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美国国际战略正在做重大调整

【新唐人2011年5月25日讯】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美国战略正在做重大调整。

近几十年来,美国战略有好几次重大的调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为了防止红色邪恶帝国苏联侵略西欧,而向全世界扩张,在1949年以美国为首的12个国家建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东西方冷战。经过长期的围堵和遏制,苏联终于在1991年瓦解消失了,共产主义阵营失败了。之后,美国做战略调整,重新部署力量,把在西欧的军事力量开始向东亚转移,他的目标是针对中共政权。从1979年中美建交开始,美国打开市场,让中国产品进口,并且大批接纳中国大陆留学生,企图用和平演变的策略改变中共政权。

但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充分表明了中共拒绝和平演变。到了克林顿时代,克林顿总统将人权和贸易脱勾,利用美国给中国永久性最惠国的待遇,以及美国大资本财团投资中国大陆这一个战略,企图用发展中国经济和形成中国中产阶级来改变中国,但是这个战略失败了。美国看到的是中共屠杀法轮功修炼者,屠杀西藏和新疆维吾尔族民族,建立网络长城金盾工程,在这个时候中共开始向外扩张,向东南亚、印度洋和太平洋扩张,向太空扩张。

之后到了21世纪开始,小布什总统上台,当他正企划要加强针对中共政权的时候,本.拉登发动911恐怖主义的攻击,这就改变了中美关系。美国不得不为保卫美国对付本.拉登,而对中共政权采取较为温和的立场。美国整整花了10年的时间对付恐怖主义;对中共而言,是个黄金的10年,中共就充分利用了10年时间迅速发展军事力量,对外扩张。胡锦涛的内部讲话洋洋得意,他说:中共充分利用了美国的技术和资本继续发展。梦想中国共产党要利用全世界资本主义的科学技术、资本和市场,来打败全球的资本主义,要统治全世界。

由此可见历史似乎又再重演,1949年美国和自由世界面对的是邪恶红色帝国苏联,现在到了21世纪美国和自由世界面对的是红色邪恶中共政权。中共政权比德国希特勒还要残暴,它要实现希特勒的梦想,要统治全世界。但是本.拉登被击毙了,同时阿拉伯世界也发生巨大的变化,由此,世界局势发生重大的变化,使得美国有机会甩掉恐怖主义战争的约束,可以放开手做战略的重大调整,来面对邪恶中共政权的挑战和扩张。

所以现在美国正在进行战略的重大调整,反恐战争已经进入了尾声,相反的,美国和自由世界正面对着中共邪恶政权的挑战。由此,从2011年5月1日,本.拉登被击毙之后,美国已经进行了3个步骤,调整他的战略。第一,在5月9日到10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举行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时候,美国高调的提出了中国人权问题,美国从人权问题作为切入口,对中共进行制衡。奥巴马在会见中共副总理王岐山和国务委员戴秉国的时候强调,他支持言论和资讯流通的自由,以及政治参与权利等普世价值。他特别强调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普世价值。

那么在会议头一天,美国副总统拜登他讲话了:我们在人权方面有强烈的分歧,虚假的基础上建立不起来真实的关系,因此我们若有意见不同的地方,务必表达出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开幕式上是这么讲的:我们公开或私下都非常明确的表示我们对人权的关注,我们对人权问题给美国的国内政治以及给中国和该地区的政治以及稳定,造成的影响表示忧虑。这是美国调整战略的第一个步骤。

第二个步骤,那就是在5月16日,白宫、国务院、司法部、商务部、国土安全局、国防部,这6个美国联邦政府当中最重要的部门,在白宫共同宣布了网络空间国际策略。也就是美国要联合西方自由世界共同进行一场信息战,这个战争的对象以中共为首,包括伊朗、北朝鲜、古巴这些独裁国家,正在威胁着美国的安全和西方世界的安全。

