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十八大突显中共全面大崩溃

【新唐人2012年11月15日讯】共党十八大在一百四十万军警和红袖章的誓死保卫下提心吊胆的召开了,十年毫无作为的胡锦涛哭丧著脸下台了,被传说的一会儿死了、一会儿成了植物人、十八大后又会被抓捕受审的江泽民也嬉皮笑脸的参加了大会,使得一些巴望着平反六.四的人大失所望。胡锦涛是老调重弹,仍然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并且还强调任何的改旗易帜都是邪路,仅此一句话,就又把一些欺骗着胡、温、习、李联手搞改革的人绝望了。

接下来胡锦涛又自吹自擂的保鲜、八耻八荣之类的科学发展观,当然这是要作为他的十年的政治资产写进党章的,虽说什么也没有干,留下几句话作为身后铭,至于是耻是荣那就留给后人去评说了。通常来讲对于一个离任的人的工作总结,应当是由继任者来做,最能够实事求是的做出总结的那就是最广大的民众和作为民众代言人的各种民间团体、会社。

由一个即将卸任的人做自己的工作总结,那就好比法官在宣布判决前的让被告做最后的陈述一样,此时此刻的被告,必然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极力地表白自己的无辜、清白,以求得无罪释放、或者是轻判。像谷开来那种被判了死缓后大赞审判的公平和司法独立的人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胡锦涛讲了整整一百分钟,内容包罗万象,大致给人们三个印象。第一,是党内团伙林立,内讧激烈,中国社会矛盾是激烈尖锐,所有问题的矛头指向就是共党,再加上共党与国际社会的准则是格格不入,形成的政治、经济、道义、伦理的种种矛盾,都被胡锦涛罔顾事实的说成是他十年当政所取得的巨大功绩。

第二,是长篇大套的语无伦次,明显的是在对各帮各派的势力在左右逢迎,都不得罪,说明了各个利益团伙已经形成了相当的势力,形成了气候,证明了党内的分裂已经成了定局,无法统一,也无法团结,只能是在利益的衡量之下求得暂时的平衡和表面的平静。

第三,把所谓的科学发展观吹捧成为理论,抬高到了今后全党的指导思想,与邓小平的猫论、过河论和江泽民的三代表并列,并且极力表示不后退、不改旗易帜、不动摇、自信,然后又对继任者强调坚持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加强党的领导,至此民间盼望的政治改革之路就全部的堵死。

同时我们还可以断定一点,胡的这个报告事先是要征得习近平和下一届政治局成员们的同意的,所以习近平和他的政治局常委们也不会进行政治改革。对于民间所痛恨的共党的腐败,胡锦涛许了一大堆根本无法实行的愿推给了习近平,又表白在他的十年当政期,人民的收入增加了一倍。并且还预测,习近平如能也当政十年的话,那么十年,以后人民的收入还要增长一倍。他只是没有提到,在过去他当政的十年里,民生的物价上涨了多少倍,现在在现实经济依然崩溃了的情形之下,今后物价还将上涨多少倍。

每次共党们是鸡飞狗跳的开会,耗资巨大,各团伙的各种人物都极力的要在电视镜头前表演一番。其实熟悉共党体制的人只注重两个内容,一是这份报告的内容;二是常委上的名单,尤其在发现了这份报告了无新意,从头至尾是套话连篇的时候,也就对共党高层谁上谁下兴趣不大了,反正是换汤不换药。

僵化的共党机制、一党专政的体制注定了共党的接班人只能是奴才,不可能是人才。奴才们还要制定出个指导思想,于是下一届的奴才们就必须唯唯诺诺的执行,在唯唯诺诺的执行中,又制造出新的奴才指导思想去强迫下一届唯唯诺诺的执行。奴才指导如何做奴才,于是党老板就一届比一届更奴才。

马列毛是仍然提,胡的报告中通篇是马列毛的延续,胡唯唯诺诺执行着马列毛邓江的指导思想,习也就必须中规中矩的接受马列毛邓江胡的指导思想,虽然这一堆指导思想是相互矛盾,不能自圆其说,既无逻辑性、又根本够不上理论,也只能在左右逢迎,在夹缝中去自保生存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唯奴才们没有,主子的个性就是奴才们的个性,当主子多了的时候,奴才们的个性也就多了,多到了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步上。胡锦涛能够在毛邓江三代元老和不知道多少个派系的争斗中熬过了十年,虽然没有人说他好,也算闹个全身而退,也算个奇迹了。如果在指望着他在这十年中能有丝毫作为的话,那就绝对不是胡锦涛所能达到的了。

大会开始的第一天,所有活着的元老们都现身在主席台上,共党所要表现的就是一个团结胜利的大会,而实际上所表现的那就是个个利益团伙较量的结果,没有输家也没有赢家,在打群架中各团伙是互有损伤,在重新调整的利益分配以后,各团伙也做了些妥协和让步,抛出了个牺牲品,例如像薄熙来,丢车保帅,同在利益的驱使之下暂时和谐一下。

