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审薄 逗你玩儿?

【新唐人2013年8月25日讯】【热点互动】(1026)审薄 逗你玩儿?中共避重就轻,忽略薄熙来杀人和预谋政变罪行。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薄熙来的审判已经进行了两天,在这个案件受到海内外关注的同时,很多人在议论,到底中国官方的微博直播算不算直播?薄熙来在当庭的不认罪是不是翻供?另外,中国的司法是不是在这一次得到了进步和公正?

那么与此同时也有评论认为,这一切不过是中共又一次精心导演的一场戏而已,只不过是逗你玩儿,不能当真。那么审薄是不是一出戏?您对此有什么样的观感和评论?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646-519-2879。

今天我们有三位嘉宾和我们一起对此评论和分析,一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一位是评论员曹长青先生和评论员赵培先生。首先我们想请问一下李博士,您在看了这两天对薄熙来的审判之后有什么样的观感?

李天笑:最大的观感就是中共通过对薄熙来的庭审,把一场对中共的巨大冲击转变为一个为中共涂脂抹粉的闹剧,这么一个过程。具体说有两点,一个是避重就轻,我们知道薄熙来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冷血杀人犯,他杀法轮功学员,通过空难杀他的政敌,他杀被他污辱过的女性,他还杀很多的人。那么这样一个杀人犯,中共把他的杀人罪行贬低、淡化为一个经济犯罪和职务犯罪,这个是中共避重就轻的一个关键点。另外,对于谋反、政变、叛乱这一点来说,又会让很多人看到中共的崩裂、分裂,这对中共维稳等等都不利,这个中共想极力的隐瞒。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美化中共。我们知道薄熙来是只死老虎,但是现在他最大的价值是什么?他最大的价值就是中共要利用他这种表演能力来为中共的所谓司法公正做一个突击。那么在这场闹剧当中我们看到,一方面中共把他的罪避重就轻了;另外一方面,薄熙来得到了他可以不死的承诺,有恃无恐,得到了一个定心丸。这样他就可以在芝麻绿豆这些小事上你来我往的这么搞,这样的话就让很多人都受到蒙骗,觉得这是一场公平的司法审判,中共还是有一点司法、法治的意味等等,这样就起到蒙骗的作用,使得中共能够延缓,这是它主要的目的。

主持人:那接下来请问一下曹长青先生,这两天对薄案的审判,您的评价是什么?

曹长青:当然总体的评价还是共产党演一出戏了,就像你刚才在导播之前强调的,还是一场戏了,演戏给大家看。因为共产党这种法庭,法院是共产党开的,法庭那个舞台是政府的,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谓审判长、法警啊,都是道具摆设而已,是一场戏而已。但是这场戏刚才天笑也说了,共产党主要目的是想美化自己,你看我们有法治了,我们也反贪腐了。

其实这个案子让人想到了几年前薄熙来做重庆市委书记的时候,处决司法局长文强的案子,当时共产党处决文强就想获得──你看,用这个方法来显得我们共产党反贪腐。但是那个案子让人看到了共产党的司法局长、原来公安副局长文强所代表的司法,什么司法?完全是贪污枉法!

今天薄熙来这个案子,虽然共产党想美化自己,老百姓却看到了薄熙来就代表了共产党。我们为什么这么说?18个月之前,去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薄熙来是西装革履、正襟危坐、谈笑风生啊,而且通过打黑、唱红啊,代表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形象的样版,今天,一年半之后,他成阶下囚了。

今天从有限的拿出来的证据、证词就看出来,他贪污很多的。刚才天笑说了,是避重就轻,就这个“轻”都2千多万人民币!所以今天我们看到薄熙来是代表共产党的完全的一个“真实”,这些高官们在位的时候道貌岸然,但是他们真正的形象,真正的本质都是贪官。