在这西方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讲:这个网络空间国际策略里边特别强调要世界各地的人都要言论自由。她说:我们正在世界各地资助架构网络的努力,来帮助更多国家在互联网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在网络自由方面,她明显的指出:我们支持人权以及民主活动人士,来确保他们能够拥有不受限制的网络;我们正在资助尖端科技项目,来给他们工具以及支持,能够有效并且安全的互通信息,让他们的信息能传达到外界,纵使政府试图让他们沉默,或将他们隔离在互联网之外。

为什么美国的战略调整中间这么重视网络这个平台呢?因为从去年12月到现在,北非和中东的阿拉伯世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他们抛弃了本.拉登的恐怖主义,他们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和普世价值。他们要享受做为人的权利,而这已经获得成功。在突尼西亚和埃及两个独裁专制的政权垮了台,也进行了政治改革;而其他的国家正在跟进,有叙利亚、阿尔及利亚、叶门、利比亚等等都在跟上。

所以阿拉伯世界的经验,他们兴起了茉莉花革命可以改变世界局势,而这个茉莉花革命正传到了中国,使中国也开始了茉莉花革命。所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特别强调在网络空间国际策略中,要加强在人权方面的突破,维护专制国家人民的权利。而最重要的平台是个网络世界。

而同时美国受到了以中共为首的邪恶专制国家对美国的攻击,在网络上对国防、经济、金融、社会安全等等各方面进行攻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讲:在过去一年中间,美国国防部每天受到了几百万次网络攻击,而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来自中共政权。美国白宫网络安全办公室主任霍华德(Howard Schmidt)他说:我们共同承诺要来实现总统有关在这个互联网世界确保繁荣、安全,以及开放的远景。我们整个政府承诺追求最基本的言论自由、交流自由、影视权以及讯息的自由。在追求自由的同时要保护美国的安全。

在这一份长达30页的计划书里面,将有跨越18个联邦政府部门,这个企画里面说明了,美国将来在外交、军事、执法等方面,如何结合网路空间来保护美国和自由世界。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美国政府将要拨1,900万美元,用来研究开发可以突破中国、伊朗和其他独裁专制国家在互联网上对政治敏感的信息进行审查的技术。

美国助理国务卿博斯纳(Michael Posner)说,他们要拨3千万美元来开发新的技术,将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要投入到开发翻墙软件。而这一些软件,全世界首先开发的是,来自于法轮功学员这一个“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的成员,他们默默无闻的,经过了10年以上的时间,开发了翻墙软件,得到非常大的成功。而在今后,他们会继续来开发新的软件,来攻破中共的长城金盾工程。正在展开的一个信息战争,是涵盖了全世界。因为中共不仅仅对美国发动了攻击,它也向德国、加拿大、英国、印度、澳大利亚等等西方自由国家,攻击他们的政府网站、军事网站、金融、经济网站,以及企业部门的智库,盗窃科学技术资料。

中共在过去10年建立了信息战部队,他们组建了信息战的民兵部队,并且发动了全民皆兵的战争,他们号召“人手一部电脑”来攻击美国和自由世界。中共发动的信息战,也就是中共过去一再宣布要推行的“超限战”。什么叫“超限战”?就是超越人类理性、良知、道德之外的,不受人类良知、道德、正义所约束的、所限制的这种战争。也就是它们无所不用其极,利用一切手段来攻击美国和自由世界。

现在根据美国的银行界,投资银行Morgan Stanley他们的报告。他们在过去的6个月以来,一直受到信息战的攻击,而这攻击的对手就是来自于中共。上面所讲的信息战,美国要发动应对一场新的信息战,这场新的、更高一层的信息战正在开始,这是美国和自由世界要应对中共的挑战,应对中共的超限战。这是美国战略调整的第二个大步骤。用全国的行政力量、国会的力量,以及企业界的力量、民间的力量,联合世界上的自由国家,共同来对抗专制统治的国家所发动的信息战。

