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2年9月7日讯】只有实践宪政民主的主权国家,才有公民授权的正当性,出面处理领土争议,否则争回来的钓鱼岛也只是属于专制政权而不是属于公民的。

香港民间保钓船“启丰二号”被港府“拦截不住”侥幸离港,出乎意料,显有内情。启航之后,中共没有派遣海军护航,只知猛放嘴炮,港人试冲,官方偷笑。台湾民间保钓渔船出发声援受阻,台湾政府只允许提供离岸人道补给,畏首畏尾。

“启丰二号”唯有孤舟续航,在八月十五日(日本终战周年日)靠近钓鱼岛,即遭日本保安厅船舰左右夹住船头,施放水炮,变相引领前航,有意让其靠岸,“启丰二号”最后搁浅,部分船员抢滩登岛,既惊讶又雀跃,分别高举两岸国旗(照片中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竟被中共媒体窜改为红旗),有人更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然而,亢奋的船员旋即被岛上早已部署好的数十名日本警察抓住,以涉嫌非法入境为由,逮捕十四人,押回冲绳。

事件改变不了日本控制的现实

两天后,日本分批“遣返”被捕人士,而“启丰二号”更在日本船舰护送下离开“日本领海”。然而,事件尚未结束,一方狼狈唱罢,他方粉墨登场。八月十九日早上,百五名日本右翼人士抵达钓鱼岛祭奠亡灵,至少十人突破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劝阻和封锁后,登上钓鱼岛,在灯塔上挂起日本国旗。事件演变至此,搞小动作放行的梁振英,以及自以为聪明的胡锦涛,都笑不出来。

通过这次香港民间“成功上钓”和日本官方“警察保钓”行动,日本政府再次清晰彰显其持续长期有效控制钓鱼岛这个不争事实,有力在数秒内破解他国民间的“上钓”挑战。日本民间更对日本政府“漏网”让华人非法“上钓”表达不满,要求日本政府更加强硬,考虑出动自卫队,逾七成民众更支持日本政府把钓鱼岛(尖阁诸岛)“国有化”。美国当然欣见中、日两国出现这类不至引发战争的地区性主权争议。可怜、可笑、可悲的只是:两岸政权无能为力,民间保钓毫无实力,天天高喊“自古以来”,不如反思为何出力。

关于钓鱼岛的主权问题,笔者数年前已撰文论述,在此不赘。简单来说,“中国”拥有钓鱼台的论述并非理所当然。中共政权抑或台湾政府才有论述资格更应必先澄清。日本有效控制钓鱼岛的时间越长,日本拥有钓鱼岛的论述就会更占上风。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争议跟二战时期日本军国主义没有直接关联;归根结柢是争议各方政府不断激起要求寸土必争的国内民族热情,作为争取蕴藏在邻近海床下丰富油气资源的华丽外衣。

说到底,这是两国之间的利益争夺较量,而日本至今稳占上风。无论民间如何抢滩,也绝不能代表国家行使主权;唯有官方实际登岛,才有可能改变现状。两岸政府耍嘴皮,轰文宣,措辞再强硬,有用吗?匹夫之勇过后,中共政权和台湾政府既袖手旁观,又猛骂日本,有用吗?

君不见八月二十日,中共《环球时报》发表社论,指中国“无意”在钓鱼岛与日本发生军事冲突,可以用“切香肠”方式,“一点点”“挤压”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实际控制,“直到”中方对钓鱼岛的控制“超过”日方;如果日方选择不停对抗,“有一天”中国从钓鱼岛抓几个日本人,再将他们遣返,应不是“异想天开”。如此妄想“精神胜利”,光说不练,冤冤相报,“一点点”来,“有一天”去,那只等于关起门来“切香肠”,真是“异想天开”。

香港民主派打五星旗登岛,可悲

笔者相当愤慨的是,包括某些香港民主派人士在内的部分登岛船员,竟然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可谓愚昧莽撞,可恨可悲。首先,要求结束中共一党专政的人士,竟然摇动彰显一党专政的旗帜,唱起主题曲,不是很自相矛盾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旗帜表明了那个国只能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吗?支持一个屠杀中国人民的暴力政权来行使对钓鱼岛的主权,夺取油气资源利益,值得吗?

其次,按照目前两岸当局的共同论述,钓鱼岛属于台湾省。既然台、澎、金、马均由中华民国政府有效控制,为何他们不去劝吁和要求中华民国台湾政府来行使主权,或者直接手持中华民国国旗来宣示主权?为何反而还带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来主张“中国”“自古以来”拥有钓鱼岛的主权?他们知道“主权”是什么?是人权先于主权,抑或主权先于人权?他们知道他们心目中的“中国”是什么吗?他们心目中的“中国”跟“中国政府”有区别吗?“中国政府”能管得了“台湾”吗?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他们都搞清楚了吗?

支持中国拥有钓鱼岛的论点,不外是“中国”“自古以来”拥有钓鱼岛的“主权”,然后搬出一堆古籍图册以证明“天下之滨,莫非王土”的中国专制皇朝早已把钓鱼岛划入版图,进而指控日本事实上控制钓鱼岛四十多年,但从来不提“中国”在此之前是否一直持续、有效和实际地控制钓鱼岛,尤其是针对美军占领冲绳期间事实上支配钓鱼岛及其邻近海域一事,为何沉默不语,未有反对?