而过去这30年来,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就有420万党政官员被处罚的,其中从过去10年,也就是十六大以来,中共部长以上的干部,部长以上的高官被处罚的就有72个。你像公安部长陶驷驹、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海军副司令,包括政治局25个成员,现在超过10%被查处,陈良宇、陈希同,包括现在的薄熙来。所以整个共产党的形象,我们看看,共产党的形象就是薄熙来的形象,薄熙来代表共产党,他是共产党的一个袖珍版、迷你版,表面说得好听,背后什么坏事都做。

他在重庆市打黑,打黑什么?好像是我打击黑社会了。《纽约时报》的评论说了,他在重庆打黑,但本身的做法就像黑社会的头子;他在重庆唱红歌表示什么道德形象,他本身完全不道德,贪污、腐败、搞女人、二奶,无恶不作的。所以我们今天看薄熙来案子它的实质,今天好像审判了一个薄熙来,其实是审判了共产党,告诉老百姓共产党是个什么样子,什么样的本质。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接下来我们想请问一下赵培先生,您认为审薄是不是一出戏?

赵培:戏,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是真的,是假的。那么大家看薄熙来所犯的事情,重庆的唱红打黑他是犯了罪,在辽宁的时候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是犯了罪。这些罪是真真实实发生的,而现在没有审,就证明这是假的,这就是一场表演。甚至对中共来讲,薄熙来和周永康谋权篡位本身也是实实在在的罪,对中共自己体制内就是一个真实的罪,但它又没有审,那么还是假,从头到尾的过程就是一场戏。

我们看到最可笑的是在这场戏之前,中共还要把观众给清理清理,要凭票入场,它在微博上定性、清理很多敢于说话的记者也好,公知也好,对一些有背景的公知采取达成协议的底线,特别在薄熙来公审之前,甚至把“秦火火”和“立二拆四”直接给抓起来,来恐吓所有的观众,安安静静看戏!所以这本身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假。那么薄熙来不管在上面怎么跌宕起伏地演出,从头到尾还是一场戏,人家剧本有了,只不过是照着剧本在走。

主持人:谢谢赵培先生。刚刚李博士您谈到了,真正的重罪他们并没有起诉,那您认为为什么这样的重罪,相对于贪污2千多万来说,他们不认为是应该起诉的呢?

李天笑:贪污腐败在中共官员内部比比皆是,99.9%吧!这个是没有什么可以多做文章的事情,所以把这些不能做文章的问题拿出来大做文章,那么说明实际上就是把薄熙来这个事情给淡化了,不让他有很重的惩罚。

但是实际上这两宗罪,就是我们刚才提到了,漏掉的,一个是谋反叛乱,这个罪如果要提出来的话,那就是把中共高层的内斗这个东西和它的撕裂,把它放在民众的面前,那么就跟中共现在提倡的所谓和谐社会,还有维稳这些东西完全相违背的,整个把中共内部趋向崩溃的这种内斗的剧烈程度展现在民众面前,这个中共是承受不了。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觉得还更严重,从二次大战以来,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点,比纳粹德国的暴行更为残暴,为什么呢?纳粹那个时候的集中营,它还是用各种方式,比如把人用毒气毒死;而它(中共)是在人活的时候,把人的器官摘除,就是把这个人给杀了,而且不是杀一个,大批的杀。

那么这种情况一旦公布出去的话,第一,在中国民众面前会引起巨大的震动;第二,在国际社会也会引起巨大的震动。这样的话,将使中共的合法性荡然无存,中共可能马上就崩溃。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它绝对不敢把这两种罪提出来,因为这两种罪实际上是跟中共的存在,跟今天它的苟延残喘是一损俱损的,它保薄熙来就等于保它自己,它如果要定罪薄熙来就等于定罪中共自己,所以说它不敢这么做。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审薄 逗你玩儿?”是不是真的像有人说的,是逗你玩,不能当真。那我们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钱先生,钱先生您好。

纽约钱先生:安娜你好。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戏啦,是做给老百姓看的。我们首先分析一下,重庆原来的公安局局长叫文强,被枪毙了。薄熙来犯的罪要比文强大十倍,杀的人要比文强杀的多,贪污也比文强大得多,所以他要是不死的话,中国是没有法治的,在欺骗老百姓。谢谢你们。

主持人:谢谢钱先生。我们再问一下曹长青先生。曹先生,如果我们说这是一出戏的话,您觉得这次中共它在导演媒体这一部分的话,表演得如何呢?

