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分析中共近期的政治动态

【新唐人2013年8月14日讯】 最近在网路上以及中共的媒体上,一直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声音出来,显示出他们的政治动态。这政治动态可分好几个部分,第一个是反宪政,第二个是公审薄熙来,第三个呢,最近牛泪一直放出消息来,说8月份有惊天动地的大消息,是从北戴河发出来的,我们要来评论一下、分析一下。再有一个消息,那是下一个大老虎,更大一点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一层──周永康,是不是要动他的屁股,要摸摸他的毛了。是不是有那个可能,我们要分析一下。

宪政的思路就是“党大于法”

第一个就谈反宪政,中共统治大陆60多年了,1954年它建立第一部宪法,到了1982年又重建一个“八二宪法”,可这段期间它从来不提宪政,从来没有以宪法为根本大法来管理国家,它管理国家靠什么呢?靠共产党的一党独裁统治。所以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有人问彭真(当时他是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究竟是党大还是法大?他想了一会儿,他说还是应该党大。所以这个法,无论是宪法的根本大法,或是第二层、第三层的一些具体法,都不在共产党的眼里。所以它是否定宪法的,有宪法没有宪政。

直到2012年12月习近平上台了,他在“纪念八二宪法建立30周年”的会议上,提出来要推行宪政。这可以讲,在共产党各个最高领导人中,他是第一个提出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之下来推行宪政。但是时间过去了8个月,现在遭到共产党内部“反宪政派”极力反对,那么它这个反对表现在哪里呢?最近这几个月,密集地在人民网、新华网、人民日报上,写出一系列文章来反对宪政。

我们看看,我们可以找得到的最著名的文章就是杨晓青到马钟成这一系列的文章。杨晓青是谁?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已经退休了,可是她在5月份写了一篇文章叫“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她完全否定了宪政,把宪政当作资产阶级的东西,跟无产阶级不相干。这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那是前3到4天,马钟成写了三篇文章反宪政,他说,“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他认为宪政是一种工具,是美国人用来瓦解社会主义国家、共产主义国家,瓦解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个武器、一个心理武器、一个政治武器。那第二篇文章叫做“美国宪政名不副实”,无法与社会主义兼容。欸!美国的宪法在它的国家,为什么一定要让美国的宪政、美国宪法和中国社会主义兼容呢?他在中国实行反宪政,却反到美国的宪法去了,他反美去了,批评美国了。第3篇就是礼拜四写的,“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

这三篇文章都是登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它没有登在中国的国内版,让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可以看到。这马钟成就是忠诚马克思主义的这么一个人,马钟成写了三篇文章,他批评美国的意味很重,反对宪政。8月1号,王小石的文章叫“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那是有批评俄国的味道非常重。

我们所理解的宪政,它的根本意义就是法治了,用宪法来约束和制约政府,以保护民众的权利和财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宪法的国家应该是有宪政的,要按宪法规定的条文原则去管理国家、管理社会,不存在什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分的,这是共产党这批拍马屁的御用文人创造出来的一些概念。

这里我们就举一位中国有名的社会活动家于建嵘先生,他最近写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这一段,他反击中共的御用文人,批评他们:你们反宪政。他进行反驳,他说:“反对宪政,就是否定人类政治文明。因为这是全人类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宪政的核心价值是保障民权、限制公权,要求任何组织和个人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是现代社会的基本规则,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反对宪政就是在为滥用公权张目,就是在为贪腐背书,就是在为回归封建专制制造舆论,就是企图把中国引向社会动荡。”

但是中共的御用文人他们所理解的宪政,说是资本主义的货色,是用来瓦解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即便在美国的宪政也是垄断资产阶级的工具。那么这些文人的出发点在哪里呢?他们是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维护“党大于法”的这个局面。所以现在大陆出现的宪政的争论,我上面所举到的御用文人是一派,于建嵘这批人是一派,各说各的话。那我们要问中共高层当权者们,你们是怎么看宪政的呢?