直到美国把冲绳归还给日本后,海床的油气资源被发现,“中国”才突然大发雷霆。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把这套“自古以来”的论述延伸开来,“中国”某些古籍也有记载“自古以来”越南、朝鲜、蒙古属于中土天朝,据此,“中国”为何不对这些国家主张主权?毛泽东大笔一挥赠送给金日成朝鲜的白头山半璧天池,又何尝不是“自古以来”的“中国”领土,必须争夺回来?如今,东海上一些无人荒岛,四十多年来都由日本持续有效控制,“中国”真的有十足的历史、理性或道义上的理由把它们要回来吗?抑或只是希望争夺钓鱼岛海域所蕴藏的石油?

大陆人唱红打日如文革暴孽重演

就算钓鱼岛真是百分百属于“中国”,那么“中国”官方究竟又做了些什么?脸书上流传一则相当有趣的帖子,既诙谐又写实。标题是:各国遇到领土问题时的反应。俄国:开火。韩国:总统登岛。日本:海上保安厅。大陆:军事演习。港澳:市民冒险登陆。台湾:征文比赛(外交部征文题目是:解决钓鱼台列屿主权争议问题之我见;我对钓鱼台列屿主权争议之看法)。后三者有无作用,不问自知。

君不见日本对待韩国控制独岛(竹岛)的态度,跟中共政权和台湾政府对待日本控制钓鱼岛(尖阁诸岛)的态度相比,高下立见:日本已经正式向海牙国际法庭提起诉讼。不论是否受理或是否胜诉,此举已足见日本政府自觉理直气壮,敢于诉诸法律解决争议,务求夺回主权,但中共政权呢?台湾政府呢?继续利用理性、和平作为遮羞布来掩盖自己的怯懦、无能,不怕日本耻笑吗?怕日本,怕美国,那就说出来嘛!现在就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不是很窝囊吗?

就算钓鱼岛真是百分百属于“中国”,那么只懂抗议日本,不去抗议自己的无能政府,有用吗?八月十九日,深圳、广州、成都、北京、上海、杭州、苏州、温州、济南、青岛、大连、沈阳、哈尔滨等国内城市爆发“反日”示威,部分市民冲击该市总领事馆,有人手持毛泽东画像游行,有人破坏日式餐厅玻璃,有人高喊“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有人把一辆接一辆日本品牌汽车逐一推翻,途人呐喊助威,用棍敲打车窗,用脚猛踢车身,踏上四轮朝天的车底跳跃挥旗。这种货色的反日、保钓,活像文革翻版,唱红打日,乐此不疲。这些人的表现超越了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的莽撞,就连“内除国贼”四个字都喊不出来,堪与晚清“扶清灭洋”的义和团民,以及文革时期的毛魔孽种相匹配。翻日本车,砸日本店,嚣张狂莽,国之大耻。

钓鱼岛问题应守的五项原则

笔者始终坚持以下五项基本原则。

一、只有实践宪政民主的主权国家,才有公民授权的正当性,出面处理领土争议,否则即使把钓鱼岛争回来,钓鱼岛也只不过是属于那个专制政权的,属于那个专制政权的高层家属和党羽的,绝不会是属于公民的。

二、要主张钓鱼岛属于某一国家,必先提出一套严密圆融而不会自相矛盾的论述,并且充分驳斥其他国家的核心论点,并在民间社会内部开展理性辩论,全面公开相关资讯,不从民族利益的立场出发,而从历史真相的角度来思考。其中,“自古以来”的论述,显然粗疏无效,必须另有充分证据,足以证明自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七一年期间,钓鱼岛早已毫无争议地伴随台湾归还“中国”,并足以证明“中国”持续、有效、实际控制钓鱼岛,才能成论。否则,一旦放任“自古以来”论述成立,那么全球各国的领土版图势必大幅改写。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文章,指琉球群岛散布在我国台湾东北和日本九州岛西南之间的海面上,包括尖阁诸岛、先岛诸岛、冲绳诸岛、大岛诸岛等七组岛屿,更指琉球人民反对美国奴役统治、争取自由解放的和平斗争绝不孤立,它是和日本人民争取独立、民主与和平的斗争分不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领土立场,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三、要弄清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都是否有权主张钓鱼岛属于自己?抑或只有控制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才有权主张之?这里牵涉到“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两个中国”抑或“一中一台”的关键两岸争议问题。说穿了,正是台湾会否被借故“矮化”的问题。所有保钓人士必须先有清晰立场,否则只是打迷糊仗,糊里糊涂混日子。

四、只有在弄清楚主权谁属的前提下,并经双方政府认可,才有基础提出所谓“东海和平倡议”,彼此合作开发,分享经济利益,用合作代替战争。

五、中共政权既然主张钓鱼岛属于自己,即使真的如是,那么大陆人民好应严正抗议中共政权懦弱无能,以致任由日本持续控制钓鱼岛四十多年,并且发动游行向中国外交部示威抗议,要求官民直接对话,甚至本着寸土必争、匹夫有责的奋斗精神,要求全盘检讨中共建政以来领土失地问题,揭发一众卖国贼,进而呼吁建立一个由人民真正拥有主权、政府全由人民授权的宪政民主政府。但是,国内公民真的准备好这样做了吗?

文章来源:《开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