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豪恩:中国已跌入“中等收入陷阱”

【新唐人2013年10月12日讯】政府将社会拽进陷阱

按著比较专业的分析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是要从战略上进行设计,避免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这是个与事实严重相悖的说法,因为中国已经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其发生的大体时间是二○一○年下半年至二○一一年上半年。那段时期里,对抗全球金融危机的刺激政策正能量释放已尽,而负作用集中显现。

在经济结构方面,调整困难之大以至于所为均无收效,也致今日李克强内阁陷入保增长与调结构的艰难平衡之中,即便社会没有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而政府先期掉进“某种陷阱”已是事实。在社会结构方面,刺激政策进一步加剧了社会不公的程度,这是因为刺激政策属于应急措施,不可能将政治改革那种以远期效果来证实的政策作为选项。

社会不公的加剧不可避免地将整个社会带进陷阱。形象地说,是政府(尤其中央政府)在陷阱的底部发出求救声音,诱使社会去拯救它,结果社会往陷阱边一站,还未等施援就不由自主地滑进陷阱。中国不允许出现政治讽刺漫画,如果允许,这里的形象描述一定是政治漫画的创意。

威权政治走到尽头

社会不公加剧或者说社会不公让中国人比其他国家人民更有切实之感的不是高房价,也不是日常消费价格的上扬,而是政治资源垄断形成的强烈刺激。焦点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新生知识群体的就业机会不平等;二是传统官场上的升迁机会不平等。更理论一点地说,权力资本化与权贵私有化是政治资源垄断的必然结果,也是二十四年前开枪镇压遗留下的未解决问题。二十四年前的新生知识群体以血的代价反“官倒”,二十四年后,“官倒”已变身为“权倒”。对任何一个政治性家族,哪怕它小得只是一个县城内的低级官僚世家,也必然以“政治香火”继承为最优先考虑──“安排孩子”是中共所有官员的最真实也最迫切的意识形态!

回顾中国现代化历史,中共在民族国家的建立上确实有着功绩。这也是人类反法西斯主义胜利的一个逻辑结果,其相类比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西欧社会左翼政治持续高涨。但是,中共无从放弃既定革命思维,向执政党转变之不可能,说明它已经完成建立民族国家的历史使命,到了退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时候。否则,中国社会将永久地困于中等收入陷阱,且往再贫困下滑。

从技术层面看,中等收入陷阱的十大分类中以福利陷阱、人口陷阱、民主陷阱为最有决定性。福利与人口两项完全可合二为一,至于民主陷阱又多为威权主义所利用,用以说明激进民主带来的坏处。在中国现代化史上,例子有之,即蒋介石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晚期发动“打老虎”运动失败后,蒋对不同意见厉声指责是用民主来破坏国家秩序。当今中共又面临蒋介石威权政治的困境,因此,体制内既得利益集团不断放大民主陷阱的刺激信号,称“中国进入中等偏上收入行列之后,一些诸如引进西方式民主等不适当的民主诉求凸显”,会将中国引入民主陷阱。

福利陷阱底部继续下沉

目前,习近平称“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以及宣传体系联手政法体系打击网络异议,亦是对民主陷阱的故意放大行为。当然,网络异议的特质也已改变,从知识精英的传统正式发展为“人人不满”的社会情绪表达。

最现实地压迫中共政权的重大社会因素是福利陷阱,而且这个陷阱的底部还在下沉。为了对付这个下沉,北京决策层放风试探公众,试图推迟退休年龄以缓解养老金入不敷出的局面。在对此试探的巨大争论之外,问题的本质是国家万能论的破产,从官方包揽养老到官民合作养老,再至养老彻底失去安全预期,也说明了陷阱底部继续下降的事实。

分开来看待,老龄化作为一个突出因素已经让整个社会走向下沉之路。对此,多数官方人口专家亦不否认,他们判断说“中国的老龄化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持续加速,成为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有些国外观察家已将中国的老龄化判断为滴答作响的“人口炸弹”。有相关数据预测:十五年内中国人口基数将达到顶峰,而后是逐年减小;到二○二五年,老龄人口将达到三亿,到二○五○年将达到四点五亿。就实际情况来看,人口老龄化的情况要比国外观察家估测严重得多。为防止真实数据对社会养老心理预期形成崩溃性压力,少报数据成为一项国家绝密级的信息战。如去年底的老龄人口绝对数是一点九四亿,而实报至最高决策层是一点八五亿,差额为九百万。

计划生育罪孽百年难消

毛时代晚期以来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最主要动因,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学术界只有少数声音批判强行堕胎等不道德的计生措施,而未及毛时代初期的鼓励生育政策。该种多生政策是古代君王“十年休养,十年生息”霸权思维的延续。由于这个古典政策在毛时代前十年的成功,毛才发出打核子战争不怕中国人死三亿的狂言。然而,正如国家全能思维下的养老终成骗局一样,毛时代晚期不得不采取计划生育政策。从一九六九年(毛时代后期)至一九七九年(邓时代初期),十年间,中国总体生育率(出生数与单个妇女之比)从五点九下降到二点七。现在大体维持为一点四。

中国出生率要达到轻优的三点五水平,在一百年内确实没有希望,因为老龄化的压力所产生的社会下沉后果是社会再贫困、国家经济体积骤缩、城市化进程失败。第三项在十年内就会有明显后果:节节攀升的老龄比率会使城市住房出现大规模闲置,比现在的新造“鬼城”更可怕的是大量三四线城市存量住房的“次鬼城”现象形成。

中国已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惨痛事实证明,中共作为具有严重封建主义性质的革命集团,确实无法领导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退出社会政治的方式或是和平的或是非和平的,但退出是不可逆转的,正如中国的中等收入陷阱底部下沉不可逆转一样。如此后果形成,真不知北京的顶尖级权贵们还有何资格再言“中国梦”?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