现在尽管中共政权名义上有宪法,但从来没有宪政

下面我们来分析,首先我们看一下历史。从1938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曾经通过各种方式介绍它自己对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认识。大陆曾经出过一本书叫《历史的先声》,它的主编是笑蜀先生,这本书收集了共产党在上一个世纪的40年代,抗战还没结束的那个年代,在《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大量发表了社论和评论赞扬西方的民主、赞扬美国的宪政、赞扬罗斯福的四大自由。那么作者是谁呢?作者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郭沫若、茅盾、吴晗。吴晗是一个历史学家,文化大革命时被毛泽东打倒,死了。他们的文章充分反映出上一个世纪的共产党这批领导人对西方民主观念的看法和理想与评价。

中共在1921年建立之后不久,到1927、1928年就开始反对蒋介石,因为中华民国到了1927年由蒋介石统领了。那么他们提出来说蒋介石实行的是专制,可是我们看蒋介石在大陆的时候尽管专制,可是他在理论上、在概念上、在理念上,他没有去否定宪政,他所走的路是孙中山先生提出来的政治发展的三个阶段论,也就是说从军政到训政,最后到宪政这条路,三步路走。

那么现在台湾中华民国已经走到了宪政了,他们实行了总统直选,各个城市的县、市、乡的官员都在选举,并由国会来制衡政府,新闻自由,媒体是自由的,可以监督、批评政府,这已经走上了一个宪政道路。那么这是蒋介石,他从军政到了宪政。

我们再看看周恩来在1944年他怎么讲的?他那个时候批评蒋介石,1944年3月12日,他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大会上演说,周恩来讲:“要实施宪政,就要先给人民以民主自由;有了民主自由,抗战的力量就会源源不绝的从人民中间涌现出来,那反攻的准备,才能真正进行。”“我们认为欲实行宪政,必须先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这是1944年共产党的领导人周恩来的讲话。这些话习近平还记得吗?胡锦涛还记得吗?去问问他们的良心。

那么毛泽东也讲过,1940年2月20日,毛泽东讲《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这篇文章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世界上历来的宪政不论是英国、法国、美国或者是苏联都是在革命成功有了民主事实之后,颁布一个根本大法去承认它,这就是“宪法”。可是毛泽东讲过这个话,他有没有实行宪政?毛泽东亲手制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的宪法,但从来不实行宪政,他搞了反右派运动和文化大革命,按照毛泽东的说法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1982年邓小平制订了82宪法,他又加上“四个坚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共产党领导,他也没有实行“宪政”。相反的,到了89年下令开枪屠杀北京学生和市民,这就是共产党的历史。它们有宪法,曾经争取过要有宪政,但手上有权力以后把这些统统丢掉了、统统忘掉了。

2012年10月,习近平当了总书记,之后他说的更白了、更直接了,他曾经说过“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是习近平讲的。那这个笼子是什么?这个笼子就是宪政、就是法律、就是法治嘛。

我们看看历史,根据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这些中共领袖们一贯食言而肥的历史事实,我们能够相信“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吗?我不相信!因为由谁来管理和掌握这个笼子呢?到现在为止,中共的权力还比宪法大嘛,那些狗屁不懂的、在拍马屁的文人还是在维护中共政权,而全力地反对宪政,还要去批评美国的宪政。所以我上面所讲的这一段,尽管现在宪政在争吵,现在在中国社会、在中国的媒体、在中国的网路上在互相辩论,各讲各的话。

反宪政的辩论突现出中共的统治没有政治合法性

但是我的问题是宪政你共产党打算执行吗?看不出来。那么为什么最近在中共的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有这么一场宪政的争论呢?从今年五月份到现在三个多月了,一直到现在,火势越烧越高,那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宪政的争论已经表明了或者传达了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就是中共统治的政治合法性的危机,大家都认识到了、看到了,因为你不是实行宪政,所以你统治的合法性不存在。这是一批支持要宪政的人的观点,一定要实行宪政、要制订符合中国实际状况的宪法,完全按宪法来管理国家。

现在共产党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个宪法,最新的是82宪法,经过修改过、修正过、又补充过条文,可是中共有实行吗?没有!里面最明显的我们大家都可以接触到的是第35条,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有言论自由、有出版自由、有思想自由、有集会自由、有结社的自由和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这一条有实行吗?你没有实行那你就没有宪政了,所以你的合法性就有问题了。

那么相反的,反对宪政的人他们也看到了这个合法性危机,他们坚持我们根本不要讨论“宪政”,他们认为你“宪政”是要剥夺无产阶级专政的,你是一个颠覆共产党政权的工具,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用的,所以我们坚决反对这个“宪政”,他把它否定掉。