另外的可能性那就是下届常委的名单尚未最后敲定,人选上是仍有争议,元老们露面是施加压力,要确保自己人能够进入常委,所以常委的名单不到大会的最后关头是谁也无法断言的,实际上谁上谁下根本不值得人们去注意,胡锦涛已经是把话说绝了,人们也不太相信共党里会有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

时间已经是公元两千零十二年了,中国民众和世界人民一样从头到尾的看到了美国刚刚结束的总统大选,两种政治制度造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三十多年前,共党喜欢说,东风压倒西风。太阳也确实是每天从东方升起,而西半球的美国却是刚刚进入了黑夜,然而日光首先照耀下的中国大陆却是黑暗的。

民间有句话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所以就连习近平和李克强都把自己的下一代送到美国去了,不知道此次参加会议的党代表们和新的中央候补和正式的委员们当中,有多少人是持有外国护照。胡锦涛的一百分钟的云山雾罩,据说被多少次的掌声打断了,除了反应出共党们的奴性和愚蠢以外,对于持有外国护照的代表和委员们则是事不关己、逢场作戏而已。

十八大开会的当天,美国政府对中国大陆出口到美国的平面版做出了征收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的决定,又对中国制造的钢管征收反补贴税,两项决定是立即生效,而第二天欧盟就宣布,对中国制造的平面版是否有政府补贴一事要进行调查,一旦属实也将提升进口的关税。

十一月的八日,正当胡锦涛在做着好话说尽的报告的时候,又有四名藏族的僧侣自焚,抗议共党对藏人的镇压和对藏区的破坏,而前一天,达赖喇嘛访问日本,对媒体发表演说,其中提到希望共党通过十八大可以进行政治改革。看起来这个十八大除去共党赃官们是雀跃欢呼以外,令所有的人绝望。十八大之前,共党放风说将对党章做重大的修改,随即就被人们点破,不过就是把马列毛从党章中去除。

本人也曾提过,与其去毛不如批毛,但是出乎所有的人的预料,大会开幕后的一个仪式就是向毛邓这批死了的魔头、屠夫们默哀,死了的就是死了,死了多少年以后,突然又想起来默哀,不知道这又是哪家的习俗。但目的是明确的,去毛但不批毛,而且是仍然终于毛,同时这也是安抚毛派和太子党们,足见胡锦涛为了左右逢迎都不得罪,确实也是煞费苦心。

可是不彻底的批毛,毛当政的二十七年中残害的上亿条无辜生命的罪恶包袱,就要由共党一届一届的党老板们去背着。邓小平的所谓理论写进了党章,李鹏这个屠夫就有胆参加十八大,于是八九六.四大屠杀就仍然不可能进行独立的调查和惩办凶手;江泽民的三代表写进了党章,那么对法轮功的镇压就不可能停止;胡锦涛在这次大会上,把他的发展观写进了党章,于是八九年三月十日拉萨大屠杀,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拉萨大屠杀,二零零九年七月乌鲁木齐的大屠杀的罪恶包袱,习近平就必须背负起来。

有人说,习近平是自由派,许多人对这个评价是不以为然,理由很简单,既然是个自由派的人物,又为什么不但要趟共党这滩脏水,还要往自己的身上套枷锁,背上邓江胡的三个沉重的罪恶包袱,走上他们三个人指引下的死路呢?

德不足以为楷模,才又不足以服众。面对着一个烂摊子,自己又做不了主,去如何收拾,既然身为太子党,不如逍遥自在的做贵族。老子或许被党看作是英雄,儿子又何必要让国民们骂混蛋呢?在共党这种体制里,不能独立自主的生活,不能不做奴才,不对人民犯罪,不能明哲保身。

贪腐人人恨,共党也知道贪腐要亡党,谁贪腐谁亡,共党贪腐共党亡,国家不会亡。贪腐不是亡党的唯一因素,共党注定灭亡的因素是太多了,对于各族人民的屠杀、镇压不断,暴力执政、暴力维稳的结果,必将迫使人民不得不放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最终走上武力的反抗和全民大起义之路。

从来说是打人一拳、要防人一脚,共党伤人太重,已是防不胜防了,这次的会上又拿出了官员申报财产的话题,不过就是随便聊聊,最后不了了之而已。其实温家宝应该利用这次会议,说清楚他的家属的财产状况。十月二十六日的《纽约时报》揭露出温家宝家族有二十七亿美元的资产,温家宝也作出了一系列的反应。

首先是否认,然后又表示可以公开家产,继而又请律师到香港发表声明,然后又说对《纽约时报》保留起诉的权利。这一连串的动作全是虚的,首先这个否认,但是并不表示温家宝家族没有这二十七亿美元,公开家产是多少,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但是温却没有做。

请律师发表声明或者在中国大陆让中国人民都听到,或者就是去美国让美国人民都听到,选择在香港发表,同时又封闭了大陆的网路,显然就是舞私有弊。既然《纽约时报》是在造谣,那就去控告他,还自己的清白,又为什么要保留自己起诉的权利呢?

