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春夏 复旦大学及上海市民主运动目睹记

【新唐人2012年3月13日讯】 时光飞流,记忆犹新,惊天动地的伟大“八九民运”不觉已经二十春秋。当年,从胡耀邦不幸去世消息一传出,上海复旦大学的部分师生就闻风而动,先是悲痛悼念,继而用大字报等愤怒抗议当局对胡耀邦的不公和邓小平的独裁行径,很快就带动发展成全市性的民主运动;又和北京高校的爱国学生运动遥相呼应,在1989年五月和六月中或罢课示威游行,或去市府静坐抗议,或与警方发生冲突,或堵路设障对抗镇压,复旦学生的勇敢机智为全市乃至全国民众称颂一时。由于我当时不仅已在复旦大学某部门供职,而且家址离学校不到2000米,非常关心时事的进程,几乎有空就骑自行车去校园或市区观看大字报和游行示威,所以耳闻目睹(也不时参加了)许多师生的正义言行。现在把当年自己的一段日记披露于众,以见证当代中国知识分子曾经忧国忧民而爆发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4月15日 据报载:今晨胡耀邦因在政治局开会而引发心肌梗塞去世。报上说“沉痛宣告”,但只字不提他当年辞职一事,仍称其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4月17日 听说昨晚复旦有一大批学生游行到国权路,并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胡耀邦……”今晚10点左右,在本里弄门口看见复旦千余大学生游行过街,有人扛花圈,有人拉出横幅一条:“耀邦,我们来了!”几部警车跟行,路人也同行。

4月18日 去复旦食堂看大小字报,发现又贴出新的一批,内容有暗中咒骂邓者,如“该死不死,该生难生”;也有“保卫紫阳”,“耀邦为八十年代国父”等;更有学生提出:重新评价“八六学潮”;为刘宾雁,方励之和王若望平反;调查胡耀邦死因等。

4月19日 中午12点半,见学校大门口里面聚集了黑压压的大批学生,估计有几千人,他们情绪激动,举旗呼喊,好像就要出门游行的样子。几个校方派来的干部一边做手势劝阻,一边叫人把大铁门关上。但学生人多势众,不肯放弃。最后据说双方妥协:同意游行,但要学生保证不要去市中心闹区,只在五角场(上海市东北部的著名商业街区,离复旦大学约1公里)一带。傍晚又去看大字报,见顺口溜几条:“老毛坏,一毛当一块;老邓好,一块当一毛。”“下边跟着上边走,上边跟着中央走,中央跟着小平走,小平跟着感觉走。”又见校门口橱窗贴出校方通告,指斥本校的“悼念耀邦行动委员会“为非法组织。

今日《新民晚报》发表胡耀邦家守灵吊唁新闻。

4月22日 今日上午十点到十点45分,在京举行胡的追悼大会及遗体告别仪式。党政军巨头多出席,但陈云,李先念和邓颖超未到;李昭(耀邦夫人)对来宾说:“这是规律“,”这是历史“,”人总是要死的。“

见一批武装警察在复旦校门马路对面的新图书馆门口正用步话机相互联络,估计就是准备对付学生活动的;据同事说,大连路上已有几百个次等货色也在蠢蠢欲动。

4月27日 据说北京已有30万大学生罢课;复旦又贴出“清华来信“,披露当局偷运耀邦遗体去火化,警察殴打学生致伤等真相;今日报载:《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被上海市委撤职。港台报道:北京已成立全国学联,提出“对事不对人,罢课不罢学”等口号;据说,中央军委已调保定地区的38军去北京。

4月29日 复旦世界经济学系部分教师贴出大字报,认为上海市委查封《世界经济导报》的做法是违法的;法律系已有部分学生开始罢课;校方又贴通告指责4月27日的“3108”事件违反校规“。

5月2日 在同济大学(距离复旦大学约3公里)校门口,见该校及复旦大学约2000学生游行经过,场面壮观,队伍走的是自行车道,未妨碍机动车交通;标语五花八门,有“支持钦本立!开放报禁,还我导报!”“新闻自由,导报无罪”“人民万岁!”“妈妈,我们没有错。”“北京热潮,上海热血。”“反对愚民,救救教育。”“反对通货膨胀,严惩腐败官倒!”等。

今晚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报道了游行新闻,但所说学生打着“拥护改革,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标语口号,纯属颠倒黑白。怪不得有条顺口溜说:“新华社文装警察,北京日报胡说八道,人民日报欺骗人民,中央电台颠倒黑白。”

5月3日 袁木又开记者招待会。北京明天又要大游行示威。

我想不通几个问题:既然复旦学生自发组织的文学社或集邮协会是合法组织,为何也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学生自治会”被指为非法组织?既然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集会之自由,为何也是公民的学生游行示威却被宣布为非法活动?说学生闹事会乱国,那么未闹之前的腐败丛生,官倒横行没有乱国吗?岂只是“乱国”,简直快要“亡国”了!

