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从柏林墙博物馆的党证看莫斯科的“八一九”

【新唐人2011年8月19日讯】标志着苏联解体的“八一九事件”对整个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学者姚监复事发当时正在莫斯科。值此事件2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他特意为本台撰写了纪念文章。

“1989年的北京之春的火焰,使八九之秋追求自由的烈火在东欧燃烧。”这是1990年代中期,我访问柏林墙附近一个民间博物馆时,一位德国讲解员对我的疑问所作的解答。因为,整个展览图片的第一幅,是一位中国青年在1989年勇敢地阻挡坦克车队的画面。我想了解纪念柏林墙倒塌的展览图片,为何选上中国“六四”的照片,讲解员的回答,使我认识到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理想是普世价值,心是相通的,争取自由的斗争是互相支持和共同发动的。果然,两年以后,1991年的莫斯科出现了同样的追求自由的游行,苏联解体了,苏联共产党被解散了,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了,冷战结束了。20世纪的地球人松了一口气,欢呼自由、民主在偌大一片土地上实现了。

我幸运地经历了1980-1990年代的两个大事件,1989年的北京“六四”和1991年的莫斯科“八一九”。在“8.19”那天,我正在苏共中央党校参加中苏哲学家“人•科技•社会研讨会”。我们看见电视里反复播送的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舞剧,没有新闻,只有舞蹈。后来出现了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公告。街上奔驰著坦克,隆隆声震动大地。我去红场看到一列列的坦克,但是小孩子爬到坦克炮塔、炮口上玩耍,坦克兵向我说:“我们是国防军,不会向老百姓开枪。”

虽然苏共中央党校校长向我们讲:“这是莫斯科的天安门事件。”但是,没有像北京那样向平民、学生开枪,据说只是坦克转弯时碾死了3个人。没有出现毛泽东预言的千百万人头落地的局面。戈尔巴乔夫采取了不同于邓小平的政策,以和平方式接受了人民和党员对政治改革的要求,苏联解体了,俄罗斯和各个联邦共和国走向自由、民主、共同富裕。中国现在经济发展了,但是“六四”后遗症的包袱沉重压在中国人身上,领导人坚持跛脚改革,拒绝政治改革,公民们没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更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永远不会忘记,柏林墙边的博物馆中央有一根闪闪发亮不锈钢尖柱,上面横七竖八插满了一些小本子,还是证件的物品,陪同要我猜这是什么?我说:“好像是证件。”她说:“对!党证!”在柏林墙被冲垮时,许多东德的统一社会党党员扔掉了自己的党证。后来的民间博物馆长捡起来这些被抛弃的党证,作为展览品的中心标志物。我理解,这些党证是告诉人们,当一个党脱离群众时,不是党开除党员,而是党员抛弃党,主动扔掉党证。我想起,苏联人告诉我们,当“八一九”以后,叶利钦要没收苏共财产时,没有一个党员、一个党支部奋身而起,去保卫苏共财产。当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黯然落下时,没有一个苏联公民为保卫苏共领导的苏联而战斗。为什么?因为,在1991年“八一九”以前的一次调查中,约有80%的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代表官员利益。当拥有几千万党员的大党脱离了广大群众、脱离了党员时,就成了失去民心党心的泥足巨人、纸老虎,自己就倒下来了。脱离了党员和群众,党就自我毁灭了。

苏联“八一九”20周年快到了,“柏林墙”倒塌22年了,中共的领导人也许应当深刻反思了。枪杆子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力于一时,但是民心失去了,脱离群众了,无论多么伟大的人物和政党,总有一天会被人民、党员和历史所抛弃。

文章来源:《DW》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