他们也看到这个危机,他们不让这合法性危机在“宪政”这个问题上挑战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所以“宪政”这个辩论,一路辩论到现在把这个问题突出来了。那么习近平也看到要把权力关到牢笼里,他只是讲讲而已,就像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一样,讲讲而已,他要执行吗?不会!这是第一点。

反宪政辩论突显出社会大变动将随之而来

第二点、这次辩论“宪政”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共产党内部包括高层对宪政有两种意见是水火不相容的,谁都说服不了谁。那么这个现象就流露出来,网上就两边各讲各的话,网路上互相争论、指责、谩骂。这个事情在我看来,就说明中国社会变动的前夜发生这个事情。如果中国社会的思想一点都不动的话、一点也没有争论的话,这个社会是不可能动的,这个争论越激烈,那么社会大动荡、大变革就在后头,就要跟着来。

我们再看看苏联的历史,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时代,也就是1985到1991这一段时间,苏联对它的政治制度、思想,以及古拉格群岛劳改营,所有的事实都翻出来了,都在争论了,最后这个社会发动了大变革,苏联瓦解了。现在中国似乎正在走这条路,你拦不住人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

就好像《历史的先声》这本书把共产党过去对宪政的看法、对外国宪政的看法都搬出来了,中共你能否认吗?你只能默认、你只能把它掩盖起来。可是人们指责你,你为什么不按照你的话做?你不去兑现你自己的承诺,共产党就遇到这个难题,你的合法性何在呢?现在在那儿的争论不是孤立的,绝对不是孤立的,它牵涉到政治斗争、社会动荡以及经济的矛盾等等。

公审薄熙来就是习近平和薄熙来之间的权位之争

我再继续谈政治方面的一些其它动态,首先就是公审薄熙来。公审薄熙来这个事情对共产党和目前习近平、李克强这个政权来讲是个非常大的政治问题,不仅仅那三个小cace、贪污腐败等等,绝对不是!因为共产党审薄熙来牵涉到一大帮子,一大帮子的人指的不仅仅是其政治关系,更主要的是他们有他们的思想根源。

薄熙来要走的是藉用毛泽东的路来篡党夺权,他实际上走的是这条路。而这条路是共产党内部很多跟他有同一派想法的人想走的路,要把习近平、李克强赶下去,由他们来掌权。所以走这条路的有薄熙来,有周永康,后面还有一个江泽民,这批人计划要把习近平干下去,最终在名义上借用毛泽东的路来统治共产党和国家,而实际上是要维护他们既得利益,维护薄熙来、周永康、曾庆红、江泽民这批人的利益,所以矛盾就激化了。

网上最近一直流出一个叫做牛泪的这么一个常常在网上披露消息的人的消息。前两天他就讲,暴雨惊雷即将到来。他这是在北戴河写出来的。那么这个事情跟前面的宪政实际上是同步进行的,反宪政的这些文章,就是在这个星期写出来的,而牛泪的文章也是在这几天写出来的,所以说从思想上、从政治上,这些斗争是紧密相结合的。

至于牛泪所讲的大风大雨即将来临,在8月份、在北戴河,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我想不仅仅是薄熙来这一件案子。而现在薄熙来的案子把他揭露得更具体化了,就在前几天,他有一个4千公尺的、很大的一个屋子,在法国地中海的海边,几百万欧元买的这个房子,谁来管?被杀死的海伍德来管。这件事情也把海伍德牵进来了。所以这场风暴再加上宪政的辩论,会不会推动共产党里边更大的变动?我们拭目以待。

牛泪他话是这样讲:“‘天庭’已经达成共识,一周内,最多十天很快就有暴雨惊雷降临,其烈度之猛烈令人震惊;细节之惊艳更让人叹为观止。”他是卖了关子了,他现在不能讲,大概他已经听到一些消息了。那么这更大风暴是不是有可能除了薄熙来之外,还有更高一个层面,那谁呢?据现在网路披露的消息,矛头指向了周永康。

周永康真的要成大老虎

《苹果日报》发表一篇文章,叫做:周永康真的要成大老虎。这个大老虎不是中老虎、不是小老虎,这个老虎比薄熙来还大一号,因为他是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在今年上半年提出来一个看法、想法,是不是做了决策我们不知道,他说过去“入局不死”,你当了政治局委员,你犯再大的也不会处以死刑;“入常无刑”,没有判刑的。习近平这条规矩定下来了,是不是要打破过去“入局不死,入常无刑”这个规矩?如果打破的话,那么下个目标可能就是周永康了。

