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亨利:闻舰载机首次起降辽宁舰报导

【新唐人2012年11月12日讯】不论大小,不论新旧,不论性能,中国总算有了航母。虽然起步慢了点但凡事都有个开始,朝“蓝水海军”方向努力发展,祇要实事就是,一定会值得肯定的。

可是中国媒体都爱夸大,有一分说成十分,并且具体事实报导得少,而虚幻情景发挥得多。原因是中共的媒体是主管当局道向(Authorities Orientated),并非民众道向(Masses Orientated),中共媒体也许是配合当局偏狭政策,目的要使国内老百姓以军力强大为傲,转而拥护政府并爱戴其领导人。如此做除了愚弄自已百姓外,不可能达到向外国人显威风的效果,所以这类新闻尽量在华文媒体上发表,关公面前舞大刀祇能关着门舞,若大事公开做假宣扬,则会搞成关公面前舞假刀这样更大的笑话。不如照实报导,让人看自已正在努力学步,倒会赢得各方尊敬。

中国转出来的新闻或资訉都不真实,10月间见到一套航母照片秀,报导辽宁号的一段历程,发现其中一张央视发布的照片,以美国航母照片修改为中国航母,桅杆上有五星大红旗,甲板上有歼-15战机,还报导称“众目关注下的舰载机也初见端倪…”。

11月初曾数度在网上看到新闻,称辽宁号上已开始起降舰载机了,有些还附上彩色照片,可是照片上不见有飞机在甲板上起降,而是一张辽宁号庆典时从舰首到舰尾挂满彩色信号旗的“盛装”照,船舰祇有在庆典时用信号旗如此点缀,称为“着装”(Dressing) ,可是着装后因为有旗帜妨碍,若再在舰上起降飞机,等于是穿了大礼服踢足球一般,一看就知道这照片不是舰载机起降现场所摄。

又在11月4日北美世界日报上读到“大陆新闻组北京4日电”,发表“军报记者披露”的〈舰载机首次起降辽宁舰〉的实况报导。该报导先说辽宁舰翘起的舰首仰角是决定舰载机起飞的要素,由这个翘首显著的标识,而成为中国海军从海上起飞的一个象征,标志着中国海军加速走向深蓝色的“蓝水海军”。

报导祇说翘起舰首是一个“标识”、是一个“象征”等等一堆大话,却完全没有说明翘起的舰首是因为舰上不具备弹射飞机起飞的装置,飞机必须用跳台滑雪方式起飞,如此,飞机的油、弹装载都受很大的限制。

接着报导:首先看到身着红、黄、蓝、绿、紫、棕、白七种颜色工作服的官兵,分别代表不同专业种类。报导形容并定位这七色工作服的官兵为:“军舰和机场两大要素在这里叠加,两群来自不同作战平台的人在这里汇聚,两套不一样的运行机制在这里对接,复杂庞大的辽宁舰,折射出第一代航母人的七彩人生。”

军报记者此行是采访并报导“舰载机首次起降辽宁舰的盛况”,但对飞行甲板上穿七种颜色工作服官兵的工作情况未作丝毫报导,与前面对舰首的形容方式一样,对所见到七色服装的官兵,祇作精神上的描写,例如“叠加”、“汇聚”、“对接”、“七彩人生”等等;未作实质上的说明,似在写意景,不像在报导实况。

据我所知,航母上分七种颜色着装的官兵,是模仿美国航母的制度。美国航母上这七种颜色服装的官兵完全是飞行联队(Air Wing) 的人员,他/她们是舰上飞行联队的机场人员,其中没有舰船官兵在内。舰上另有专属于舰船的官兵(Ship’s Company),该报导最后提到的“机电部门”人员以及“值勤操舵兵”即属于舰船部门的官兵,他们不穿七色工作服。

以美国为例,尼米兹级的航母人员编制有舰船官兵3350人,飞行联队官兵2480人。舰上飞行甲板(机场)地勤人员都属于飞行联队,他们有七种工作性质,大家混在一起不易区别,故以服装颜色来分:红的管飞机的弹药、武器;黄的管飞机起降指挥及控制;蓝的管飞机的移动及固定,起飞前把飞机从机库移到起飞架上,囘航后把飞机固定在停机位置上;绿的管飞机修理保养,起飞时管飞机弹射,降落时管着陆制动装置(Arresting Gear)及制动钢索(Arresting Cable);紫的管飞机油料供应;棕色的是个别飞机的地勤人员,专服勤于个别飞机的飞行员;白的管操作故障检查,飞行员起降评分。

该报导接近尾声时才披露了目睹舰载机接触航母的实况,报导至这儿改说“接触”,已非一开始说的“起降”。报导称“军报记者目睹舰载机接触航母的实况:一架舰载机朝舰艉呼啸著飞来,伴随震耳欲聋的喷气式发动机轰鸣声,起落架轻触甲板,似蜻蜓点水,如海燕凌波,在甲板尽头猛地仰头拉起,冲向苍穹。”

原来是“触地就走”(Touch and Go)的动作,这与舰载机在航母上起飞和降落还有一段距离。触地就走的动作舰上不用制动钢索,机上也不用尾钩,这两样设备有没有装好也未可知,报导也未说看到的那架触地就走的飞机是否为歼-15战机。照这样的运作,七色工作服的官兵祇有一两位黄色的和白色的可能派上用场,其他人穿上干净的新彩衣在舰上聊作点缀。

航母上舰载机起飞并不难,最难的是降落,尤其是夜间降落。我在本文上一段中说过“这与舰载机在航母上起飞和降落还有一段距离。”那么到底有多大的距离呢?试了解一下美国海军飞行员的训练:新进人材训练约需四年时间,费用每人约600万美元,教室课程约4000小时,飞行课程从初级教练机开始,一直到舰戴教练机,也要上千小时,舰上起飞降落都先以模拟机训练,各型飞机有各型飞机的模拟机,同时在陆上的与舰上相同的跑道上训练,要能做到降落触地时不减速,因为此时还不知尾钩是否钩住甲板上的钢索,以备在万一未钩上时可立即拉起,就等于做了一次触地就走的动作。降落熟练后才能到舰上继续考验。训练很危险,淘汰率和伤亡率都很高。

据悉中国大陆在陆地上已造好与辽宁舰上一样的跑道,正加紧训练中,他们的新闻除了做假、说大话外不愿报导这类训练实情。他们是否更早就开始训练,不得而知,若在瓦良格号买囘来准备修建时就着手在陆上训练航母飞行员,制造合适可靠的舰载机及模拟机,等等,今日辽宁舰成军时便正好接轨,舰载机就可在舰上起降,不至于有空档。总而言之起步睌,努力学步会受到尊敬,吹牛说大话才算丢脸。

文章来源:Henry Sun’s Blog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