曹长青:当然我们看到中共官网媒体基本上是配合这场戏的,而且是敲边鼓的,为什么这么说?你看中共媒体两大倾向,第一个就是强调,包括人民网、新华社网都在强调这次微博直播了,中国司法进步、司法透明化等等,根本就不是这样!

“微博直播”这个词儿在薄熙来这个案子审理之前,全世界没有这么个词儿,今天说直播,直播就是电视直播,电视直播就是同步啊,而且电视是可以在现场的。微博它不是电视啊,而且中间经过别人纪录、文字输入、选择哪些、用哪些、不用哪些,全部是人为控制的,怎么叫直播呢?这是荒唐的!我觉得就像刚才大家提到这场戏,戏怎么可能是透明的呢?怎么可能是进步的呢?还是戏嘛,还是政治表演而已。

第二个,现在薄熙来经过第一天的审理,他全部翻供、狡辩,在这种情况下,当天晚上中共官方媒体就一面倒的来批判薄熙来,什么贪污、腐败、狡辩等等,全是痛斥,没有任何一点文章为薄熙来说话,包括中央台的报导也没有一句话为他说正面的,甚至连翻供的词儿也不提。

这种情况下,按照西方来说,在法官定罪审判之前,薄熙来无罪定论的原则,西方法治两大基础,两大根本,一个是程序正义,一个是无罪推定。按这个的话,薄熙来判刑之前应该是无罪的,那这些中共官方媒体等于给他定罪了,为什么?共产党的媒体已经长期习惯了按照中共中央高层的旨意来作文章的,而不是根据事实的。它一看薄熙来第一天翻供,全面抵赖,根据中央第二天的表现来看,不再有微博直播了,中共高层改变意见了,那中共的媒体马上就敲边鼓,马上一面倒地攻击薄熙来了。

从中共这个媒体表演来看,无论是强调司法透明,还是强调薄熙来如何有罪,都是表现了中国媒体还是宣传,而不是把新闻做为专业,而且还是共产党的喉舌,而不是根据事实来讲话,所以还是这场戏的一个筹码,一个摆设而已。

主持人:好,谢谢曹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审薄,逗你玩儿?”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您对审理薄熙来案有什么样的观感和评价?也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和其他观众分享。

我们接一下在线的赵培先生,刚刚您谈到这的确是一出戏,那么如果谈到戏的话,那您认为这次这出戏有没有穿帮的地方呢?

赵培:首先,在第一天薄熙来一出来大家惊呆了,因为他身高一米八六,在他身边站了两个刑警竟然比他还高,这就是中共戏台上的一个搭配,一定要显示出刑警押著薄熙来。香港媒体聚焦的当时发现这两个刑警的警号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被找来演戏的。另外,薄熙来头一天在戏当中也表现的十分吊儿郎当,跷著二郎腿,然后打手势;第二天这个戏全部没有了。

而且还有一些穿帮的地方,比如说它是的微博直播是删减版,你通过公诉这个讲话可以看得出来薄熙来在庭上大力指责揭发谷开来吸毒,公诉人员说她没有吸毒,她的证词都是可靠的。

这里面还有一个最大最大的中共一直在掩盖的地方,就是薄熙来贪腐涉及到500万,说当时是一个涉密工程,居然说我当省长之后我就没有管。结果揭发他的那个人说你一直在管,这是你直接负责任,而且500万我也一直在跟你说。为什么薄熙来又否定一直在管这个项目,同时上级拨款给他?涉密工程无非是军事的、司法的或者是行宫别墅这一类工程。

第二点,军事工程一般轮不到市委书记来管。所以我们做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个工程是在2000年,2000年前后是中共镇压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高峰期,当时全国各地大力兴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而且在大连甚至后来出现了尸体加工厂,在辽宁也出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场所。

那么它这个涉密工程是不是一个扩充劳教所,或者是修建地下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这个都是问题。中共为什么不把这个交待?这可能就是这出戏为了掩盖事实真相的一个遮挡的部分而已。

主持人:好的,谢谢赵培先生。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中国大陆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大陆陈先生:您好。这其实不是演戏,它们内部现在斗争得非常激烈,它不是演戏。因为它现在怎么审薄熙来呢?它不好审,薄熙来唱红打黑,你能说他唱红打黑是不对的吗?那你习近平延续毛泽东的那一套在走,打击腐败,那薄熙来唱红打黑是对的,那你习近平算不算对呢?

