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公职人员究竟由谁供养?

【新唐人2011年12月9日讯】曾经有人跟我说到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问题,说谁谁养活了你,你还经常批评人家,这么做是不是不妥呀?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有着相当的知识水准的人,由此可见,在中国,谁谁养活了公职人员,已经深深镌刻在民众特别是相当多数的知识分子心理中,以至于他们会下意识地作出反应,认为你批评谁谁,就数典忘祖了,就不厚道了。

这是一个常识问题,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但在我国的现实中却常常遭到如是曲解。

这个问题虽然简单,然而却极少有人试图谈论它的是非,甚至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大家均讳莫如深的禁忌,导致其长期谬种流传,贻害匪浅。

我们善良的民众不知不觉中充当了一个娇惯自己孩子的父母,让谁谁自我感觉良好,平日时而对父母行不孝之事,却不以为非,乃至毫无罪恶感。

实际上,这是一个重大的根本性的问题,关系到一个国家人民与政府、与官员关系的核心。对这个问题如何理解和对待,在相当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国家如何处理政府和人民、官员和人民之间的关系,也决定了政府和官员如何自处,决定了人民究竟在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处于何种地位,决定了人民是作为奴隶还是主人生存于现实世界。

在任何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人们都知道,是纳税人养活了包括政府官员在内的公职人员,因此在那里,国家是“民有、民治、民享”之国家。政府服务于人民,官员是人民的仆从,他们享有应得的工资待遇,但绝不超出应有的界限和范围,绝不会因此比他们治理下的民众地位高出哪怕一丝一毫,也绝不会对民众的利益视而不见,更不可能损害民众利益,因为纳税人掌握了选票,并健全了建立于其上的体制和机制,可以对之进行有效监督和制约。

相反,在另外一些非民主或者伪民主国家,人民是纳税人,却不仅手中没有选票,而且他们供养公职人员的事实也长期被有意识地掩盖,并因此导致其正当权利遭到褫夺。既然他们在教科书以及任何官方宣传中都不是作为养活了政府和公职人员的人存在的,那么似乎没有理由赋予他们选择和监督政府官员等公职人员的权力,而仅仅是作为被统治和教育的对象活着。

换言之,不是由人民来决定公职人员,教育公职人员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是由公职人员来规定人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并决定性地影响人民的社会生活和政治地位。

在这些非民主或者伪民主国家,总是有些超然机构,他们依靠掌握在手中的国家机器,将原本应由人民享有的权力通过技术手段转移到自己身上,比如由超然机构决定各级官员的任免,决定他们的薪资待遇,甚至决定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在我国的邻居中就有时至今日仍然实行配给制的国家。因此造成本文开头的“问题”,让人“感觉到”不是由纳税人养活了公职人员,而是那些超然机构养活了他们。

这是问题的要害,让公职人员对超然机构感恩戴德,认同它并服从它,而非人民。因此,人民虽然作为纳税人养活了这些人,但却不仅不会受到其由衷的尊重和畏惧,反而让他们可以大著胆子坐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并毫无顾忌。这是因为不是由人民而是由别人决定他们的个人生存、地位和荣耀的。

只有打破超然机构养活了公职人员的假像,让所有人,包括公职人员认识到是人民供养了他们,并使人民成为决定其荣辱进退并时刻保持监督和制约权力的人,人民的尊严、利益和权利才会得到切实尊重和保障,就不必花费巨额税收用作“维稳”,而把它用在改善民生上了。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会有人跟我说谁谁养活了你,你却……的话了。而我之所以并未受到这些话的动摇,是因为虽然从短期看我个人的命运确实在某些机构的影响下,然而从长远来看,我深深地意识到,我是人民的一分子,并受其恩惠,有责任、有义务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为伸张、争取人民的尊严、利益和权利而竭尽愚鲁。

既然人们都声称是代表人民、服务于人民,并没有私利的,那么,又有何理由说我还有无数像我这样的人的不是呢?

文章来源:《博客日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