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 】9月26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9月27日讯】【中国禁闻 】9月26日完整版

提要
习近平立威 河北高官“自抽嘴巴”
夏俊峰“死也不服” “死刑”逼近专政
扯中石油窝案 明星电缆高层频出事

沈阳小贩突被处死 被指图谋器官

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在大陆网路上除了抗议之声继续高涨,同时,一些人开始质疑,夏俊峰突遭死刑,甚至不让家属见全尸,是否与器官移植有关。

网名“蒋方-舟子”的网友说:“是不是夏俊峰的配型和什么老干部配上了?为了器官,必须死?”

拥有大量粉丝的微博账户“染香姐姐”也质疑说,为什么夏俊峰只有一捧骨灰还给家属?他并非无人认领尸体,为何也只交还骨灰?执法机关什么时候有尸体处置权?器官到底可以卖多少钱?不会301有领导躺在床上等著配型成功的器官,所以才急吼吼的杀人吧?

中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则在推特提醒说,有条件的人可以查一下,沈阳有资质的移植医院,25号有没有做大器官移植手术、以及手术开始的时间、器官来源、捐献者签字等等。

2、北京提前清场 驱赶外地访民

北京当局从本周开始在全市展开大规模清查外地访民行动,北京南站和访民集中的民居、旅馆是清查重点,据说,清场行动将持续到一个多月后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据《民生观察》网站报导,9月25号,北京右安门万方桥一带大举清理访民,十多人戴着治安巡逻袖标,开着车辆,见到访民就往车上赶,包括流浪的、拾荒的、打地铺的,无一幸免。

3、广西玉林村民护地遭镇压

9月25号,广西玉林市陆川县爆发警民冲突,数百请愿村民,遭到当局暴力镇压,多人被打伤,二十多人被抓捕。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导,村民因不满当地官员私下将一家针织厂的地卖给发展商牟利,村民要求赔偿又被官员拒绝,于是堵塞工厂大门抗议,当地政府派出五百多警察,携带警犬,暴力驱逐。

当天,数百村民又到县政府请愿,也同样遭到镇压。

编辑/周玉林

习近平立威 河北高官“自抽嘴巴”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用了四个半天的时间,出席了河北省委的所谓“民主生活会”,并要求省委书记周本顺等人面对媒体镜头开展“相互批评”与“自我批评”,官员们互相揭发和“自抽嘴巴”的窘态被网络广传,在民间引为笑谈。

大陆媒体报导说,9月23号至25号,在河北省委整风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呼吁当地官员大胆使用批评和自我批评解决中共党内矛盾。

23号上午,习近平一到河北,就听取了中共督导组关于河北省委的汇报,并分别和省委书记周本顺、省长张庆伟谈话,希望他们带头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25号,中共喉舌《央视台》的画面中,周本顺、张庆伟、纪委书记臧胜业、秦皇岛市委书记田向利等人,面对镜头进行了自我检讨和互相揭发。

周本顺:“我是觉得田向利同志有急于求成,急于证明自己,急于让领导认可这样一种表现。”

臧胜业:“我给庆伟同志提的意见主要是对听汇报不是太耐心,不太耐烦,这样对干部不够尊重,对不同的意见不能完全采纳。”

旅美原大陆史学家刘因全指出,中共官员的问题是中共独裁专制造成的,所谓的整党整风只是作表面文章,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旅美原大陆史学家刘因全:“我们看到这些干部,即使在这样的所谓政面前还是在敷衍,他们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敷衍塞责,小骂大帮忙,没有揭露什么很实际性的问题。”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表示,共产党篡权几十年来没人监督它,《央视》播出河北官员自我检讨的画面,实际是作秀。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共产党为什么烂?并不是作风烂,作风是一个表象,根本的烂是从道德、思想观念,欺侮老百姓,吃的喝的用的都用老百姓,制度不是民选的。”

海外《大纪元》报导说,周本顺出任政法委等职务近10年,是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铁杆。习近平上台后,政法委江派人马遭清洗,周本顺被空降河北主政,外界认为习近平这次举动有深意。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习近平上台要进行整党整风,说白了还是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就是让他们这些人首先听话,让他们自己站出来自己批判自己,自己批判自己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很难堪的事情,但是习近平就是通过这样方法在他们面前树立权威。”

华颇认为,习近平把河北当作自己立威的一个点儿,让河北带头给各地官员做出榜样。

伍凡:“共产党如果这个制度不改变,还是轻描淡写的自我批评一下,共产党照样是屠杀老百姓,屠杀法轮功修炼者,把大V关起来,把所有的网路控制起来,甚至把大老虎打掉一个再换一个,上面后来的还是成老虎。”