比如说经济,说他贪污2千多万,那你习近平家产有2亿,温家宝的家产有100多亿人民币,那你一个亿万富翁有什么资格去审判一个千万富翁呢?你说薄熙来有千万资产是来路不明;那么你习近平和温家宝的亿万资来路就明吗?所以它搞不清楚。

现在薄熙来他顶是对的,他千万不要学彭德怀和林彪,彭德怀就是当时写了个检讨,当时如果他来硬的,跟毛泽东顶下去的话,还是有人支持他的。那么他现在顶是一个好事,不能退让,共产党只有跟它硬顶,共产党它这条破船它撑不了几天的,他这样顶下去闹下去的话这是好事,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愈闹愈大愈好,它这条破船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那我们来回应一下中国大陆陈先生他的说说法,李博士?

李天笑:刚才陈先生讲这不是一场戏,因为内斗很厉害,亿万富翁不能审判千万富翁。当然了,薄熙来肯定不是千万富翁,日本的媒体就说他有60亿美元。那么如果假设中共高层其他人也有这种类似的问题的话,那么实际上就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说你用经济犯罪,用职务犯罪这个东西来起诉审判薄熙来,是打不中薄熙来要害,必须要用杀人罪或是谋反罪、判乱罪等这些东西来起诉他。

还有一点能说明一个戏是不是好,我觉得中共这次它有恶搞和正搞两种,我们知道恶搞就是用嘻笑怒骂或者是用一种出丑的方式来搞,但它这次还不是这样,这次它露出了一些马脚,它没有搞好。它是想一本正经地搞,严严肃肃地搞,想搞一出好像模仿西方的这种方式来审判薄熙来,但实际上它做不到这点,因为中共的司法是在党的领导下,党的司法是有很多漏洞的,这些漏洞被薄熙来抓住了,所以就进行翻供。这个地方实际上也是中共司法的不公和它的腐败和中共体制所造成的。

主持人:曹先生,您刚刚谈到了中共的两面性,那么对这位观众朋友他所提到的观点,您如何回应?第二个问题就是您认为导这部戏的导演他的意图是什么呢?

曹长青:我们看导演这出戏的话,还是我刚才强调的,想告诉老百姓我们共产党是反腐败的,我们是代表正确、光荣、伟大的。但从刚才中国大陆这位陈先生的讲话中可以看得出来,他代表很多中国民众的想法:你说反腐败,但是问题是你们自己有哪一个不腐败啊?今天共产党的官员,你说处级以上干部拿出来,有人说一个一个都枪毙了,可能会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可能会有漏网的,这个贪腐比例非常高的。

刚才这位陈先生也提到了习近平家族有多少钱,美国彭博社揭露出来说习近平家族有20亿人民币,那是薄熙来的2千万的100倍,怎么不调查呢?另外一个,你像温家宝,《纽约时报》有详细的报导,拿到非常详细的证据资料,温家宝家族有170亿人民币的资产,170亿是薄熙来的2千万的多少倍?将近800倍!那怎么不立案调查呢?共产党用薄熙来反腐的话,根本没有说服力的。

另外,刚才陈先生提到了,在重庆唱红打黑怎么不提了呢?有人说那没法提啊,因为习近平去支持过,中共高官啊、周永康都去支持过,没法提了。其实还不只是他们支持过,现在共产党的体制、共产党的制度、共产党的模式就是重庆模式,就是唱红打黑模式,为什么?你看今天共产党镇压法轮功、迫害基督徒、迫害异议人士,这完全反宪法、反法制,包括一些城管、保安都强行强拆、强行拆毁民房,都是反法制的,它们都是和打黑性质一样的,都不按法制的。

第二,共产党强调什么道德、强调什么伟大、光荣、正确,你看看它的高官,每一个抓出来都是贪污犯,每一个都道德沦丧的,它们整个唱红都是假的,所以为什么它不敢否定重庆模式,就是不敢否定它自己,因为共产党模式今天就是重庆模式。

主持人:谢谢曹先生。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您看了这出戏之后,您有什么样的感想?

