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仁涛:香港大游行证明 让中共崩溃还就得周永康、曾庆红

【新唐人2012年7月2日讯】战国•邹•孟轲《孟子•离娄上》:“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民间简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宇宙万物都须遵循规律方可立,大至天体运行,中到国家管理,小到公司、组织、个人。如果不按照规律或制度规则来行事的话,那就会引起混乱无序,甚至疯狂杂乱最后引来灭亡。其实这也是“天欲其亡必令其狂”的又一层意思。

当今中共红朝,用“假恶暴”、斗争杀戮的极端独裁来统治我中华六十年,表面上看这个朝代的所作所为是大逆其道,不遵循一般历朝历代在开国后基本都是实行仁政治国的规律,但却也在遵循另一条历史规律:“暴政必短命”。

纵观历史,看秦朝、隋朝、元朝这三个重杀戮、喜暴政的朝代,其统治的寿命却都是很短的;秦朝从秦王政即位算起是40年,隋朝是38年,元朝从蒙古高原开始花了73年才建立成了当时世界实力最强大、经济最繁荣、领土最广阔的国家后,却又只统治了73年就回到了蒙古包里去了(1294年-1368年),真是应了“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而以暴治国达到极点的中共红朝也就更逃脱不了“暴政必短命”的历史铁律,残喘存活了91年的中共老矣、亡兮。

至于中共红朝最终的解决方式,到底是被人民揭竿而起推翻、还是从体制内部平和解体、或是以上两者互动来结束暴政,这具体的我们就不探讨了,毕竟这最后的结果是建立在我们每个中国人在这个期间的选择:是参与三退大潮去选择脱离中共,还是选择和中共、血债帮一起被淘汰。历史给了中国人很多条路去选择,但条条大路通罗马,最终的结果却都是要面对“天灭中共、天祐中华”。

单说现在的政局,其实能引起中共政权崩溃的绝对不是所谓的海外反华势力,更不是咱们中国人民,恰恰是那些号称“维稳”的周永康、畸形的政法委。因为恶党鼻祖列宁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参见禁书《九评共产党》)中共这个堡垒也真的是从内部攻破的,总指挥和总实施就是人人都在骂的卖国贼、汉奸、苏联克格勃间谍江泽民领导它的江家帮,而今年从王立军叛逃到周永康、薄熙来血债帮被揭露谋反一连串事件,已经让中共政权四分五裂,民心、军心涣散,红朝大厦崩溃到地后声音都已听到了。

其实从历史角度看,客观的说,五、六月间,红朝执政者如果能趁热打铁,顺势铁腕抓捕周永康等谋反势力,借力打力、高调纠正和处理畸形政法委的错误做法,或许还能归拢一下四散的官心民意,树立起一些道义威望,挽救一下混乱政局,从而得到残喘的时间走入未来。可惜是(更可喜是),中共政权内各派忙于分赃、抓权、移赃款、留后路,没有多少人能想到促成中共崩溃的恰恰是他们的求稳心理和害怕崩溃而不作为的心态!从而让这个朝廷中动乱的因素:周永康和政法委血摘帮们得以残喘并疯狂反扑,人为制造各种动乱和不稳定消息以逼迫各派不要动或说不敢动。

五、六月份过去后我们回头看,也很容易看明白了,令计划的被抹黒可以说是血债帮反扑的标志,这次抹黒的总指挥其实是血债帮周永康和狗头军师曾庆红大联合,用苦肉计来打压令计划和胡锦涛,曾和周之所以敢选择目标是胡锦涛,其实也是以此来捆绑其它血债帮成员都不能退缩。而随后这些血债帮更是豁出去了,接连出拳妄图打出一个存活的空间:六月六日的李旺阳被自杀促使香港连续大游行,六月八日在香港注册公司雇人搅乱“退出中共真相点”以便抹黒习近平这个港澳负责人没有遵循香港的一国两制、六月十日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让老流氓打法轮功学员被抓后,又不惜暴露而让混在法轮功里的特务站在唐人街头抹黒法轮功、6月18日抓捕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从而出现两岸失信来抹黒负责台湾事务胡锦涛,而更明显的是,6月25日中山沙溪的两个孩子的打架居然在政法委的促使下成了一个大规模群众冲突事件,更诡异的是在已经有大量军警在镇压的时候,居然又有数万其他外地民工“被组织”敢去中山市区游行抗议,而期间的打砸抢,却让我们不得不联想到起前几年新疆等事件,政法委派便衣军警混在里面打砸抢制造动乱、扩大事态的旧事;只是我们也看到在大量外地民工被组织去中山的同时,汪洋也立即派出精锐的岭南特警别动队,估计他应该也得到了有人在搅局的黒幕消息。而古怪的新疆劫机却让人自然联想到周永康控制下的几十警察可真凑巧都坐一架飞机。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今天,这个谋反的不被处理,贪污杀人的还有理,而且还在高调四处杀人生事、造声势的结果,却正好让全国人民和各级官员都看到了这个政权的疯狂和无能,已毫无国法、家规可言,连最基本的政治游戏规则都不再遵守的情况,也就使人们对这个政权态度从过去的失望变成现在的绝望;当政权中的各级官员都绝望的失去信心时,我们也就知道这个已经无任何规则的政治游戏要结束了,这个离心离德的红色朝廷注定是完蛋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所以才说可惜又可喜呀。所以才说让中共崩溃现在还就是靠他们这帮已无生路的困兽做疯狂挣扎,从而让这个政权从里到外的彻底崩溃,我们老百姓还没有资格去干呢。当然我们也绝对不会原谅这些大量活摘人民器官贩卖的邪恶,历史正在给我们中华民族一个大公道、也同时在给一个大机遇。

今天这种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环环嵌套的古怪政局也真是让我们这些历史看客大开眼界。

毕竟今天香港能有四十万人上街抗议中共的暴政已经说明了一切,周永康们是起“反反作用”的。如果说没有血摘帮的反扑和有意扰局下,还很难促成这次香港的四十万人积极参与争民主、要真相的大游行。虽然周永康谋杀李旺阳的时候是绝对不希望香港民众有那么多人游行,因为这么多人的游行就意味着人民在反对他这个畸形的政法委。所以我们就不能不公正客观的说,为了让中共政权崩溃,周永康他们是“尽力”了,完成著历史赋予它们的角色,虽然做为丑角,他们是注定要被淘汰的。

从这次大游行,我们又不能不联想到清王朝最后的那一年,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武昌首义,两个月内即有湖南、陕西、江西、山西、云南、贵州等14省政府先后宣布独立。短短两个月,清政府就迅速解体,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宣告成立。

红朝开国皇帝毛泽东1945年7月在延安的谈话,在回应黄炎培的历朝历代都会走向灭亡的时候,毛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参见禁书《历史先声》)毛泽东的欺世谎言却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中共红朝已经是人亡政息了。

而今天有周永康血债帮从内部的“大力协助”,中共红朝的解体或许用不着我们之前分析的那么艰难了,或许不需要什么暴力革命,也许更不没有什么大乱了,估计用不着清朝的两个月,或许几天就够了,任何一个明天都可能是中共瞬间解体的时间,到那时候也就是人民审判清算江泽民、周永康血债帮活摘盗卖民众器官罪恶的时候。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