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怎一个乱字了得

【新唐人2011年7月3日讯】怎一个乱字了得?王亚丽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然而,就这么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村女子,从这张床跳到那张床,便跳成了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副书记,还是个“很有能力的后备干部”,要找机会重用、“主持开发区工作”。  

怎一个乱字了得?冉建新暴死了。就因为工作上与领导不合拍,被湖北利川纪委以渎职“双规”。6月4日,突在湖北巴东县检察院内猝死,“死者七窍流血、全身淤血、多处外伤、背部还有多处被烧烫伤痕”。

怎一个乱字了得?如果冉建新生前工作不是深得民心、当地民众不大规模“闹事”、武警们不大规模地进城维持秩序、海外“敌对势力”不大肆渲染,冉建新岂不默默无闻?岂不是就白死了吗?  

怎一个乱字了得?中国,还有多少个王亚丽?又还有多少个冤死的冉建新?冉建新还好歹是个官、身兼数职,如果是老百姓呢?上何处去申冤?又如何申冤?谁替他们申冤呢?

怎一个乱字了得?中国,为什么会产生王亚丽?产生王亚丽的土壤究竟是什么呢?难道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吗?如果不是体制有问题,又是什么呢?万恶的美国,有没有王亚丽?罪恶的台湾,有没有王亚丽?谁能告诉我?谁能?谁?

怎一个乱字了得?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冉建新暴死?冉建新暴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难道这就是“双规”的优越性?难道这就是司法不独立与由党、由政法委一把抓的好处?中国还有多少个冤假错案?谁能告诉我?谁能呵?

怎一个乱字了得?去年,差不多也是这季节,博客中国大肆讨论“宽容”,我说要谈谈“平反”,遍地自焚谈“宽容”是便衣、伪民主们在搞乱视线;结果,我被说成“对社会没用”的人。难道只有欺骗才有用吗?

怎一个乱字了得?杨振宁说“要从一党专政变成另一个制度,我想至少要十年才能整顿起来”。杨是科学家,他从加快科学发展角度反对政治改革;可,中国光产王亚丽和冉建新,要科学干什么呢?

怎一个乱字了得?土地、财政、腐败……强拆、自焚、截访……失踪、双规、暴死……2011初夏,爆炸声声、催人奋进,中国人民向何处去?

怎一个乱字了得?共产主义,太遥远;毛泽东思想,又过时了。十三亿人民摸著石头过了河、上了岸,干什么呢?又向何处去?

怎一个乱字了得?既然,没有思想武器,为什么就不能试试普世价值观?为什么就能不试试顾晓军主义?

2011-6-11 于南京

--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