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中共酷刑 人类的耻辱

【新唐人2013年6月15日讯】中共喉舌新华网于2013年6月4日报导:中共警察抓捕拍摄酷刑演示图片的法轮功学员,诬称酷刑图片为“伪造”,演示酷刑是“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只能自曝其丑,让人们再一次看清中共罪恶。《走出马三家》、《小鬼头上的女人》的面世,戳中了中共的要害,而刚刚美国万圣节礼品里呼救信的神秘写信人的出现,以及《证词》作者廖亦武先生做客新唐人电视台,揭露中共酷刑,再扇中共嘴巴,使得中共酷刑话题又一次成为全球的焦点。

中共四九窃国,一边周期性的屠杀中国人,一边不断的使用各种酷刑折磨不屈服于中共的国人;一边颠倒是非黑白,美化自己,向全世界撒下弥天大谎;一边继续打击迫害不畏强权,揭露中共罪恶的勇者。中共大量使用酷刑不仅是对中国人的迫害、侮辱,其百般抵赖、否认酷刑,向全世界兜售谎言,企图使全世界对中共酷刑缄口、默认,更是对全人类的亵渎、侮辱。

中共对酷刑的广泛使用如今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所使用的酷刑迫害更是令人发指,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向世人揭露迫害,揭露酷刑,人们觉得那好像很遥远,由于超出自己的想象太多,以至于有些不敢相信、不愿相信。

2013年4期的《财经》旗下《LENS》视觉杂志,刊发了记者袁凌采写的两万字长文《走出马三家》调查报告,揭露了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对女性“被劳教人员”的种种酷刑黑幕: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被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等等酷刑。这种事实详尽、人证物证俱全的报告使大多数中国人如梦方醒:惊叹于酷刑的大量存在,惊叹于酷刑离自己很近。

5月1日,揭露“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黑幕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在香港和台湾首映,并在全球网路同步公映。再次将中共酷刑曝光于中外世人的视野之下。导演杜斌透过12位受害人的口述,再次揭露证实了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蹲小号、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绑“死人床”,扒光衣服被强奸、轮奸等等。魔鬼管教用电棍击打“被劳教人员”的乳房、阴部,插进阴部里电击,往阴道里灌辣椒面,把牙刷插进阴道里旋转,用阴道扩张器扩张女人们的嘴,给她们灌食来污辱她们。

这些对普通劳教人员惨无人道而又家常便饭式的迫害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毫无人性的迫害基础上积累发展的。马三家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近百种,其惨烈程度超出任何正常人的想象,以致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共制造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而“人间地狱”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的酷刑和折磨手段,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却成了向全国各地劳教所纷纷推广的“样板”。全国各地的劳教所,酷刑迫害、强奸、轮奸等恶性事件频发,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致残、精神失常或成为植物人。

面对《走出马三家》的揭露报道,辽宁省政府迅速成立所谓调查组,并迅速炮制《调查报告》,高调否认其罪恶行径,并指责《LENS》杂志“恶意捏造”,“内容严重失实”,同时恐吓被害人,逼迫被害人写保证书,意图封口马三家酷刑迫害真相。这种无耻抵赖、再倒打一耙,栽赃袁凌的做法与中共新华网的信口雌黄、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打击陷害法轮功学员的做法如出一辙,也是中共流氓的一贯做法。

与袁凌相比,《小鬼头上的女人》的导演杜斌则于5月31日被中共秘密绑架,是因为杜斌用纪录片的手法,更直观、更全面的揭露了中共的酷刑迫害,尤其指出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是中共恨的要死、怕的要命的禁区,而杜斌的这种纪录片的揭露,堵死了中共用惯了的泄读大嘴,几乎无法抵赖。既怕又恨的心理驱使,中共于六四前夕迫不及待的再用流氓手段,秘密绑架杜斌,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诬陷杜斌“扰乱公共秩序” ,莫名其妙的“扰乱公共秩序”再现了中共歪曲事实、恶意捏造的流氓面目。而真实的原因恰恰是杜斌拍摄的《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出版的《天安门屠杀》,揭露了中共最忌讳、最害怕的两个领域。

