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汀: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新唐人2012年10月3日讯】近日读毕《胡风集团冤案始末》对中共的本质有了进一步了解,对毛个人品质有更深的体会。中共体制实质上是专制极权独裁政权,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劣的一种虐政。

胡风其实是个很有才华,有个性有独立精神的文艺理论家,他始终信仰共产主义且对毛忠诚不二,只不过他不同意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定调之所谓无产阶级文艺理论思想,不肯昧著良心逢迎权贵而已。

毛实质上是个一流厚黑型政客,但毛又是个独断专行,无德缺知无耻之人。极端仇视文化知识,自以为是天才,他人全是愚民奴隶,因而容不得领任何与他意见不一的人,更不能容忍任何人对他的所谓理论提出任何不同意见。他需要的仅是奴才,而非人才。

四九年以后,毛实质上未干过一件好事,所干的皆为祸国殃民的独夫民贼之恶事蠢事,只至他死亡,毛一生充其量是倒三七,罪过远远大于功劳。若当代史真相解密,此比率只会下降。人人皆有权痛骂之!

胡风其实并不了解毛之本质,仅是被灌输宣传误以为毛真是那么伟大正确,因而在争取文艺领导权的过程中,又与周杨发生利害冲突。周则利用毛之手,将竞争对手彻底击溃。毛则对敢于对他的“伟大文艺理论”提出异议的胡风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因为天才的任何言行,都是绝对真理,不可能有错,一旦此问题败下阵来,犹如多米诺骨牌崩塌一般不可收拾,毛之其他所有思想理论主义必然会引起人们的质疑,被探讨,研究争论,毛之整个体系必将随之崩溃,这就是毛为何对胡风恨之入骨的根源。

毛搞群众运动倒是很在行,利用无知没有头脑的愚民搞群众性所谓大批判,同时在此种政治经济体制下(高度极权专制政体)一切资源均控制在一党一人之手,反对派根本无法生存,使得众多虽有异议,然而现实主义,功利主义者们不但不敢说个不字,而且千方百计讨好当权者,以便从中谋取点什么好处。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本质并不坏的学者,文人也落井下石充当帮凶打手的经济根源。全国人民一夜之间似乎丧失了思考能力,在人民日报一家媒体的操纵下,根本不容许有任何不同意见,申辩。竟仅以私人信件为依据,泡制出一场空前的文字大狱,以胡风上书之28万字的意见书为引导,人为地泡制出一个所谓反党反革命集团!

封建帝王以株连九族方式惩治异已,而毛之株连方式有过之无不及。何止九族,受牵连者成千上万,当然与随后的反右、文革迫害相比则又是小巫见大巫。胡风最可悲可怜之处在于他至死也未认清毛之本质,未认清中共极权专制独裁体制之腐败无能没落之本质,还自以为是共产主义的信徒。

胡风冤案的启示在于:

中共政权是建立在极权专制独裁乘以暴力再加上谎言和恐怖基础之上的神话世界,极权专制政体必然以谎言充斥为表像,以愚民为特征,以愚忠为现象,以无知愚昧为常态;

在极权专制体制下,人人皆无自由,包括中共党内高官同样人人自危,不但百姓毫无人权可言,全国人民实质上皆成为奴隶,没有人的尊严,没有恒产,随时可能得罪权贵,失去人身自由,陷入地狱;

唯有思想,言论,论,出版,结社,教育,学术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极权专制体制一日不改,吾国难民灾一日不止。

文章来源:《天易》综合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