5月4日 上午9点30分左右,复旦又有几百名学生出门游行示威,见标语有“真言何罪?还我本立!”“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打倒官倒”等。听见校方在喇叭里广播华中一校长和张德明等人的讲话,说学生这样闹事“无济于事”。又听一男学生说:美国波士顿大学中国留学生已捐款5000美元,还将捐10万美元以支援中国学生运动。

5月5日 昨晚复旦学生几百人到康平路上海市委大楼门前静坐示威,要求对话,学生通宵未归。据说,起先市委一直不理睬学生,到后来总算答应对话。

5月10日 在复旦图书馆浏览港台报纸,得知消息不少:中国当局可能等亚洲银行会议结束及戈尔巴乔夫访华回国后,便开始动手抓学运后台人物;赵紫阳讲话捞取了不少政治资本,正在巩固其地位;保定38军团以上干部不听镇压学生的命令,这表明邓小平在军中也并非一呼百应;深圳新闻界游行抗议查封《世界经济导报》;上海市委开会认定撤消钦本立职务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导报不是民间报纸,而钦是市委管辖的局级干部。

又听到一些顺口溜,比如:“毛泽东的儿子上前线,邓小平的儿子搞募捐,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胡耀邦的儿子不露面”。还有,据说大学生中有三派:托派(考托福),麻派(打麻将)和舞派(学跳舞)。

5月15日 戈尔巴乔夫今日抵京;北京300多大学生自5月13日起已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绝食抗议政府冷淡学生运动。

5月16日 严家其等学者几万人打着中国知识界横幅旗号等游行示威,声援学生运动;北京绝食学生召开外国记者招待会。

本市外滩又出现复旦大学等好几所高校学生抗议游行。

5月17日 电台说:北京有10所大学校长联名呼吁政府最高领导与学生对话;本市工运学院向市总工会递交请愿书,呼吁总工会促成政府尽快与学生平等对话。

上午复旦校门口有教师贴出呼吁书:第一,政府尽快将此次学运定性为“爱国民主运动”;第二,政府与学生平等对话,以诚相待;第三,撤消上海市委决定,恢复钦本立职务。签名者有严北溟,胡曲园,刘放桐等教授和其他教师几百名。

上海市有工人几万名涌入外滩声援学生运动,但其队伍被警察们用摩托车驱散;《世界经济导报》筹款1500元购买面包饮料等供应绝食学生。

上午10点15分骑车到外滩,只见人山人海,延安东路至北京东路均有双层警察包围隔绝;市府门口静坐学生约有几千人;11点见同济大学大批人马赶到。12点30分华东师大,华东化工学院约5000学生赶到,加入静坐队伍;复旦大学小客车开到,向学生分发饮料面包;1点30分学生们全体结合大游行走向人民广场,围观市民水泄不通,纷纷赞叹学生运动之声势;《文汇报》记者声援团呼喊口号:“江泽民必须对导报事件负责!”

站在市府门口街沿及巨大冬青树瓷盆边上翘首两望,一直看见游行人马浩浩荡荡不断开来,但市府大门始终紧闭,有解放军哨兵七八个在站岗,并不许学生把黑板扛上水泥台阶,但又允许外国记者走上台阶朝下拍照,顿时引起示威游行队伍一片嘘声。

今日上海已全面瘫痪。在游行队伍中看见横幅口号妙语连珠:“给自由,排官倒”(同济大学);对联“大会堂内千人醉倒,天安门前百人饿昏”,横批:“如此公仆”;对联:“十年动乱无政府主义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十年改革乱动无主意政府物价指数天天涨月月涨年年涨”。横批:“毛邓统一”;又见“北京好样的,上海也不赖。”“罢免庸才何东昌,罢免政客江泽民”。“你有百万军队,我有十亿人民”等。