习近平上台后已经三下河北。去年12月30号,他到访河北阜平县一个贫困小山村;7月11号至12号,再次到河北调研时承认,中共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依然严峻复杂,“赶考”远未结束。”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君卓

超生罚款知多少 社会抚养费成糊涂账

中共实施计划生育政策衍生出的“社会抚养费”,在中国大陆早年被称为“超生罚款”。近来,民众要求公开社会抚养费黑洞的呼声越来越高。日前,中共国家审计署公布,9个省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约达16.27亿元,不过外界普遍质疑里面的水分。中共征收的“社会抚养费”里到底有什么糊涂账,我们来看一看。

中共统计局9月18号公布了重庆、云南、甘肃等9个省(市)共45个县,2009年至2012年5月的审计调查结果。初步统计,45县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总金额大约是16.27亿元。

审计结果发现,计划外生育人口底数不清,少报、漏报问题严重;计划生育罚款,征收标准不统一,自由裁量权偏大;违规下达征收任务,擅自挪用相关资金的等诸多问题。

浙江律师吴有水:“账面以外的东西他是没有办法查到的,审计他是没办法审计的,它审计是针对凭证、账目、账面来进行审计的,如果没入账的,凭证也没有,账面也没有,上面来审计,拿出来的都是外帐,所谓的外帐就是给别人看,内帐是自己掌握的。”

7月11号,浙江吴有水律师向大陆31个省(市、区)寄出快递,申请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收支及审计情况。8月末,吴有水仅仅收到来自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开的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合计超过165亿元。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没有任何一个省份的计生或财政部门,依据吴有水的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的预算情况或用途。

浙江律师吴有水:“它肯定要作假,它不作假,它的帐抹不平的,因为它计划生育部门有两个指标,一个是社会抚养费征收是上、下指标的,今年你要征收多少钱,为了完成或超额完成这个任务,它必然要尽放纵人家去超计划外生育,同时它又接受另外一个同样硬性的任务,人口增长不能超过多少多少,为了了解决这个问题,它只有作假,两方面都作假。”

继吴有水之后,9月1号,中国14名女律师向国家审计署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审计情况。《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直接批评,社会抚养费到今天为止还是一笔糊涂账。

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独立学者何亚福曾向《投资者报》表示,从1980年到现在,如果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 1.5亿至2亿超生人口的罚款总额应该是1.5万亿至2万亿元。

学者杨支柱估算,根据9省市超生罚款的平均数,中国31个省每年征收的数额高达279亿元。杨支柱曾经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2010年因超生遭解聘。北京市海淀区计生委向他征收24万“社会抚养费”,遭到拒交。此后,法院在扣押银行卡两个月之后,采取强制措施划走了卡内的相应额度的钱款。

BWCHINESE中文网专栏作家蔡慎坤:“实际没办法统计,每年至少几百个亿,就被他们不知不觉的挥霍掉了,不知道用到哪儿去了,吃了、喝了、玩了、贪了吧。”

2013年8月3号,大陆《经济观察报》在《一个百强县的财政“敛财术”》 这篇文章里披露,河南省驻马店西平县所有的行政单位,有超生子女的职工,每人要再次缴纳高达数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达5亿元。

西平县的王茹萍,在丈夫收到需要再次征收4万元社会抚养费的通知后,当天晚上,她用一根绳子在刚盖好的新房房梁上结束了生命。年仅33岁的王茹萍生育了一儿一女。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施怡君

夏俊峰“死也不服” “死刑”逼近专政

9月25号,误杀城管的大陆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尽管大量网友和律师向当局疾呼“刀下留人”,相持了四年之久也没有挽回夏俊峰的生命。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透露,夏俊峰到死都没有认罪,拒绝在死亡书上签字,并对妻子说,只要家里有一个人活着,都要上诉,自己死了也不服。

25号早上8点多,在被执行死刑前,夏俊峰与妻子张晶等六名家属得以最后会见。快到永别时,张晶将手伸过铁栏杆抚摸丈夫的脸,又把丈夫的手拉过来摸自己的脸。

下午,张晶接到沈阳中院电话,声称夏俊峰已经被执行死刑并火化,让她26号上午九点到殡仪馆领取骨灰。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我现在一直我都特别的乱,以前他还在,我就觉得还奔著希望,还有希望,然后这个法律还会完善。现在我一下子就绝望了,因为一下子就把我打垮了,我对这个制度有点绝望了,原来我觉得那么多律师在努力这么多博友在努力,国家会慢慢好的,还特别有信心,现在我都不敢说了,我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儿子夏健强也已经知道了父亲已经离开自己和母亲了。

