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会晤习近平点名介绍:他对我很重要

【新唐人2013年10月8日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下月将召开,被称为习近平的“财经文胆”的刘鹤领衔起草七大领域的改革方案将在该会上推出。外界将注意力转移到这名与习近平关系亲密的经济改革人物身上。

据《华尔街日报》10月7日的报导,今年5月,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多尼隆(Tom Donilon)在一场中美高峰会晤时,习近平指著自己身边的助手对多尼隆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

现年62岁的刘鹤将为新政起草经济发展方案,下个月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估计,未来五年若没有实质性改变,2030年前中国经济年均增速可能会降至4%。

刘鹤的经济改革头脑

控制中国的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等系统的江派既得利益集团是中共改革阵营的主要阻碍之一。《华尔街日报》分析表示,以往那种发展模式的很多最大受益者眼下成了中共面临的障碍,包括从国家指令性贷款中获得好处的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一些地方领导者还将中国日益扩大的收入不平等归咎于市场改革,还有官员则利用政府大力投资的机会贪污受贿。

《华尔街日报》认为,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刘鹤便不顾那些想依靠毛泽东时代计划经济的官员的反对,一直敦促执行市场政策。2011年刘鹤还曾撰文表示中国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包括扩大内需,他的这篇文章还抨击了中共左派。

刘鹤偶尔会特立独行

刘鹤被视为习近平的“财经文胆”。《华尔街日报》分析,刘鹤更大的权力可能在于他与习近平长期以来的关系,他自上世纪60年代两人在北京101中学上学时就与习近平相识了。刘鹤是习近平圈内成员,去年曾陪同习近平高调视察华南地区,这次视察与1992年邓小平旨在推动经济改革的南巡异曲同工。

《华尔街日报》认为,刘鹤偶尔会表现出特立独行的个性。他任由头发变得灰白,与上了年纪的中共领导人都会把头发染得乌黑油亮形成鲜明对比。另外,他会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与西方人单独见面,而在中国这通常是个禁忌,因为中共官员希望能有目击者在场,这样就可有人作证他们没有泄密。

经济改革遭利益集团阻扰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李成说,大约几个月前,他把七个“研究小组”集合在一起,研究金融自由化、财政政策、放松管制、城镇化和地权等问题。

大陆财新网早在5月16日引述“接近决策资讯”的人士时透露,由政府高官及政策顾问组成的7个独立工作小组涵盖金融部门、财政体系、土地使用权、生产要素价格、简化行政审批程式、社会收入不公与户籍制度。各小组起草的改革方案将提交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明年初起在多个层面展开改革。

不过,香港《明报》报导,上述改革方案未提国有企业改革,分析人士相信,这是由于利益集团抵制。

《华尔街日报》指出,即便是刘鹤的同盟也说,刘鹤旨在增强国有企业主导行业的竞争的努力没有获得多少支持。一些参与制定三中全会改革方案的经济学家说,此次会议不会针对国有行业提出重大改革计划。

自那以来,刘鹤和其他中共决策者采取了另一个策略:与美国等国就要求中国开放封闭行业、引入更多竞争的条约进行磋商。

今年6月份,刘鹤向来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二号人物利普顿(David Lipton)抛出了有关推进贸易协议的问题。今年早些时候,前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说,其他中共官员已明确告诉他中国愿意重启拖延已久的围绕一个将放开投资限制的协议的磋商。

中共的这一做法可能会倒逼中国进行一些改革。中共前总理朱镕基在2001年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行谈判时曾用过这个策略。刘鹤曾与朱镕基共商经济政策,并且与朱镕基在如何推进改革方面有类似的想法。

《新纪元周刊》早在分析李克强改革时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共不得不推行经济结构改革的原因在于,原来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已经毫无前途并且走不下去了,中共那套旧有的经济体制已经无法再“挂羊头卖狗肉”,不做大的结构调整,中共的经济怪胎无法继续存活下去。

《新纪元周刊》指出,如果中共推行自由经济体系,则该体系与中共政权的专制体制是格格不入、水火不相容,到那时,不是经济改革死亡,就是共产党死亡,两者必死一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