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新看点 党媒发出追诉余罪和漏罪信号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讯】薄熙来在主政重庆市期间,所犯下的许多罪行,中共当局在薄案一审时被外界认为是故意漏审。10月9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发布公告,称薄熙来已经递交上诉状,且已被受理。随后,中共喉舌连续发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涉及的“打黑”案“未审先执行”,没收资金部分已返还等的报导。外界认为,官媒明指可追诉薄余罪和漏罪,警告薄熙来小心上诉后果。

10月12日,中共党媒《中国经营报》发表了题为《薄熙来落马后重庆部分涉黑资产已归还刑诉未决》的长篇报导。随后《新京报》引述报导说,陈明亮案、彭治民案、李俊案,这些当初重庆“打黑”时期轰动一时案件的当事人,在去年提起申诉之后,部分资产得到返还。据以李俊为实际控制人的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透露,自去年以来,当地警方已经陆续返还企业公章、部分资金。

10月10日中共喉舌《新华网》也发表文章说,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俊峰置业”)高层透露,自去年以来,当地警方已经陆续返还企业公章、资金,据称:“公章、两亿资金返还了,两个主要账户也予以解冻。”

文章还说,首先,重庆“打黑”中的“打黑专户”等制度,应得到彻底反思。当时在相关案件终审前,重庆警方就将“涉黑”商人的钱款直接扣入政府账户中。而按《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在案件侦查期间,只能查封、冻结财产;没收财产属于法院判决的刑罚内容。在案件开庭之前,就直接没收企业财产,有违刑法无罪推定原则,属“未审先判”。

文章强调,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重庆“打黑”的遗留问题,不会随着薄王受到正义的审判而自动消失。

《看中国》发表评论文章说,明显在警告薄熙来及其家族和江派,薄熙来上诉或引来更多的对薄熙来余罪和漏罪的追诉。

中国问题专家指,此时在薄案进入二审之际,“打黑”受害的民企业主被退还资金,显示中南海在薄案留下的“后手”开始体现。

可追诉余罪和漏罪

一位重庆市高层官员反思薄王时期的不正常现象时指:公安机关在案件还没有送到检察院,就说成黑社会,造成先入为主,法院没有判不能够随便戴帽子;是不是黑社会的,要具备四大特征,但是公安机关没有根据这些特征就随意套黑社会;确实有不合理的证据,有伪证的情况出现 。

报导称,仅仅是薄王期间涉及的重庆涉黑资产就已经让重庆市剪不断理还乱。而在重庆打黑扩大化期间,一些蒙冤人员的问题,又该由什么人来承担责任呢?

“我们现在也劝受害者暂时先考虑讨回财产,涉及到刑事方面的问题,接下来再予以追究。”10月10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律师说:“有些罪不至死的人都死了,还怎么去讨回公道呢?”

《中国经营报》报导说,在今年的中共全国两会上,重庆人大政协代表团成员、最高检和最高法的官员在场的情况下,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也提出疑问。

3月10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鸿府酒店二楼举行。在谈及对两院报告看法之时,一位全国人大代表问全国人大代表、重庆高院院长钱峰:“不知道还有没有余罪追诉,有漏罪可以追诉吗?”钱峰随即表示:“发现新罪和漏罪是可以追诉的。”此外,其他多位重庆代表也在会场发表了相关意见。

而一位重庆市高层官员也坦言心迹,他反思了薄王时期的不正常现象,他说:“第一个,公安机关在案件还没有送到检察院,就说成黑社会,造成先入为主,法院没有判不能够随便戴帽子;第二,是不是黑社会的,要具备四大特征,但是公安机关没有根据这些特征就随意套黑社会,这种情况确实也存在;第三个:确实有不合理的证据,有伪证的情况出现。”

薄案成为中共高层的“棋子”

10月10日,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报导认为:对习、李来说,进一步处置薄的机会还有,只要时机成熟,就会随便拿出一个关于重庆的案件,督促地方法院启动再审程序,爆它个惊天动地,比如,李庄案、李俊案、黎强案,只要足证“黑打”的指示来自于薄熙来,而王立军为了减刑乐于做证,那么,薄必得加刑,已是无期了,再加还是死,何况还有与海伍德有牵连的那笔巨额的中介费,在等著薄谷呢。

姜维平还称:如果周永康参与薄的预谋政变,习、李有意抓捕他,就有可能逼薄或诱薄剑指“康师傅”,但近日他的短暂露面和惨淡笑容,似乎表明习、李还没运作完结,周的命运还悬在一线,假如真的要拿下他,薄也甘于顺从,二审就会改变以往阅卷审理的传统,而真正地开庭,并由山东省检察院对薄的指控,提出建议,也就是说,法庭可以传唤周永康。

众所周知,薄熙来的后台是周永康和江泽民,日前网路疯传薄与江的亲密照片,以及谷开来与江的k歌照,突显薄谷与江的关系密切。

对于薄案,有知情人曾向《大纪元》报料,中共高层设计的游戏规则是进可攻、退可守,游刃有余。但对已经实际处于囹圄中的薄熙来已没有选择!他已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而只是游戏中的一枚棋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