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党强权下 谁是安全的?

【新唐人2011年8月9日讯】(新唐人记者吴薇编写)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中国大陆一位任职于南海舰队某支队的现役海军上尉,对中共强权的控诉。2002年他考入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本科毕业后进入海军装备研究院继续深造,攻读硕士学位。在上学期间,先后被评为“优秀学员”、“优秀共产党员”,并多次获得嘉奖。毕业后,他放弃了留任北京总部机关的机会,奔赴南海海疆,任职至今,还多次赴南沙、西沙等地执行重大任务。不过,当这位军人远离家乡,“用自己的忠诚和勇敢捍卫著祖国的和平与安宁”,作为他父亲唯一的儿子,他年老的父亲的却没有人去保护。

下面是这位军官的血泪控诉:

父亲因实名举报上司蒙冤入狱

我的父亲被迫害前,曾任职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人民法院。我的父亲精通法律、熟悉业务,是一位正义果敢、秉公执法、不畏强权的好法官。曾经多次帮助他人平反冤假错案,在当地司法界和百姓中有着良好的口碑。

然而,由于我的父亲实名举报时任利川市人民法院院长徐东海在任命、提拔和使用干部时买官卖官的事实,以及握有其官商勾结、贪赃枉法的部分证据之后,遭到徐东海疯狂的打击报复。2009年9月16日徐和他的追随者强行将父亲秘密关押,多次搜查我家和父亲的办公室,称只要交出相关举报证据和材料,便可以立即释放。在遭到父亲严辞拒绝后,他们便通过刑讯逼供,强迫父亲在事先拟好的询问笔录上签字画押。在关押期间,父亲遭到非人折磨,并拒绝家人多次要求探望、送药的要求,生命几度垂危。

2010年2月4日,在父亲被非法秘密关押141天之后,利川市检察院便以“贪污罪”对父亲实施了逮捕,并实行异地羁押。此时,徐东海等人以州委书记肖旭明督办为由,不允许恩施州内的任何一名律师担任父亲的辩护人,州内所有律师无一人敢接办此案。最后,几经周折才在武汉聘请到一名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律师,然而就在律师到达恩施的第一天,就有人让其“不要趟这场浑水”,律师的调查取证工作受到重重干扰,举步维艰。

湖北省高院明确批示父亲无罪,应立即释放

在经过侦查、补充侦查、延期侦查之后,利川市检察院认为若以“贪污罪”起诉没有胜诉的把握,于是请示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亦认为没有胜诉把握,又同恩施市检察院一起向湖北省高级检察院请示。湖北省高级检察院的相关领导和办案人员在听取汇报和查阅了卷宗后明确指出,父亲在本案中并不构成任何犯罪。

但是,鉴于此案是恩施州委书记肖旭明批示督办,恩施市检察院还是硬著头皮于2010年7月16日向恩施市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恩施市人民法院刑事一庭于2010年8月2日上午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结束之后,由于父亲在本案中根本就不能构成任何犯罪,致使主审法官迟迟未下判决、一再拖延。

一方面要面对法律的公平正义,另一方面又要面对州委书记肖旭明的批示,主审法官左右为难,只能请示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同样,迫于州委书记肖旭明的批示压力,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也是进退两难,于是再次请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省高院审委会认真讨论、仔细分析、慎重研究之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月16日给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明确批复,认为父亲在此案中并不构成任何犯罪,应予无罪释放。

权大于法,父亲被当地法院强行判决有期徒刑十年

但是,恩施州委书记肖旭明不但没有停止其行政干扰司法的违法行为。他一面指派恩施州纪委的相关人员到湖北省 纪委进行活动,请求省纪委给省高级人民法院施加压力,要求更改批复意见;另一面又指派利川市纪委对家属进行恐吓,不准上告、不准上访,更不准申请国家赔偿。

在得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批复以后,家人和律师多次到恩施市法院询问,已经开庭快半年了,为何还不下判决书?最初得到的回答是“领导没有发话,我们判决难下啊”,后来又改称,是要进一步补充侦查。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明确指出:“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干扰”。州委书记肖旭明知法犯法、以权代法,置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批复于不顾,责令恩施市人民法院强行判决。

在开庭审理7个月后的2011年3月3日,恩施市人民法院强行判处了父亲10年有期徒刑。然而判决书上赫然出现了开庭之后恩施市检察院再次进行补充侦查的内容和证据,这些内容和证据并没有经过二次开庭获得当事人及辩护律师的认可,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司法程式,其强行判决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我在南疆保卫祖国,谁来保卫我的父亲?

