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南山:死亡人数需要保密?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讯】如果人们不健忘,一定记得数日前北京官方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说要把此次暴雨死亡人数告知社会,绝不隐瞒。但昨晚北京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却让人们大跌眼镜,匪夷所思。

当参会记者以急迫心情渴望知道最新的暴雨死亡人数时,主办方却刻意回避。何以出现公众迫切知道真相,政府却有意回避这样的事情,个中原委,究竟何为?

昨天晚上的新闻发布会,开会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小时。非常奇怪的是,新闻发言人潘安军通报灾情,非常慎重的对着一份书面材料照本宣科,也就是说,不由他现场发挥,必须按照事先经某某上级批准核定的口径向社会发布消息,以避免发言“擦枪走火”跑调。尽管这样,这位发言人不知咋搞的,在念到人们最为关心的“全市因灾伤亡”时,他却没有按照稿子上的原文念出来,却很快改口成“全市因灾人口160.2万人,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字句出来,令与会者莫名诧异。

之后,这位发言人不再提起如同敏感词般的伤亡人数,一直到会议结束。当会议进入记者提问阶段,奇怪的是,仿佛心有灵犀,由主办方安排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的记者都对伤亡人数保持高度一致的闭口不问。

就这样,会议到了结束阶段,发言人还是没有就最新伤亡人数向记者们通报。当主持人匆忙宣布会议结束时,台下的记者们急了,纷纷站起来追问最新统计的死亡人数。其中一位拿着CCTV话筒的女记者大声说“我看见你(指潘安君)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写着死亡人数是61人,其中因公殉职5人。”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份上,纸完全不能包住腾腾而起的火苗。可主席台上的几位发言人集体缄默。此时的主持人更是应变能力超强,对眼前记者的穷追不舍完全视而不见,如人无人之境,果断而镇定的地请5位新闻发言人集体退场。令主办方万分尴尬,万分不情愿的场面,被主持人的绵掌轻而易举的化为乌有。(建议授予该主持人随机应变奖,他比起那个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强多了。)

会后,记者们心有不甘,纷纷责问那几个获得提问机会的记者为什么不当场发问死亡人数。一位记者无奈地说:“事前组织者跟我们沟通过,说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最后留给凤凰卫视来提。但是,凤凰卫视最后没有获得提问机会,发布会就结束了。”

事前组织沟通是什么?党内纪律?记者职业操守?

我们应该高度钦佩会议主办方组织的开会技巧。用问题比较尖锐最后留给凤凰卫视来提这样的口实来搪塞其他记者,但却又不给凤凰卫视记者提问机会,如此万全之策,也应该算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鲜明表现吧?你们不是想追问真相吗?你们没有资格,只有早已在我掌控中的凤凰卫视才配提尖锐的问题。但我们不给他机会,再尖锐的问题也都统统见鬼去吧!

且不说民间对此次北京暴雨真实的死亡人数有怎样的统计,也不说坊间关于此次北京暴雨导致多少人死亡的“谣言”有多少。单单看已经赫然写在发言人手上的应该是事前经过组织核定把关的死亡人数是61人就足够了!从开始官方公布的37人到现在的61人,多出的24人是怎样被统计出来的?按照这种逻辑推断,61人之外,是否还有24,乃至3444….没有被统计上来,或者是被组织巧妙的打了埋伏。所有这一切,不明真相,只有围观份的屁民怕是永远无法弄清楚的。

为什么已经写在官方发言人稿纸上的死亡人数,竟然没有勇气公之于众?而发言人,主持者均应变能力超强,非常默契的掩盖真相。这一切到底缘于什么?

在灾害面前,如实的向公众公布真实准确的死亡人数有多难?隐藏这些数字的背后有些什么样的玄机?难道死亡人数需要向公众保密?

此前北京官方信誓旦旦的承诺到哪里去了?难道北京官方的承诺只是一纸空头支票?

自然灾害不可怕,自然灾害也不是中国独有。可怕的是,官方始终乐意隐瞒真相。事过境迁,当人们最终知道真相后,那些官方代言人,那些幕后指使者,情何以堪?由此丢掉的公信力,比那些可怕的暴雨和地震更为可怕。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