5月18日 复旦大学图书馆今日也有一批人跟着学校师生上街游行示威。听广播电台说在市府门口绝食学生打出标语:“妈妈,我饿了,但我吃不下”。观看市民潸然泪下。

到同济大学看大字报,内容很多:据说江青看了4月26日《人民日报》社论后说“文元既出,老娘为何还在囚?”;此次学生运动将被利用为党内斗争之平衡工具,但目的如达到,被利用也无妨;赵大军(赵紫阳之子)从西安黄河机械厂提出3000台彩电倒卖,李鹏儿子李阳是海南开发总公司副总裁,发了大黑财;蔚兰(上海电台女主持人)公然污蔑学生,这啰嗦臭婆娘应该滚蛋!

昨看李鹏会见绝食学生的电视新闻:学生领袖要求政府立即发表社论承认此次学运为爱国民主运动。但李仍不同意,说武汉铁路已断3小时,全国生活秩序已大乱。学生认为如果全国真的出现混乱局面,最终应由政府负全责,因为政府拒绝与学生对话。

5月19日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学系的吴西开始绝食抗议,上书题名《总书记,现在只剩您一个筹码了》。据说今日游行示威的主题口号将是“打倒李鹏”;复旦一名外国留学生也开始绝食;“美国之音”报道:北京绝食女学生王惠娟已牺牲;本市民众纷纷议论李鹏似乎要开杀戒了。

下午2点到大操场参加复旦教工学生自发集会,中文系教授章培恒,陈鸣树等先后慷慨发言,对中共及政府敌视学生运动并毫无人性的做法深感痛心,并强烈抗议!第二军医大学(该校与复旦大学相隔约3公里,也属近邻)的研究生揭露该校校长压制他们,不让看电视,不许组织医疗队去外滩支援学生;研究生呼吁复旦师生到二军大去宣传;大会最后向据说已绝食牺牲的三名北京大学生致哀,并播放哀乐。章培恒自费买来大批黑纱白花给众人戴上,悼念队伍有序走出校门上街游行。

复旦的顾刚宣布退党;另一人贴出大字报宣布有生之年决不入党,同意签名者甚多。晚饭无心食荤,以淡馒头,稀饭和咸蛋裹腹,以此悼念北京绝食死者。中国社会太专制了!

今日注意到:本市电台电视台一改前几天以头版头条大量篇幅报道学潮之态度,今天突然转向而轻描淡写学生运动。电台“今日新闻”居然在《上海召开双增双节动员大会》消息以后报道本市学生绝食情况。

从昨天起,北京,上海的警察全部撤岗,任凭游行队伍互相拥挤踩踏,如出事故,便成“军管“借口。据“美国之音”说:北京学生已停止绝食,接受治疗;中央电台说中央民族学院12人已停止绝食;共青团中央等呼吁学生复食,中国红十字会也同此宣称口径。看来学生运动将被拖垮。

见电视新闻李鹏,赵紫阳等与北京学生见面结束时,学生纷纷索求这两人的签名时,大惑不解:对峙至今,要此签名何用?留念?炫耀?收藏?

5月20日 北京今日上午10点开始戒严,李鹏终于动手了;复旦师生贴大字报拥护赵紫阳!下午1点全校师生准备共同游行示威,抗议李的镇压;学生食堂花坛竖起自由女神批黑纱塑像(泡沫塑料制成)。

下午去人民广场和外滩一带,见几万师生大游行,标语口号有:“周公(暗指周恩来,路人皆知李鹏为周恩来之养子)啊,你养狗为患!”“紫阳保重”“母亲,朝我开枪吧!”“反对军管,抵制独裁,李鹏下台!”又见讽嘲广告语:“李鹏强力配方――学生杀光光”“领先一步――‘申花’江泽民“等;还见交通大学举出标语:“江泽民,86年学潮你不及格,89年学潮你又不及格,我们决定开除你的校籍!”(江据说是交大校友)

“美国之音”报道:香港市民纷纷要求英国延长租约20年,以抗议中国政府镇压学生运动;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到中国领事馆门前示威要求李鹏下台;美国布希政府敦促中国政府对北京抗议学生保持节制,勿用武力;中国政府已对新闻机构实行管制;北京十几万师生不畏戒严令,继续在天安门广场示威。成千上万北京市民阻挡解放军进城坦克群,有的军人已掉头开回军营。