中共作恶不断,不仅从不认罪,反而变本加厉、不遗余力的打击揭露其罪恶的人,这就是流氓的本质。按照中共的流氓逻辑,除了它这个罪犯没有抹黑国家形象,凡是揭露其罪行的都抹黑国家形象了,袁凌抹黑了国家形象,杜斌抹黑了国家形象;当年的高智晟律师抹黑了国家形象,近期要求放过小学生的叶海燕也抹黑了国家形象;法轮功学员将自己遭受的酷刑迫害向世人讲一讲、说一说、让世人看一看、评一评,这都成了抹黑国家形象了。要是这么说,恐怕六四当天北京白天变黑夜,老天爷都成了抹黑国家形象了。中共乃西来幽灵,盘踞在中华大地六十余年,屠杀虐待炎黄子孙,盗取祸乱华夏山河,哪个地方是它的国家,什么时候它还有形象?真是流氓中的极品,无耻到了极点!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每抛出无耻谎言,必有新证据揭其画皮。2012年,一封叠得整整齐齐、藏在一盒万圣节装饰品里的来自马三家劳教所的呼救信,穿越5000英里,从中国进入美国的著名连锁超市Kmart,最后被美国一位有两个孩子的俄勒冈州妇女买回家中发现,这本身便是奇迹。更让中共想不到的是,这位神秘的写信人刚刚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再次证实了袁凌和杜斌以及法轮功学员揭露的马三家酷刑迫害,又一次引起国际传媒的关注和报道。

而新唐人电视台则邀请到了中国著名诗人、作家廖亦武先生做客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由被誉为中国的《古拉格群岛》——《证词》一书谈起,再次聚焦阳光下的罪恶:酷刑黑幕。揭示中共劳改营中的酷刑迫害。廖先生《证词》一书的英文名字是:《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浪漫的名字竟然是能折磨人置于死地的酷刑,甚至让人直接丧失一种连鸟儿都具备的本能:唱歌。而书中每一款人间的美味佳肴的菜名,更是种种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酷刑代名词。余世存先生评说:“在这本著作(《证词》)面前,一切当代汉语里的正向认定都显得遥远,都值得怀疑,一切当代中国的颂歌祝辞、读经一类的号召、甲申一类的文化宣言都显得矫情、可耻。”

中共把劳教所、监狱变成地狱,把人变成鬼,让中国人失去尊严,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中共用酷刑无休止的折磨中国人,不断的犯下反人类罪,却至今招摇过市。这是中国人的悲哀,是人类的耻辱。中共窃取政权的六十多年来,屠杀虐待中国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它欺骗全世界的弥天大谎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它不仅肆无忌惮的迫害中国人,也在毫无顾忌的耍戏全人类。

中共的酷刑迫害不仅与每个中国人息息相关,它离每个中国人都太近,随时会发生在每个中国人身上;中共的酷刑也与全人类息息相关,因为它反人类,与人为敌,挑战人类的基本尊严。当人们知道万圣节的礼物是中共榨取被劳教人员的血汗制成的;当人们知道远销意大利和南韩的服装是那些饱受酷刑摧残,连生理周期都被剥夺的女人们忍受着带血尿的裤子赶制出来的时,当世界各地的人们消费著各种各样的来自于中共的劳改营的商品时,怎能说中共的酷刑与自己无关?当人们知道中共用最无耻、最下流、最变态的兽性去折磨女性劳教人员,劳教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用阴道传书这种方法以保留中共犯罪证据时,怎能说中共的迫害与自己无关,因为每个人都是女人孕育、生养的,这种对女人的酷刑侮辱难道不是对每位母亲的侮辱、对全人类的侮辱?当人们知道中共随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制造“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而无动于衷时,当人们知道中共掏空活人器官,再剥皮烘干,将冤死者的尸体制成标本世界巡展而沉默不语时,难道不是对罪恶的纵容,给邪恶提供市场?当人们无视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而与之交欢,共同做戏时,难道不是助纣为虐、与狼共舞?

中共绝非人类,原本是西来幽灵,在西方无立足之地,游荡至前苏联,被驱逐后,附于中华大地。因其为兽,故仇恨炎黄子孙,虐杀华夏子民。然而其恶行却远不止于中国,而是立足中国,将其剧毒传播至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将全人类都拖入罪恶的深渊。

只有解体中共,中国人才能摆脱苦难,华夏才能重现文明;只有解体中共,世界才能免于红祸污染,国际才能重建正常秩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