半个多月过去了,温家宝的资产是否有二十七亿美元仍然是个谜,《纽约时报》发表了这篇文章以后,引起了中国人对此事的评论,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深知共党的贪腐,同时也相信法制自由国家的私营媒体的真实性,普遍的认为温家宝在家族财产上必须对人民要作出一个交代。

而相当数量的中国人则表示相信温家宝会有这笔资产,理由是作为温家宝下属的铁道部让刘志军贪污了几十个亿,而刘志军下属的运输局长又贪污了二十几亿美元,那么温家宝贪污的就应该是更多了。也有人认为这是共党内讧,有人故意给温家宝栽赃抹黑,更有人认为是鉴于同样的原因,有人故意夸大了温家的财产。

而本人则坚持认为,贪腐一块钱是贪腐罪,贪腐二十七个亿是贪腐罪,都是贪腐罪,没有不同,所不同的是在量刑上,一块钱和二十七个亿的量刑不同。共党已经烂透了,那么共党体制内的任何一个干部,又如何向国人民众去证明自己是廉洁清白的呢?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后的四年任期内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尤其明年全球的经济状况将比今年更严峻,但是奥巴马却是信心十足,首先认为继续缩减政府的开支,创造就业的机会,减低失业率,同时对富翁们征收额外的高额税收,努力促进经济的复苏。到了二零一六年将现有的国债减少三分之一,这就是他在今后四年之内要做的事情,简单明了,没有套话和官话,美国人民也认为这些都是切实可行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就选他连任。

反观中国的大陆,首先是没有人选举共党来当政,六十多年,共党的倒行逆施,使共党处在了所有问题和矛盾的风头浪尖上,共党无诚信、无公信,每天面对着至少五百起的民众抗议事件,经济崩溃了,国债巨大,人均GDP仍然排在世界的一百二、三十位上,也就是说人均创造的产值不足两千两百美元,又何来的人均收入三、四千美元呢?

中国大陆依然和三十多年前一样是个贫困和落后的国家,城乡的差距和贫富的差距,排名世界第一,税收之高排名世界第二,全民医疗健保在世界排名是倒数第四,而矿难死亡率占全球的百分之八十,大学的学费是全世界平均学费的三倍之高,而六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上,近十亿的人口没有任何的社会保障。

共党行政开支占全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这其中包括了每年一万多亿的三公开支。在欧美国家,每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八是花在了全民的医疗教育和公益的事业上;在印度这个比率是百分之五十七;但在中国大陆,这个比率仅仅是百分之九点二。

在国民的收入方面,欧美国家的国民收入占GDP的百分之六十二;非洲国家的比率是百分之四十;中东国家是百分之三十五;中国大陆仅仅是百分之八。在贪腐驱使下的暴力执政,还造成了三、四千万的庞大的冤民大军,而这个数字每时每刻仍然在增长之中。

这些就是胡锦涛所交出的班,看起来所有的话都被胡温说过了,无论是套话、谎话、官话、废话和好听的话,说的确实是太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接班的习李却是沉默的。通常来讲,交班下台的人不用说什么话,好与坏,对与错,现状是什么样的,问题出在了哪儿,自然是有公论的。

如果想为自己树碑立传,可以去写回忆录,而此时此刻,人民想知道接班人对现状的看法,接班人打算去做什么?接班人有什么计划?且无论是三年、五年、十年,打算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面对现实的一些问题,解决的办法又是什么?人民有知情权,想要知道这些是合情合理的。

可共党的事情永远是反常的,下台的人说了个口干舌燥,而上台的人却又一言不发,即便是说话也是官话、套话,没有实话,更没有自己的话,可是中国人还要紧密的团结在以他为首的周围,为什么要这样呢?没有人能做出合乎情理的解释,只有中宣部在说党永远正确,然而这个永远正确也已经到了全面大崩溃上。

正确的东西就是得民心的东西。例如精神、道德、心灵的崇高和美好,创造美好生活的能力,谦卑待人、乐于助人的品德,为了道义和公正敢讲实话,勇于自我牺牲的作风等等,就是社会的楷模,民主精神的支柱,不需要宣传,人民就会效仿,就会尊敬并且去服从他。

欧美国家从来不搞维稳但是社会却是永远稳定,共党是拚命的维稳,可是社会却是越维持越不稳定,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共党这个团伙的性质。中国人民几十年来,一切对共党的抗争斗争,其实质就是人性与反人性的抗争,是人性对兽性的较量,是精神和理性对物欲贪婪的斗争。时至今日,我们可以说胜负见分晓了,无论如何中国的事情,最后还是要由中国人民说了算的。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的时间里我们再见。

文章来源:《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