张晶:“因为孩子看到他们这些警方的人来到我们家,看到奶奶在哭,在给他们磕头,孩子吓坏了,上学的路上,她小姨送他一直在哭。”

一直关注夏俊峰案子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披露,在庭审的时候,当局不让证人出庭。夏俊峰在临死之前,跟家人会面的时候,首次告诉家人自己被刑讯逼供。

胡佳:“那些警察弄好了口供,让他来签字的,如果不签字就打,这不是刑讯逼供是什么,这不是错案是什么呀,从中央这边要震慑维稳,从地方上要免除责任,如果不杀夏俊峰,有很多在这个案件中的责任人,他们都夜不能寐。”

回头看看夏俊峰在误杀城管前几年的人生。单位倒闭,被迫下岗后,为了维持生活,个子矮小的夏俊峰和妻子做过各种体力活,勉强养家糊口。从小就有绘画天赋的夏健强,因为家里贫困,没钱去北京参加绘画比赛。一直到2008年,为了儿子想多挣点钱,他们夫妻决定去卖炸串。

从此以后,夫妻俩起早贪黑干活。虽然辛苦,但是,儿子去北京比赛的钱快要筹够了。

然而,2009年5月16号,改变了这一家三口的命运。这一天,在沈阳市沉河区摆摊的夏俊峰夫妻,与市城管局沉河分局的城管人员发生冲突。在冲突中,2名城管队员死亡,1人重伤。

同年11月,沈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夏俊峰故意杀人罪,处以死刑。2011年5月9号,辽宁省高级法院终审维持一审原判。

夏俊峰案在大陆引发巨大反响,他到底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律师界和公众舆论掀起巨大的质疑浪潮。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夏俊峰那样一个人,你去夺他的财产的时候,他都没有那样去用暴力反抗,你把他带到办公室里,他突然反抗了,那是一个中国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他怎么才能会有这些行为。”

夏俊峰被二审判处死刑的消息,再度引发了舆论对司法不公的强烈谴责,而《夏健强的画》也被网友在网路上热传。

今年7月,《夏健强的画》被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母亲张晶在给儿子的画写序时说,“我希望这本画册能成为孩子的避风港,保护他正常成长,多看到生活中积极、美好的一面。”

网友表示,看到画很难过,每次都想流泪,都会觉得心痛。

如今,夏俊峰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夏俊峰案给人带来的反思,让更多人清醒了。

大陆律师滕彪在推特上说,“司法杀人,再添血债。杀害夏俊峰的刽子手,请读读纽伦堡审判。”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共相信死刑能威慑民众,专制政权需要死刑陪伴。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李勇

扯中石油窝案 明星电缆高层频出事

在“中石油窝案”爆发前后,做为中石油最大的供应厂商明星电缆,公司内部多位高层相继出事。23号又传出该公司副总经理何玉英坠楼身亡的消息。此次何玉英坠亡,使媒体目光再次转向不断发酵的中石油窝案。有媒体指出,习近平希望通过处理中石油腐败窝案,显示自己控制政权的能力。

与中石油关系密切的四川明星电缆公司副总经理何玉英,23号深夜11点在成都武侯区火南街道辖区堕楼身亡,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公布调查结果。明星电缆也发布了何玉英去世的公告,但没有提到她去世的原因。

1968年出生的何玉英大专学历,曾任明星电缆成都分公司总经理等职,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期间,分管市场销售工作。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在一个公司里边,很多具体过手的东西其实都在销售部门,所以我觉得何玉英她实际上如果从涉嫌犯罪这个角度上来讲,那么实际上她是一个很重要很关键的人证,可是现在这个人证突然间坠楼身亡了,所以应该说毫无疑义,就是明星电缆卷入中石油窝案里面。”

资料显示,中石油是明星电缆最大的销售客户之一,今年上半年中石油给明星电缆的销售收入就高达1.85亿元,几乎是中石油网络采购最大的供应商,媒体甚至将明星电缆称作中石油的“寄生公司”。

随着中石油近来接连爆发高层主管涉贪案,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前总经理沈卢东及财务总监杨萍也相继“失去联系”。何玉英的坠楼身亡,给明星电缆再次蒙上阴影,外界目光再次聚焦中石油。

《纽约时报》表示,中石油腐败案是测试习近平整党决心。研究中国腐败问题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则认为,“现在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敲山震虎,也是习近平在巩固自己对体制内重要部门的控制。”