第三,5月19日美国奥巴马总统发表了一个外交政策的讲话。他说:由于本.拉登被击毙了,由于阿拉伯世界的变化,所以美国要调整外交政策。各位请注意,奥巴马总统讲的是调整外交政策,他不是仅仅讲说要调整美国对阿拉伯国家的政策,讲的是外交政策。这外交政策是全面的,当然也包括要调整美国对全球独裁专制国家的外交政策。

那么他要调整外交政策的目标是什么呢?他说:美国的政策是推动变革,支持向民主过渡。他这里首先指的是阿拉伯世界的变革,阿拉伯世界这批年轻人,他们唾弃了本.拉登的恐怖主义,他们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和普世价值,要求民主。所以美国这次调整了外交政策,首先是针对阿拉伯世界,支持阿拉伯世界国家的人民进行改革。在过去一个多月以来,从一个广场到一个广场,一个地区到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到一个国家,都发生了人们起来要求变革这样一个群众运动,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美国的外交政策要支持。

那为什么美国在这个时候突然要改变他的外交政策?就是因为世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本.拉登被打死了,反恐怖战争也走向尾声了,阿拉伯世界起了巨大的变化,阿拉伯的茉莉花革命,正在传遍全世界。这场革命将有可能把中国带向一个新的阶段,走上中国茉莉花革命阶段,所以美国的外交政策要调整。奥巴马讲:我们面对历史的机遇,我们有机会显示美国正视的是突尼西的一个商贩的尊严,而不是独裁者的大权。

他这个独裁者既指的是阿拉伯世界的独裁者,也指的是全世界的独裁者,包括中共的独裁者在内。我相信,在短短的20天之内,从本.拉登被击毙到5月19日奥巴马宣布美国外交政策的调整,这短短的20天之内,美国做了战略的重大调整。我相信美国的战略,还会在其他方面,包括军事、经济、金融、科技等等方面调整战略,来对付中共和其他独裁专政国家。美国在过去这么多年来做了几次重大的战略调整。

那我们要问,中共这个政权有没有大战略?在我看来它没有战略,它只有共产党的野心。何以见得呢?我们来看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教授,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他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中国大战略求索”,这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他这文章里面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他说:对中国而言,我们如何看待这个急速变化的世界呢?我们希望怎样的国际秩序呢?中国外交事务的目标和准则是什么呢?一个崛起的中国应该如何和其他国家互动?中国到底是否拥有自己的大战略?相信这绝对不仅仅是全世界领导人和外交官琢磨的问题。

任何国家的大战略都必须至少回答下面3个问题:第一,该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第二,哪些外部力量对其构成威胁?第三,为保障本国安全,该国领导人应该做些什么?当前,对于中国是否拥有自己的大战略仍然没有定论,中国政府至今尚未发布任何全面阐述本国战略目标,和实施之道的官方文件。但是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戴秉国,在2000年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阐述了这些核心利益:一、是中国的国体、政体及政治稳定,暨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二、中国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第三,是中国的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证。

各位请注意,戴秉国仅仅是一个官员,它仅仅是一篇文章,它不是官方的正式文件。所以至今为止,中共统治了中国大陆62年,它还没有一个自己国家的大战略。你的国家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你的国家追求什么?你对老百姓一个什么态度?你给老百姓什么利益?从来没有正式公布过,至今为止没有。它仅仅通过一个戴秉国,一个国务委员,比副总理不如的一个底下官员,发表他的文章。那么这些戴秉国所讲的话,什么意思呢?