所以牛泪所讲的是不是就是指周永康?我们根据什么理由来说是周永康呢?在今年上半年,或者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周永康手下一些曾经跟着他走的高官,已经被拿了8个副省级、副部级以及10厅局级的官员,都是跟着周永康走的,这些人统统拿下来了,有的双规了、有的判刑了。那么这样的拿法是为了什么?用习近平的话讲,就是要打老虎、打苍蝇,要收拾人心、党心,最终把底下的根子挖掉以后,你周永康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今天《大纪元》也登了一篇文章,《大纪元》这篇文章指的是国务院卫生计划生育委员会发表了一个公告,有160几家医院涉及到盗卖器官,这里边把军队里边几家医院的名字也曝光了。过去中共一再否认中国共产党的医疗机构、医生有涉及盗卖器官,可是它现在公开承认了。

这个公告出来有什么涵义?又是在北戴河期间,又是在人们要把矛头指向周永康的时候,是不是指周永康你在当政法委书记时的事情,你下令军队去摘器官,并且各地方的医院也要进行配合摘器官。这件事情要算谁的帐呢?是不是可能算在周永康头上?因为你是政法委,你执行江泽民的命令。

政法委在胡锦涛时期几乎是水泼不进、针插不入,胡锦涛对它无可奈何,它几乎要成为第二个中央,它手上有一、二百万的武警部队,它又有超过军费的维稳费用,它为所欲为。

现在这些事情暴露出来以后,说明什么呢?说明周永康是不是正是牛泪所讲的,8月份、10天之后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风雷要来呢?那指的是不是要把周永康抛出来?如果把周永康抛出来,那么就打破了过去入常没有刑罚这条规矩了。共产党要收拾他们。

共产党自己内部收拾薄熙来、周永康这一派,目的是什么?目的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统治,最主要的是为了维护习近平的大位。如果习近平不把这些曾经计划谋反,要把他干掉的薄熙来、周永康的人马清理干净的话,他将坐立不安,晚上睡不着觉,所以这一步棋他非走不可。

清除周永康和薄熙来之后,中共政权就从此稳定了吗?不会稳定的

但是走过去之后,共产党就能稳定了吗?No,还是稳定不了。因为你不可能把所有薄熙来、周永康的那批人马,把他们的人以及他们的思想统统清除干净,因为在社会上还有一批毛左,这批毛左他们也趁著这个时候替薄熙来讲话、替薄熙来喊冤。

下面有一个事情可以佐证挺薄熙来的人正在动作,并且在采取大的动作。就在这个礼拜,山西某个报纸的一个记者跑到香港去举报华润公司,华润公司是什么呢?华润是中国驻香港的一个非常大的商贸公司,它进行能源、粮食进出口,非常大的公司,资产有上千亿美金。

这个记者向香港法院举报华润现任总经理宋林涉嫌贪污,而涉嫌贪污的后台老板是谁?涉嫌到温家宝的老婆、涉及到前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甚至涉及到十七大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

那么人们怎么去理解他们这些动作?在我看来,温家宝跟薄熙来是死对头,温家宝在人大常委会最后一次记者会上最后一个问题就把薄熙来抖了出来,说他要走封建主义、要恢复文革。现在有人把矛头指向了温家宝、指向了吴仪。吴仪也是薄熙来的死对头,薄熙来之所以不能当上副总理,就是因为吴仪不让他接班,吴仪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挡住了,不让他在北京当高官,把他贬到重庆当市委书记。

这批人被一个记者曝光,那么这个事情是真的是假的?我们不知道,但是从这些现象可以看到共产党内部两派斗得你死我活,这两个死对头把共产党闹得天翻地覆。那么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我想应该是在北戴河上,也就是牛泪所讲的8月份会有惊天动地的消息出来。

真的会出来吗?我们不知道,我们拭目以待,因为这个事情牵涉的面非常非常的高、非常的广,所以共产党最终能不能逃过这一大劫,或者是走上了像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在共产党内部斗争之下把共产党斗垮了呢?不知道。共产党内部会不会也发生军事政变呢?都很难预料。但是这样斗下去习近平一定能赢吗?还是未知数。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