5月21日 上午到外滩,见大批市民簇拥在市府门口示威。墙上贴有大字报消息:万里委员长说军管是非法的;全国除湖北省和上海市以外,各省市都反对军管;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空已出现军队直升飞机,有医护人员给十万师生分发口罩,以防高空催泪弹。

下午在复旦大字报看到消息:邓颖超和聂荣臻说李鹏如不改变戒严命令,就一齐退党;徐向前说谁镇压学生就枪毙谁!又见中文系博士生导师,九十高龄的伍蠡甫教授的大字报,他公开支持学生反专制争民主的伟大爱国运动!还有大字报提出警惕内部走狗浑水摸鱼,指名王沪宁,谢遐龄等人,但此二人名字又被黑墨涂去。

北京市民在天安门广场放起风筝,汽球等,以阻挡军队直升飞机工作。广场已断水,六人合吃一只面包;广州学生向海外华侨募得大批钱物支援北京学生。

上海邮电局扣下北京致沪学生电报,擅自交给各校党委,被指违反保护公民通讯自由的宪法;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拥护戒严,但复旦的湖北籍师生说“打倒关鸟!”;复旦研究生学团联集体辞职以抗议李鹏政府镇压学生运动。

昨晚10点至今天中午,中央电视台,中央电台和上海电视台及电台的新闻节目一律为反复播放戒严令,并封锁一切有关学生运动的消息。

5月22日 今日大字报消息五花八门,真假难辨,有的自相矛盾,比如:复旦有人要保护邓小平和赵紫阳,反对李鹏及其后台;又说邓现在成都;中国外交部已抵制李鹏政府;万里在加拿大拒见学生代表;国防部长秦基伟已辞职;邓小平说如不能控制局势,将去泰国养病;朱榕基明确表示不同意中央戒严令;赵紫阳已被软禁,但其助理鲍彤还在主持工作;北京口号打倒“新四人帮“,即李鹏,杨尚昆,王震和胡启立。

英国BBC今晚说:军队今日凌晨仍未能进入北京市区,因为已被成千上万的市民挡住,这表明李鹏政府实际上已经垮台(因无力指挥军队),而今日凌晨5点是政府规定的期限。美国之音报道:在美国的著名作家刘宾雁一直和国内友人通电话,他认为军方无力控制局面,说明邓小平已失去威信;世界各地华人抗议中国政府的浪潮日益高涨;香港百万市民大示威,认为北京学生的命运关系到香港的未来。

(不知何故,已记忆不清,有好几天日记漏写。)

5月30日 今见复旦校门口橱窗里的大字报被撕光。“五二七”校庆之横幅又拉出。

友人杨某来家小坐,谈起他单位(上海柴油机厂*)近事:复旦百余学生曾到上柴游说工人上街游行示威。工人们授计说他们要上班,没时间游行,若学生能把他们每天乘坐的公共汽车挡住,造成无法上班的理由,他们就可以“公假”上街助威;次日复旦学生果真把某公共汽车路线阻拦,谁知那天恰好是周三(厂休),工人本来就不该来上班的,所以就没来游行;工人希望能利用上班时间混“公假”去游行。听毕,深感上海工人对自身利益算计的精明,远远超过对学生运动的同情支持。

“美国之音”消息:中国当局今日逮捕北京自治工会三名领袖人物。有千余名学生及工人到公安部队抗议,当局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又说11个声援学生的工人摩托车队员也被抓捕,当局指控他们均有“犯罪前科”云云。

*该厂为上海市重要工厂,位于杨浦区,与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属同一区。“文革”时,该厂的“保皇派”组织“上柴联司”与王洪文派遣的“上海工人造反总司令部”成员曾在此地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史称“八四行动”。

5月31日 上海市18校高联通知全体学生空校斗争;复旦校方学生复课;部分北京知识界人士开始绝食抗议政府镇压学生。

6月1日 复旦化学系,国际政治系,电光源学系,生物系和数学系的全体学生在大操场宣誓决不复课,又游行到第一第二和第三教学楼及校办门口,并高呼口号:“抗议政府,空校回家,罢课罢课,坚决罢课!”

