呈现下行趋势,中央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

国内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只完成一半的改革是当前经济所面临的问题的根源。必须实施政治体制改革,才能使增长步入可持续轨道。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习近平在政治改革上比胡温时期还要往后走,在经济改革,因为限于全球经济环境发生的变化,他又不得不往前推,一退一推两个的矛盾显而易见,如果没有政治开放的话,这些经济开放已经走到了极限。”

目前中国各种维权抗暴运动风起云涌,民众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再再凸显中共面临的执政危机。

新唐人记者刘惠采访报导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