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曲项高歌红半天 不知已是暮年

【新唐人2011年7月1日讯】中共90大限,中国各地红歌泛起,一时到了癫狂的程度。重庆4万人参加红歌会,甚至把基辛格弄来捧场贴金,场面犹似朝鲜的大型歌舞阿里郎。犯人唱红歌可以减刑; 宗教人士唱红歌把中共当成了主。红歌从重庆唱到北京,从湖北唱到新疆。有人著了魔似的唱,有人忍着癌痛唱。一时红浪滚滚,有称为“天下奇观”。用中国股市的话说就是:“跌不死的多头,又唱起了红歌”。

红歌成了中共的一根救命稻草。红歌似一支强心针,让一个垂死的病人又有了回光返照的红颜。有人说,中共经过这么多年的经济改革和疯狂掠夺,既得利益已使中共不可能走回头路。然而,中共最大的利益是苟延残喘,保住政权。目前的红歌运动已不是单纯的“左转”,或简单的文革式倒退,而是中共垂死挣扎的保命手段。

如此荒唐不经的红歌运动究竟是怎么搞起来的?

当初薄熙来发起唱红歌是为进军政治局常委造势,也是向太子党发出联络信号,当然也是他想冲出重庆的背水一战。薄熙来从“将军后代合唱团”的巡回演出中受到启发,他抹去了“将军后代合唱团”流露出来的“老子英雄儿好汉”的霸气,利用中共长期用来洗脑的红歌中群众唱惯了嘴的党文化因素去迎合中共应对危机的需求。

其实,胡温一开始对薄熙来的红歌运动并不以为然。这取决于四点。第一,这种文革式唱红歌运动与胡温的“科学发展观”口号相冲突。第二,胡温清楚地知道薄熙来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是外人,是打工的;只有太子党才是中共真正的龙种。第三,薄熙来及薄的父亲薄一波与江泽民关系非同一般。第四,胡温明知薄熙来借唱红歌敲山震虎和争权搏位。胡温至今未对唱红歌表态的原因就于此。

但是,胡温亡党的忧患高于对薄熙来的厌恶。面对外有民众揭竿而起、内有退党大潮的中共危局,加上中共建党90周年,胡温对薄采取了默认态度。从根本上说,胡温无法否认太子党争权与唱红歌在党内的合法性。一方面,胡温不敢与太子党论及权力的来源。确实,胡温的权力不来源于人民,而来源于这帮“将门虎子”的老爹们。现在太子党挤兑胡温,胡温只有忍着。另一方面,太子党唱红歌救党,符合党的根本利益,胡温只能服从。

中共高层多数成员出于对失去政权的恐怖,纷纷支持唱红歌运动。按照中共政治规则,不唱红,可能会在这一批太子党上台后被清洗失去乌纱帽;唱红,就是表示了政治态度,可能就保住了官位。很多中共官员看到了太子党接掌中共政权的前景,纷纷选边站队支持唱红。中国大多数民众对唱红歌运动是不满和痛恨的,很多人是无可奈何。但也有对贫富悬殊和中共腐败非常不满的民众响应,这是因为他们觉得现在的腐败还不如毛泽东时代的清贫。这样,一场复辟文革的唱红运动蔓延全国。

唱红歌能使中共起死回生吗?绝对不能。首先,唱红丝毫不能改变中共执政的非法性。在党文化中,“红”被赋于了一种不可置疑的权威。但“红”只是代表无理性的狂热,意味着恐怖和血腥。实际上,一个政权是否合法,只能由真正的选举和人民的选票决定,它与唱红歌的气势和场次、与领导人的倡导、与媒体的宣传没有任何关系。

其次,唱红根本不能清除和扭转中共根深蒂固的腐败。权力的没有制约、道德的沦丧、官员的贪欲,加上中共有意的鼓励和纵容,使得中共的腐败成了不可逆转的社会现象。唱几首歌颂中共的歌发泄一番就能使贪官污吏改邪归正了?他们打几个饱嗝转身又公费请客、公费嫖赌、公费旅游、公车私用去了。房子、金钱、女人哪一样都 不会少。中共官员的特点是说的比唱的好听。现在让他们唱得更好听一点根本于事无补。

况且,唱红本身就是一笔党新增的巨大腐败开支。党要唱红就跟到卡拉OK唱歌一样,请自己掏钱,但这笔开销都算作公费支出了。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的估算,仅重庆红歌传唱10.4万场,参加人8,000万人次,场地费、误工费、路费、补助重庆卫视费用等最基本费用,加起来就超过27个亿,这还不包括单位组织唱红的补贴、吃饭等。重庆一地尚且如此,全国成千上万个城市和单位唱红,这笔天文数字的开销全摊在民众头上。因此,唱红正是中共腐败深化的体现。

再次,唱红不会缓解中国日益尖锐的官民冲突。目前每年全国各地发生几十万起的大规模民众抗共事件。由于中共的暴力镇压,使得这些抗共事件在形式上趋于激烈,矛头所向也越来越集中在中共政府身上。这使中共统治处在火山口上,随时都有在民众反抗中垮台的可能。唱红就像历史上那些行将灭亡的王朝的末日笙歌一样,只是在自我陶醉。用现代的话说,中共在追求一种安乐死。

最后,唱红不能阻止汹涌澎拜的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目前已有接近一亿人登记“三退”。这个庞大人群决裂中共,说明中共的统治基础已被掏空,说明人民已经空前觉醒,说明中共已丧失了基本的公信力,说明解体中共正在成为全民参与的救国与自救行为,说明中国的剧变和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即将来临。中共的突然垮台已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

退党和共党解体的关系可以从苏共崩溃得到佐证。有位叫列昂•阿隆的作者从经济、政治、社会、外部压力等各方面分析了苏联崩溃的原因,认为谁都没有预测到苏联的崩溃。但列昂•阿隆没有提到苏共党员的大量退党。1991年7月苏共中央全会报告公布,仅在那以前一年内共有420万党员退党,占党员总数的22%(多年来退党的数字更庞大)。而在这之前的1990年,叶利钦已宣布退出苏共,同时,莫斯科市长和列宁格勒市长也宣布退出苏共。从这个意义上讲,早在1991年8月苏共被取缔之前,苏共灭亡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今天中国的“三退”正在重蹈当年苏联的覆辙。

唱红只不过是中共自我打气和自欺欺人的形式,在觉醒的中国人看来非常可笑。一个靠谎言维持的政权必然遭到人民的唾弃。中国人民抛弃中共的步伐和进程不以唱红或人的意志为转移。

--作者本人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