丁学良分析,习近平希望利用这些事情来警告周永康,正在收集你的人马的腐败证据,如果不收敛,牵涉的人更多。

时事评论员蓝述:“像江系、像周永康这些人,已经下了台的高官,他仍然在现任的体制内留下大批的人马,那这些人马就成为绊脚石了,这就是这一系列的反腐真正的真相。如果不敢抓周永康的话,那所有大大小小的腐败官员,他们就一个最强烈的信号,就是你会不会出事,不在于你腐不腐败,而是在于你跟着谁腐败。”

研究中国政治的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习近平必须做点什么来显示他能控制这些利益集团,表明他们不是独立的王国。不然的话,没有人会听他的。

8月下旬以来,大陆中石油集团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和王道富4名高层主管因严重违纪遭到调查和免职。出身中石油的中共国资委主任蒋洁敏也因违纪落马。外界盛传,继前重庆市委书记之后,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是习近平政权要打的下一个“大老虎”。周永康被公认为“石油帮”的老大。

采访/朱智善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温州房价大跌 业主被迫断供

来自大陆的消息说,浙江省温州市房价近两年来持续下跌,甚至部分楼盘出现超过50%的跌幅,不少业主因此被迫断供,弃房逃生。经温州市银监局证实,“断供房”和“弃房”现象确实存在。当地市民也表示,温州弃房现象已经非常严重。专家认为,温州“断供房”现象是大陆各地楼市危机的先兆,一旦大面积爆发,将导致大陆房产泡沫破裂甚至引发全面金融危机。

近期,业界疯传浙江温州因楼价暴跌而出现房屋断供被弃。大陆多家媒体纷纷报导。今年8月以来,温州市场被爆出的断供商品房已经达到15000套。对此,温州市银监局表示,实际总数只有595套,风险是总体可控的。但这个说法遭到了温州市民的反驳。

浙江省温州市居民陈宗瑶:“温州房价一直在下跌,就是房子没人要,温州扔给银行的房子最少是一万套以上,不会少于这个数字,不可能只有500套的。但是政府还在操作,开发商还在操作、还在宣传,意思说房价还很好、房市很好,其实呢,很不乐观,房子根本就没人要。”

断供,是指个人或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买房后,因各种原因无法按期偿还贷款而停止供应贷款楼的现象。分析认为,温州持续暴跌的房价使得温州人高价贷款购买的房子,现在全部成为了负资产,他们所欠银行的购房贷款金额,远远超过了房子目前能卖出的市场价,因此很多人被迫选择了断供和弃房。

陈宗瑶:“这些房主,房子就不要了,就交给银行了,意思说,如果我现在把房贷付了,我还不够买这些房子,那大不了还是不要了,把以前的这些款项付了,就算了,宁可赔以前的房子。”

中国指数研究院在温州抽样的样本显示,2012年仅1月到8月期间,温州平均楼价就从每平方米2万元跌到1万5千元,跌幅达到了25.9%。甚至部分楼盘的价格下跌50%,惨遭“腰斩”。

面对下跌的房价和大量无人问津的“断供房”,温州政府选择了放弃限购政策,允许当地居民购买两套房屋,这一举动被业界认为是与中国的房价调控政策背道而驰,但实施了一个多月,至今仍然没有被叫停,显然已经得到了中央的默许。

陈宗瑶:“政府可能不愿意把它跌下去,因为跌下去以后可能对各方面有些动荡,开发商现在和政府只能把房价挺住,因为中国政府现在它们的GDP也就是靠房地产或者是征地啊、强征或强拆,所以它必须把房地产给撑住。”

然而,温州政府对限购令的“松绑”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温州房价下跌依旧。虽然中共国家统计局强调,温州是大陆70个大中城市里面,唯一一个房价下跌的城市,但专家认为这种说法并不符实。

金融分析师任中道:“因为大陆的学者也好,还有海外的媒体也说了,二、三线城市空城、鬼城已经遍地了,上百个城市都是这种状态,从卫星的图片上来看,从大陆媒体实例报导上来看,它不是一个独有现象,是一个普遍现象。这只是一个先兆,一个苗头,陆续还会有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另据中共喉舌央视《经济半小时》报导,深圳近两年也出现了同样的断供潮。

陈宗瑶:“全国各地其实很多地方已经发生了,包括我有些亲戚朋友,在外面买了房子搞投资的,现在想抛出去都没人要,不管赔多少它都没人要。现在整个房市已经影响全国了,不可能只有温州。”

目前,专家纷纷预测,房价下跌以及断供潮将有可能逐渐席卷全国,引发金融风暴。万科董事长王石9月份连续三次通过微博警告百姓警惕房地产泡沫,可见大陆房地产现状真的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