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38节(小说连载)

【新唐人2012年5月8日讯】医林志异——第38节

第十五难 易道《连山》

有过《药经》为基础,我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领会了冯乐天的《药理十三篇》,这令他很是感到欣慰。随后他便离开了,我一个人留在了这座寺院里,还要再住几天,想做一下休整。

首先,我要到距此地最近的游医会馆联络一下师父,要从师父那里解开一些心中的迷惑。本来我还想二入五和山庄,向卫启东打听关于表舅的事,但随即这个念头打消了,那是个是非之地,还是远离的好。若是没有冯乐天,卫启东未必能让我轻易的离开。况且五和山庄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件,这个时候避之唯恐不及,何以再主动送上门去。

几天之后,我来到了古城西安,按师父先前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西安的游医会馆,一座青砖碧瓦的古老宅院。站在会馆的门前,可以望见远方的大雁塔。

接见我的是一位名叫杨远深的师兄。当得知我就是陈风之后,杨远深兴奋地道:“陈风师弟是罢,终于将你盼来了。你还真是来西安了!”

我闻之讶道:“怎么师兄,你知道我要来西安?”

杨远深笑道:“不仅知道你要来,并且就在这几天到。那个顾姑娘的弟弟真是算得准呢!”

“有人算出我要来这里?”我听得有些糊涂。

“是的,”杨远深笑道:“并且那位顾姑娘已经等你几天了。对了,她是师父介绍过来的,让你传她《难经》经文。这是师父的亲笔书信。”

师兄说着,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我。

我意外之余,接过师父的书信,拆开来读了一遍。信中说有位朋友的女儿喜欢中医,并且师父也认为她是个可造之才,所以令我传她《难经》上中两部的经文。

看过师父的信件,我愈感惊讶。问道:“对方什么时候到的?”

师兄说道:“五天之前,是她的父母亲自送过来的。你刚到,先休息一下,一会我再让她来见你。”

“师兄,现在能联系上师父吗?我找师父有事要谈。”我问道。

师兄摇头道:“师父他老人家云游不定,只有他老人家来找我们,我们找他可就难了。”

我听了,颇感失望,看来只有以后有机会见到师父时再解心中的迷惑了。

我在师兄安排的房间休息了约有半个小时,门外有人在轻轻的敲门。

我走到门旁开门看时,顿觉眼前一亮。一名年轻秀美的女子笑吟吟地站在门外,白净俏丽,眼波灵动,别具淑雅之态。一条淡粉色的丝巾束了黑亮的长发从右肩垂下,多了几分妩媚。

“您就是陈风老师罢,学生顾小七见过陈老师!”那女子竟朝我鞠了一躬。

忽然间有一名美丽的女子尊称我为老师,不免令我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那个,哦!你就顾姑娘罢。”我忙说道。

“陈老师,以后就叫我小七好了。”小七又朝我焉然一笑,她的笑甜甜的,不免令人有些意荡。

“小七!”我感觉这个名字好特别。

我随后将小七让进门内,请她坐。小七却是不坐,站在旁边恭敬地道:“请陈老师坐罢,小七是学生,初次见面不敢坐。”

我听了,挠了下耳朵,倒是有些受用,便自大咧咧的坐下了。

“对了,刚才见我师兄时,他说你是专门来这里等候我的,并且说你的弟弟已经算出我会来西安的游医会馆的,这是怎么回事?”我随后问道。

小七听了,笑了一下道:“小六精于易道《连山》。古易本有三种,分别为《周易》、《连山》、《归藏》。唯《周易》行于世,后两易则不传,实则民间也有暗承其术者。小六曾得高人授《连山易》,此易术以意为卦,随心而占,颇是灵验。故而算出陈老师会出现在西安,便在这里等候了。”

我听了,惊讶不已,《周易》的神秘和神奇,我多少听过一些,没想到竟然还有另一种《连山易》,占人卜物,神效非常。

“原是这样!”我惊讶之余,忙又问道:“你叫小七,那个小六怎么会是你的弟弟?”

