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子:中共为什么要反宪政

【新唐人2013年8月7日讯】今天中国大陆各大网路媒体,都转载了人民日报海外版,马钟成的文章:“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他在文章中说:“从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开始,随着自由主义正式浮出水面,宪政理念也开始在中国大行其道。在持续多年的宪政争论中,大体上展示了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思潮的对立。马克思主义学者反对在中国推行宪政,他们认为,宪政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旨在使保障资产阶级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宪法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社会主义中国要拒绝宪政。自由主义学者的立场则相反,他们认定社会主义制度只能导致“极权”、“专制”,而唯有实行“宪政”,才有民主和自由;为了实行自由、民主的宪政,只能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宪法和社会主义制度。两种理论尖锐对立,但在这一点上却取得了难得的共识:宪政只属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无法相容。”

马钟成是个中共的所谓的马列主义的学者,如果是在过去,这样的文章一经发表,那在中国国内赞成之声就会不绝于耳,可是时至今日,这个马学者还在发表这样的文章,结果一经发表,还不到几个小时,反对声,唾骂声却不绝于耳,可见现在的中国人觉醒了,已经识透中共的谎言欺骗了。

按照中共的鼻祖马克思的说法,所谓的社会主义就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消灭了人剥削人的社会财富极大丰富的人民生活极大幸福的社会主义制度;所谓资本主义就是以私有制有基础的资本家当时家作主的人剥削人的经济危机不断暴发的人民极大痛苦的资本主义制度。

当今中国与前苏联一样,就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建立起来的所谓的人民极大幸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将所有的私人财产全部充公,经过几十年的社会实践,占有全世界一半人口的所谓马列社会主义的国家,人民经过浴血奋战推翻了所谓的私有制的社会,经过无私的奉献,经过几代人的辛勤劳动,建立起来的所谓社会主义公有制,结果却发现,所建立起来的公有社会制度,人民并没有享受到这些公有的财产与权力,这个制度并不能保障人民应有的权力,更谈不上什么人民的幸福,所建立起来的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专政机器,并不是用来对付欺压人民的敌人,而是用来对付人民自己,所有的马列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都被这种社会主义的所谓国家主义专政机器给专制,谁也没有自由说话的空间,谁也没有自己自由生活的空间,只能按照清一色的所谓社会主义化的模式去说去做,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原来才发现,所谓的马列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就是一大的集中营,所有的社会主义的国家的人民都是马列共产主义的囚犯。

在这种情况下,在当人民发现自己被马列共产党变成了囚犯的情况下,前苏联人民和前东欧国家的人民,才站起来,才团结起来,才旗帜鲜明的一致发出马列社会主义滚蛋的口号,才齐心协力一起推倒了柏林墙。前苏联等东欧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才在人民的怒吼声中应身倒下。在这些国家,人民觉醒了,人民站起来了,将马列主义的这个幽灵送进了火葬场。

今天的中国与二十年前的前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一样,也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要么继续呆在中共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集中营里,继续受中共邪党的谎言加暴力的国家机器的欺骗与迫害?要么站起来,像前东欧等国家的人民一样,高声呐喊,中共滚蛋,马克思列宁见死去吧,中国人民不要马克思,中国人民要民主,中国人民要自由。

这一天就来到来了,这一天马上就会到来了,正是因为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所以中共就怕得死,所以中共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吹手们,就吓破了胆,前言不达后语的,语无伦次的叫嚣,如果中国要是没有了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就会乱,中国会乱得比前苏联更惨。这些吹手们,以为中国人民还像过去那样愚蠢,以为长期被欺压的中国人民还像过去样胆怯,错了!是他们的愚蠢蒙住了他们的眼睛,是他们的贪欲追随着他们的主子,在他们一边喊著反对宪政,反对人民自由的绝望声中,所有这些中共的死党们都将随着中共的灭亡而灭亡,都将随着历史车轮的滚过而灰飞烟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