6月2日 李鹏昨日(六一儿童节)写信向全国小朋友贺节说:小朋友们,我们社会主义祖国正沿着邓小平爷爷开辟的改革开放道路向四化前进,任务艰巨,前景光明云云。今日复旦有人贴出大字报说:“党啊亲爱的妈,可李鹏说邓小平是爷爷”。观看者无不哄笑。

外交部发言人李金华否认邓小平健康不佳已住进医院等谣言,并说中国党政军及人大常委会等领导人的职务未变动。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侯德健,周舵等四名知识界人士在天安门广场已绝食第三天,要求与政府对话。5万人为他们助威;20万军队仍被阻挡在北京郊外,但几百名军人已开始在广场周围巡逻。有人估计政府可能快要强行驱逐学生了。

6月3日 首都“高联”自由民主宣讲团来复旦举办“北京学运图片展览及讲演”,透露南京市600大学生已于昨日步行出发赴北京,准备在人大开会前到达声援。他们认为“空校罢课”仍是消极方法。

今晚美国之音报道:今日下午军警企图冲进广场,但在附近与市民群众发生冲突,首次使用催泪弹及警棍,群众则用砖头石块等反击,并夺走军警的部分武器。

6月4日 晨听电台广播《解放军报》社论《坚决镇压反革命暴乱》,称作日戒严部队被打死打伤几百人,北京暴徒抢走建筑工地的钢觔砖块等用作武器袭击部队。上午9点电视播出《重要新闻》:今晨戒严部队已进驻北京天安门广场,成功地平息了反革命暴乱。

中午听说五角场一带有大学生开始封锁道路,忽降暴雨。下午赶去那里,只见钢铁路栏被横放于马路中央,许多巨大的水泥管被用作路障,公交汽车的轮胎被放气而瘪;复旦生命科学系的学生在公交车上宣讲揭露北京大屠杀真相。车身上写着标语:“打倒野兽政府!全市工人总罢工!忍耐招致死亡,反抗才是出路!北京同胞已死150多人!人民军队屠杀人民!“等。步行回家时,听一女工说:今天厂里通知谁步行上班可得奖金50元。

今日无法收听到《美国之音》广播,估计是政府强行干扰所致。

6月5日 上午,整个复旦大学校园空空荡荡,几乎所有学生都出校区或去堵路或去宣传了。本来今日应发职工工资,但因交通受阻而中断。一座自由女神塑像已经竖立在五角场热闹地带,一辆55路公共汽车被横停在马路上当路障。一根巨大的水泥电线杆也倒在路口。国定路及邯郸路口都放有花圈。又见标语:“五廿国耻,六四国难“。据说上海今日火车和飞机都已停止运行。

中共中央国务院今日发表“告全体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书”,号召行动起来制止各地“反革命暴乱”。晚上10点上海电台消息:今日全市155条公交线路中有151条停运。各大工业局的30%职工没来上班。晚上又听到“美国之音”消息:澳大利亚总理霍克取消预定的九月访华计划;欧洲共同体主席谴责中国政府暴行。

6月6日 上午去校,见“复旦敢死队”贴出大字报警告校方如再作反动政府帮凶,“我们将采取一切手段收拾你们!“据说学生们已在做弹皮弓当武器。下午排队买大米时,听人说大八寺一带有200个警察与大批学生斗殴,市民围观如堵。又听见有人家在放爆竹响声,据说是庆祝邓小平死亡(台湾消息)。

6月7日 袁木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天安门广场清场时,军队坦克没有压死一个人;上海电台辟谣说邓小平还健在;今晨复旦校门口竖起半旗,其大五角星被黑布条缝盖,暗示此党已死;听说华东师大6名学生和几个市民在卧轨抗议时不幸被火车碾死,悲哉!

6月8日 方励之已在美国驻华使馆避难;郑念女士(《上海生死恋》作者)在海外声明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暴行,希望学生保存实力,掌握斗争节奏,并为这些民主青年深感骄傲。

中央电视台播放录像画面有北京市民在愤怒燃烧几十辆部队装甲车,有些人还手执冲锋枪,在大街上边跑边开枪,其神情轻松自豪。

今日复旦校园有人贴大字报说堵交通无用,市民不会罢工,还是改用宣传等方法为好;又有人反驳说坚持堵交通下去,再过10天李鹏政府就会垮台!下午步行去同济大学,在灵堂抄写大批挽联。只见校门口人山人海,七八辆公交汽车横拦在马路中间,车厢里的高音喇叭不断播放“美国之音“的即时消息。

