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狗民宿 旅客的另一个家

【新唐人2013年02月15日讯】青年圆梦系列报导(中央社记者黄丽芸台北15日电)一对6年级生的台北情侣到纽西兰打工度假回台后,两人结合异国工作经验,到台东县都兰村开了间纽国风格的“背包狗民宿

许多人走访艺术气息浓厚的台东县都兰糖厂,很难不注意到邻巷矗立的一栋粉红色异国风民宿背包狗”,门口还彩绘著一只大型黑色拉不拉多犬,是纯朴都兰村中的一处亮点。

“背包狗”民宿主人凯杰和Party(化名)两人在创业同时,也决定结为终身伴侣。

凯杰说,两人交往时一起到纽西兰打工度假近1年,做过许多种工作,但唯有换宿工作是他们觉得去纽西兰的最美好时光,虽然每天要帮忙打扫和整理房务,却可认识不同人、交到很多朋友。

另外,换宿工时每天仅3至4小时,其他时间可让他们尽情享受在纽国滨海小镇的惬意乡村生活。

凯杰指出,两人在纽国后期就开始浮现开民宿的想法,回台后经常互相讨论,两人可以一直聊到睡前、甚至做梦,概念已经具体到连颜色都确定了。

但他认为,直到民国99年3月来到都兰换宿,发现这里和纽西兰很像,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便决定在此停留,没想到当地朋友一周内就帮他们找到房子,真的是“天意”。

“台湾旅行环境对‘一个人’不友善”,凯杰表示,想创业开设“背包狗”的想法很单纯,因多数台湾民宿少有单人房,常需高价订双人房居住,因此认为可引进国外青年旅馆方式,住房采人头计费、价位平易近人,同时还有一种“人与人互动的氛围”。

他说,“一个人来到‘背包狗’,不会是一个人回去。”,很多旅客返家后,都还会和他们及相识的民宿室友保持联系。

台北教育大学音乐研究所硕一生吴佳祐表示,透过同学介绍“背包狗”后,已前后去住过3次,从原本觉得单纯、无聊的地方,进而发现是个有趣又放松的民宿,他说,会一再想去是因为民宿就像“家”,不但可以分享大家的故事,还有精神上的支持,现在回“背包狗”是去看朋友。

吴佳祐说,凯杰和Party两人和大家不只是老板和顾客关系,细心的凯杰主要负责处理一切照顾大家的事情,感性的Party则会和大家聊天、分享心情故事。

他浅笑说,主修声乐的他去年举办大学毕业演唱会,凯杰和Party竟专程从台东赶到台中去听,他们意外现身,令他相当感动。

“背包狗”自99年5月正式成立以来,不但吸引来自国内外旅客投宿,这间身处都兰小乡镇的异国民宿里,也谱出许多动人小故事,同时也是公共电视和原民电视台的戏剧、节目拍摄场景。

作家王文华曾撰文描述“背包狗”是给“三失(失恋、失业、失去人生方向)”的青年旅客停靠的地方。

凯杰认为,这是因为此处有相聚空间、人际互动热络以及住宿室友活泼等特点,让心中有缺口或在现实中无法抒发心情的三失旅客,可在此和一群陌生人放心分享心事,同时透过主人的穿针引线介绍,让客人串在一起。

他举例说,像是一度失去人生方向的女大生幼童(化名),当时高中念音乐系的她却遇到人生瓶颈,思考是否要继续走音乐这条路,却在此遇到西尤乐团并交换想法,入住第4天就说自己找到人生方向而返家,但那一年她陆续来了4次,还在民宿墙上留下墨宝。

Party说,“背包狗”的精神就是希望为每个人带来欢乐和正面能量,虽然繁忙的工作有时会掏空她的能量,但因为老公的体谅和旅客的支持,才让她可以保持热情不减。

他们两人不但在脸书上成立“背包狗”粉丝团,还举办小型家庭日、年度北中南粉丝见面会和环台拜年之旅,为的就是和各地粉丝联系交流,“背包狗”的过客却都是他俩生命中重视、重要的朋友。

考量主打平价收费的“背包狗”营收有限,他俩决定开设第二间“监狱民宿”,同样主打纽西兰民宿风格,同时,两人还一起重返校园就读台东大学休闲事业管理所硕士班,盼结合所用、所学,一起圆梦。

“背包狗”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互相疗愈的地方,不需要刻意,也不需要营造,就是如此自然、轻松的发生,每个旅客在此获得能量,重新出发,所有伙伴不断彼此加油打气,凯杰和Party则带着背包狗的精神,持续帮大家补充电量。

这对年轻夫妻毫无创业经验,却成功打出民宿名声,凭借的其实是他们的软实力,凯杰和Party的组合就是理性与感性,他俩才是“背包狗”的精神象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