小七听了,笑道:“七大于六,不对吗!”

“啊!”我听了一怔,兄弟姐妹中竟然还有这么排序的,那么可能还有小五小四的,不是她哥而是她弟了。这一家子人取名简单,排齿序更是颠倒著来,开始感觉这个小七有些怪怪的。

我随后站了起来,说道:“既然是家师有命,令我传小七姑娘《难经》的经文,那么我们就从明天正式的开始上课罢。”

“谢谢陈老师了。”小七听了,满面欢喜,又感激地朝我鞠了一躬。

“这个……那个,你以后不要这样为好。”我忙劝说她。

“尊敬老师是应该的!”小七却自一脸严肃地说道。

“哦,对了小七,你家里是……?”我想了解一下她的家庭状况。师父何以意外地推荐了她来学习《难经》。

“回陈老师,我的父母是生意人,和柳老先生是朋友,因为我喜欢中医,所以就让我过来学习一下。柳老先生说我应该学习《难经》了,并说陈老师颇得此书的精髓,就让我来跟随陈老师学习。”小七恭敬地说道。

“师父应该是相人不差,不过格外地照顾这个顾小七,可见她还是有过人之处的。”我心中寻思道。

小七这时又说道:“陈老师,您远途而来,必是劳累,还请休息。小七先告退了。”说着,便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带上了房门。

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一名学生,还是个漂亮的女生。我摇了下头。

第二天在一间僻静的小客厅里正式上课,我不过是将《难经》的经文背给顾小七听。

“《难经》第一难……”我将第一难的经文背了一段,然后又解释了一番。

那个小七听得很是认真,倒是和我一样,不用纸笔,全凭记忆,倒是又令我感觉些意外。同时面对这样一名漂亮的女孩子讲课,开始时自令我有些心猿意马,好在很快的调整好了状态,才免受尴尬。

世传本的《难经》应该是从我所习的抄本《难经》里摘抄出去的部分经文而已,虽也有八十一难之说,内容也仅限于前二十难的一小部分。

待我将《难经》第一难的经文讲完,我想考考小七的记忆力,于是说道:“嗯!小七,这第一难的经文就是这些,说说看,你能记住多少。若是感觉记忆有困难的话,明天可以带来纸笔记录。”

小七听了,便开始背诵起来,流利得竟自一字不差。

我听了,心中大感意外,恍悟可能是师父柳公权已经将《难经》的经文内容传给她了,找我来只是讲解一番经义而已。

待小七背完第一难经文,我于是点头说道:“不错,再背诵第二难的经文试试。”

“陈老师!”小七脸上呈现出为难之色来,说道:“您刚讲完第一难,第二难的经文还没有说呢。”

“哦!”我听了,心中一惊,这个小七竟有过耳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实令我意外万分。

“那么我们明天再讲第二难的经文罢!”我有些尴尬地说道。

“谢谢陈老师了!”小七站了起来,恳切地说道:“陈老师辛苦了,请允许学生小七请陈老师出去吃一顿饭好吗?”

她的声音柔柔的飘进耳朵里,当是容不得任何人忍心拒绝,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是第一天上课,还是我请你罢。以加深双方的相互了解,便于日后的授课。”

小七听了,感激地笑了一下,随后将身旁的一只女式皮包打开,里面竟露出了整捆的暂新钞票,十几万不止。

“陈老师放心,我有钱的,我的父母在临走时为我留了很多钱,这些够请陈老师吃饭的了。”小七笑嘻嘻地道。意思将这一兜子的钱请我吃上一顿饭也在所不惜呢!

我见了,又是一怔,感觉小七的这种天真的举动,当是一种对金钱的无知和无视,不是她这种年龄和所处的家境及教育所能表现出来的,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猛然间我想起了一个人来,随又暗里摇头道:“不可能的!”

再次声明:感谢各位朋友对此文的关注。嗯!此文真的是小说,小说家言勿当真!对求医问药的朋友们深表歉意!同时祝那些患有病难的朋友及家人表示同情和问候,希望早日获得健康!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