父亲受迫害一事始于2009年9月,但是家人为了让我安心在部队工作,一直对我隐瞒此事。直到我得知自己2010年3月底即将远赴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想和父亲道别却一直联系不上之后,家人才如实告知。

我得知这一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于是我恳求部队组织的说明。我所在部队的政治部先后给恩施州军分区、恩施州纪委、恩施州人民政府等单位和恩施州委书记肖旭明个人发函,要求保护军属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但是都无济于事,发出去的公函也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父亲身患肝病多年,身体虚弱,我无时不刻不担心父亲的身体状况,2010年5月我请假回家,先后多次去看守所探望父亲,均被当局以“领导没有指示,我们不敢让你们会见”、“领导有批示,不准会见”、“此事不归我管”等各种理由拒绝。一直到2010年8月2日开庭审理当日,在法庭上我才见到了年迈的父亲。此时,离我上次休假探亲见到父亲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多,看着父亲苍老的面容,斑白的双鬓,虚弱的身体,我的内心无比的沉痛与愤怒。

我眼睁睁看着父亲受到如此惨无人道地打击报复,我身心俱疲,因此我不得不向部队申请放弃赴索马里执行护航任务。

在2010年8月2日参加完父亲开庭审理之后,由于工作需要,9月我又再次回到了部队,并到西沙群岛执行任务,为期100多天,2011年的春节也继续留守在军舰上战备值班,直到今年3月我又才再次踏上了返家的归途,然而这次到家接到的便是父亲被强行判处10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书。

拿着这份沉重的判决书,我内心无比的沉痛、悲恸和愤怒。自2009年9月至今,历时18个月,530多个日日夜夜,精神上的打击,心灵上的创伤,思念父亲的煎熬,难以描述与形容。10年前,父母离异,父亲患肝病,我与父亲相依为命;10年后,我在南海保疆卫国,父亲却蒙冤入狱,被判刑10年。如今父亲已病人膏肓,生命垂危,怎能熬过漫漫10年铁窗。我深深知道,今生今世再也见不着我的父亲了!

为了替父亲讨回公道,家里已经债台高筑,唯一的价值12万元的房屋仅以6万元出售,所有家俱、电器也以8900元全部变卖。由于我在部队服役,替父亲讨回公道的事,一直是我的小叔——父亲的亲弟弟——为此上下奔波、到处求助、风餐露宿,看着原本150多斤的小叔瘦到了80多斤,我的内心深处犹如刀割一般痛楚。

于是,我写下了这份交织著爱与恨、血与泪的控诉书,祈盼社会的正义人士能够扬起正义的大旗,还年迈父亲一个公道,还家乡社会一片和谐,还国家法律一个尊严!

编者:对这样一篇充满血与泪的控诉,却没有迎来网友们的同情,相反……

网友评论:

你所保卫的不是国家,而是dang.因为你所在部队有一条“绝对服从党的指挥”,所以只是党卫军。

你保卫的只是XXX王朝,与被任人欺凌的百姓无关!保卫国家就是保卫D国。你不是保卫祖国,你是保卫权贵的权益。

你保卫的政权本性如此,你还需要为虎作伥吗?

权力不受制约,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端起你的枪,杀州长,除此没人能保障你父亲!

找你主子施舍去,网上求助P民有什么用,P民帮不了你的忙,都是被奴役的人!

换了我爹,他一天牢也不会坐,也只有你这种软蛋,才去当兵吧!

利川政府欺压你的父亲,是因为利川军警在做后盾;你驻地政府欺压当地百姓,就是你在做后盾。希望有一天你执行镇压当地百姓命令时,枪口能抬高一寸!

中国军人当三思,别再让你的亲人及亲人的亲人成为强权下的弱者,关健时刻请你们调转枪口对准那些该死的畜牲。

“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不受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干扰”这句话是给外国人看的,国人都不信,实际上外国人也不信。咱们的政法委是干啥的你知道吗??

在军队里好好干,多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正义战士,国家政体动荡之时,用得上你们。
把你带领的军队拉出来,消灭这帮狗日的.

支持你勇敢的站出来揭露真相……但是你没有考虑到中国的特色,一旦你的帖子正式发表,就会和你父亲一样下场,意味着你在部队的生涯结束!多保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