首先他要保证共产党的领导,保证它的社会主义制度,那是它一党的制度,一党的利益,不是一个国家大战略的利益,也不是全民族的利益,核心利益完全是为了共产党,不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民族。

那么王缉思先生他接着讲,他说当前中国相当多的政界、学界和国际问题评论人士认为,中共需要有一项可以指导对外政策的统一,统领一切的原则,但是从主权、安全和发展3个方面来界定中国的核心利益,就意味着基本上不可能设计出这样一项简单、明确的统领一切的原则。此外,中国政治精英当中,存在着不同立场和观点,这使得在政治共识的基础上,构建出一个大战略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非要为中国的大战略建立一个统领一切的原则的话,那么王缉思教授认为,那应该是改善中国的民生福祉,并通过社会公正,促进公民的幸福感。他这句话讲得非常对,因为一个国家的大战略,你究竟是什么?应该是为了老百姓,而不是为一党一时的利益,也不应该是为局部的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利益,应该是为民众,为民众的福祉和利益,这是首要的一个战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其他的战略都是行不通的。

但是,上面说的是王缉思教授的话,就说明他对中共至今为止不能提出一个官方的正式的大战略的目标,是持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态度。他并不赞成中共的立场,可是他并没有非常强烈的去批判中共,他非常温和的提出他的一个愿望:中国大战略应该是为了中国的民生福祉,并且通过社会公正,促进公民的幸福感。

那我们看看,共产党有没有大战略?共产党没有大战略,它只有大野心。我们看胡锦涛是怎么讲的,他说:我们关起门来,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全世界都由我们党领导安排,不仅从思想、文化、经济及政治上,也从组织上保证为全地球制定统一计划,只有到了这一天,我们才可以说,中华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现在有了的,就是永远有。他这里说已经有的是,共产党手上已经拿了统治权,已经拿了的利益,他觉得不安全,他担心有一天被推翻,他只有扩大占领了全世界,没有一个人能反对他的时候,他才觉得安心、安稳。

可见,他的野心非常大,要利用资本主义世界的资本技术力量,来消灭全球的资本主义。这是胡锦涛的梦想。那我上面所讲到的,美国的战略非常明确,美国的大战略,他已经在林肯的讲话中已经讲明了,这个国家是要民治、民有、民享,一切都是为了老百姓。并且美国两百多年来,他在全世界,国际也好、国内也好,他们所执行的大的战略,就是为了实现民有、民治、民享,无论他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金融等等的一切,都围绕着这个目标来进行的。

同样的,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他们在1946年所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里面也写明了中华民国是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你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有没有这一条?没有,它有的是思想坚持共产党领导、毛泽东思想领导、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社会主义道路,再一个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一切都是压制老百姓的,是专制的、是恐怖的、是屠杀的、是掠夺的。所以这两个不同的世界观,两个不同的,一个是战略、一个是野心,现在正在对垒,在全球范围内对垒。

从苏联垮台退出之后,另外一个邪恶的帝国—中共政权,正在利用过去10年的时间继续的扩大,向全世界扩张。美国在击毙了本.拉登之后,和阿拉伯世界的巨大的变化之后,正在调整他的战略来应对中共邪恶政权。

历史似乎又再重演。1949年的时候,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面对的是苏联这个邪恶帝国,防止苏联侵略西欧,也防止它扩散到全世界。21世纪,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正面对着一个红色的中共邪恶政权,它也在向全世界挑战,它要统治全世界,要把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帜插遍全世界,这是它们的梦想。在这种时刻,奥巴马政府调整他的战略,调整他的外交政策,开打另外一场新的信息战,要把中国的人权问题提到世界安全的高度来应对。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正在进行一个重大的变革之中,这个变革就是要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来面对中共。过去克林顿时代想用软的手段改变中共,失败了;小布希时代他失去了一个机会。现在一个新的机会降临到了奥巴马身上。过去一直希望美国再出现一个里根,里根对共产主义集团是非常强硬的。他在跟戈尔巴乔夫打交道的时候,非常明确的指出:苏联是一个邪恶帝国。他绝不退让,发动星际大战来包围遏制苏联,结果里根成功了。

我希望奥巴马能够继承里根的反共的毅力,联合全世界的民主力量,结束中共政权向全世界扩张的这种野心。鼓励中国老百姓、帮助中国老百姓,结束中共专制独裁,解体中共,建设一个民主自由的、维护人权的、遵守普世价值的新中国。这是一个美好的前景,让我们拭目以待。各位听众,谢谢您的收听,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伍凡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