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3月20日讯】(新唐人记者唐睿、杨雪采访报导)号称“天下第一村”的大陆江苏华西村前党委书记吴仁宝18日去世,“华西村模式”的谜底也逐渐揭开。

大陆媒体报导,3月18日晚,原中共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因患肺癌医治无效,在华西村家中逝世,终年85岁。

大陆媒体对吴仁宝清一色的赞美,称吴仁宝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建设成为享誉海内外的“天下第一村”。有人说吴仁宝让华西村村民家家住别墅、户户有汽车、人均存款超百万元,学者温克坚《天下第一村的秘密》中,揭露了村民“富有”的内幕。

华西村更象是个人造景点,往往很难见到一个个普通的村民。华西村进出有门卫看守,万米长廊空空荡荡。华西村有几千居民,但是你不太可能随意碰到他们。

华西村在应对媒体和参观者方面太专业了,即使能询问到一些村民,但村民的回答也象标准答案。

大陆企业观察家何军樵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时说:“我是2005年去的华西村,实话实说,给我的感觉村子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然后他们村子那个房子从外观上算是比较好的,但村子用一个围墙包起来,门口有保安站岗,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何军樵同时也看了他们的各种各样日用品,产品质量非常的低劣,价格也不便宜,所以也就没有买。

何军樵:“所以就离开了华西村。但是总体感觉就是很奇怪的感觉,当时就觉得这个就不对,就不像一个幸福村的模样。”

华西村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典型?

何军樵分析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时代背景,本身它的地方处在无锡长三角这样一个地带,也就是处在改革开放的一个早期,具有这样的特殊地域背景。

在当时物质缺乏的时候,能够通过一些手段把经济发展起来,也是很正常的。

第二,凡是不可复制的典型一定是假东西,一定是有问题的,一定要给人们打出一个问号的。改革开放快40年了,为什么华西村没有第3个、第4个、第5个呢?说明不可复制它本身就有问题。何军樵认为这个典型就是假的。

何军樵还说:“其实看历史就能看出来,不只是从1949年以来,天朝推出来的一切国情最后都是不攻自破,都是假的。所以,华西村这个典型,本身就是不靠谱的一件事情。”

新浪网友“张林峰”微博说:【这个社会唯一的公平:死亡】吴仁宝通过打造一条“红色经济链”,建立一个“特立独行”的家族统治的天下第一村。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2004年的研究数据,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 ,而普通村民月入千余。今日85岁的吴仁宝走了,留下这个家天下的中国乡村怪胎。

大陆江苏民主人士顾志坚指出,实际上华西村的富有要打一个引号,对于国家和政府给予的扶持和贷款且不谈,即使华西村有财富,实际上它的财富的90%的支配权都是在吴仁宝的家族中。

顾志坚:“在这个圈子里面吴仁宝就像是中国的老大,吴仁宝是一个特别的,他利用这个政府他也要打造一个样板,所谓公有制的样板,正因为他从上到下学的是一样的统治模式,中国的统治模式被吴仁宝吸收了。”

顾志坚同时分析,吴仁宝把政治口号挂在前面。而正好中共它需要找一个人,搞一个大的样板,实际在这个过程老百姓真的没有什么自由。

网上帖子揭秘说,华西村华丽的外表绝不真实,华西村民被称为“最富有的农民”,只是字面上的富有,他们其实连正常人的标准都达不到。因为他们被集中监视管理,严谨的与外来人接触,连出去村外都要请示。华西村民除了有限的零花钱,其它开销都要村里批准才能拨款,而且一旦选择离开村子,一切财产都要留下。

网友表示,村民出村都要请示,每人一辆奔驰车除了宣传还有何意义?严谨与外来人接触,集中监视管理,这与囚犯何异?宣称的村民财富村民只是使用者不是所有者,所有村民都被绑架成了义务演员,整个中国目前不也是如此吗?

何军樵表示,中共为什么要标榜这个典型,就是要用这些典型骗人。从历史就能看出来最后都是不攻自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