回校看见复旦校园里的毛泽东塑像前搭起黑纱和花圈环绕的竹棚;12层高的文科大楼顶上悬下一条几十米长的黑布,上有白色颜料写的标语:“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晚去五角场,看见一辆75路公共汽车被愤怒群众烧得只剩下一个焦黑铁框。听说上海警方已逮捕烧火车的“歹徒”23名;今晨又有200辆自行车组成的市民“飞车队”继续在上海各地段设置路障,抗议政府镇压学生的暴行。

最高人民法院致电乔石并政治局常委,表态坚决拥护镇压反革命暴乱。

6月9日 见电视播放昨日画面:李鹏和王震等人接见戒严部队。李挥舞拳头,得意忘形。上海市长朱榕基讲话说已派出10万工人纠察队员清除所有路障;今晨全市交通已恢复正常;警方下令首都“高自联”和“工自联”的头领都去登记自首。

见今日电视新闻图象:邓小平出面开会,诸老及李鹏,乔石等均随同出席。邓提议向被杀士兵致哀。有一插曲:当邓说“公安干警”时,李鹏纠正说是“武警部队”,但邓强词夺理说“公安干警就是武警部队嘛!”(其实李鹏此说倒不错,可见邓的固执。)

今日下午1点,在人民广场召开全市追悼死难学生大会。

6月10日 上海市政府在报上称昨日人民广场追悼会是非法组织“高自联”所召开的非法集会。今去校园,见门口设置的灵堂里看花圈挽联者甚多,人们议论纷纷,愤愤不平;

有一白布挽幛拖在水泥地上,写着“独有英雄趋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黑墨签名者一大批,看去都是真名实姓。下午据说有40个复旦学生同去市公安局,要求释放昨日被捕的工自联领袖,但他们被称200名警察包围。复旦操场立刻集合约200名学生,打着红旗乘车出发去市公安局救援被围学生。

6月11日 见昨晚电视重播画面:北京已抓捕400“歹徒”;哈尔滨,武汉,兰州,上海,南京等地“暴徒纷纷落网”;首都“高自联”常委郭海峰在烧坦克时被“当场抓获”;戒严部队官兵在学习邓小平指示,称其“高瞻远瞩”。

《文汇报》今日头版头条标题:邓小平“神采奕奕”接见某国来宾;《新民晚报》也刊出此消息,但没加“神采奕奕”此词。这次“暴乱”中,《文汇报》对学生运动的态度特别仇视。

五角场路边及墙上的所有“反动标语”已被洗刷干净。

6月12日 复旦校门口及灵堂的所有标语,大字报等均被撕光清除;但学生食堂又有人贴出诗词《华夏祭》等。邯郸路上有汽车的高音喇叭在宣传“镇压暴乱”。

6月13日 今晚电视播出新闻:北京公安局通缉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王超华等21名大学生及研究生领袖人物,并描述其生理特征是“牙齿地包天,三角眼,大耳朵,圆脸”等;方励之和李淑娴也被通缉。

6月16日 复旦图书馆召开职工大会,传达邓小平讲话,说这次动乱现在发生,正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健在,可以“从容对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云云。

6月24日 今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被撤消一切职务,仅保留党籍;江泽民被提升为中共中央总书记,颇出人意料。

6月27日 “美国之音”昨日报道:严家其夫妇正在去欧洲途中,他们打算在美国避难,已声明谴责中共镇压民主人士。

昨晚11点30分,一列车在从杭州开往上海途中,经松江站时发生爆炸,死20人,伤11人;警方初步判定为“厕所人为爆炸所致”,可见民众对社会不满到了何种程度。

万里召开人大常委会,宣布新闻法因“舆论导向问题”而被推迟讨论。“美国之音”说吾尔开希已逃亡到香港。

6月29日 昨日陇海线中断,因一辆九节车厢的货运火车被倾覆,又与另一列火车相撞,在西安附近造成重大事故。联想到前几日的沪杭列车爆炸事件,看来不是一般的交通事故。

“美国之音”播放一中国学生(林姓)讲话称今后不再和平请愿,应改换其他斗争手段;又报道说吾尔开希已抵达美国避难。

轰轰烈烈的“八九”中国学生民主运动似乎无果而终,但学生用热血播下的民主种籽一定会在中国大地开花结果!

(整理于2009年早春二月)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第二十八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