赵培:如果中共倒台之后我们再来看这出戏,大家有什么感想?我们现在再看二战时期纳粹,二战之后谁会去审判纳粹当中谁贪污了?谁收受贿赂了?不会!国际社会对纳粹进行追查的是你有没有在集中营里杀过人、当过兵、站过岗、维护过纳粹对普通人权的践踏、对人的屠杀。

那么从现在来看,不管这个事情过程中中共怎么去演这出戏,怎么掩盖,当中共倒台之后,我们中国进入正常的人类社会之后,我们不会再追究薄熙来受贿了多少,或者贪腐了多少,我们只会追究薄熙来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屠杀过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在重庆有没有屠杀过民营企业家,干过这些反人类的罪行,所以我是觉得大家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不要被它这出戏给迷惑掉,烟雾总会散去。

那么我们看到在这出戏当中,它是把薄熙来给抓了,现在它又没有把薄熙来给真正审判,把他所有罪行拿出来审判。那么它们会面临什么后果呢?如果薄熙来被轻放,那么毛左或者很多薄熙来的支持者他们会继续把胡、温往死里头整,而中共的体制里面没有好人,你只有放弃了中共,破除这些权力搏斗,让中国走上一个正常的人类发展、社会发展的道路,这样才会成为一个最平和的体制。

主持人:谢谢赵培先生。最后想问一下曹长青先生,我们看到在中国的人可以说经历了中共无数次的运动,每一次运动之后,大家都恍然大悟,喔!原来又是一次运动来了,又一部分人受到了打击、受到了清算。那么为什么还有人在这一次,比如在所谓的官方微博直播之后,在对薄熙来的评论之后,还有人真的相信中国的司法进步了、透明了、公正了呢?

曹长青:我觉得主要是共产党长期洗脑使老百姓中毒了,而且包括一些知识分子,包括海外一些民运人士都受了毒害,还有什么左派、右派、党内什么开明派、保守派、强硬派,什么程序是不是正义、共产党是不是守法、是不是法制,这些概念都是不相干的,共产党怎么可能守法呢?它本身就是非法的。

今天我看薄熙来的案子就像看文强的案子一样,共产党是个大的邪恶,文强是个小的邪恶,大邪恶跟小邪恶发生冲突,收拾小邪恶。今天薄熙来也是个小邪恶,共产党在收拾他,大邪恶。今天换另外一个比喻,斯大林这个独裁者和希特勒的独裁者两个人打起来了,你说谁对谁错?都是独裁者。

今天你说它谁胜谁败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结束重庆模式这个党的制度,必须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像埃及人民起来革命结束这个统治,没有了共产党,才不会有大大小小的薄熙来,也就不会有这个审判秀、审判作戏了。

主持人:谢谢曹先生。最后我们还有半分钟的时间。很多人认为我们中国人不应该再跟共产党这样玩下去了,因为它是逗你玩,有人说应该像法轮功那样去学习,比如说薄熙来在世界很多国家被法轮功学员起诉,您觉得中国人如何不跟中共玩呢?

李天笑:我想首先要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第二,要记录共产党所犯下的罪行;第三,要用法律、用各种方式来起诉中共的官员,在这个情况下,我想中共灭亡、崩溃就指日可待。

主持人:谢谢李天笑博士,也感谢赵培先生和曹长青先生在线的评论,也谢谢各位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会对审判薄熙来这个事件进行跟踪报导以及评论,欢迎您看我们的新闻以及其它的评论节目,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