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渎职不作为 谁在培训黑社会

【新唐人2011年4月22日讯】 我村短短3个月就出现了4起刑事案件,从这些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我终于看清了是谁在渎职不作为?是谁在培训黑社会

第一起:圣诞夜的杀人案

08年12月25日晚10点,我村民纪守勇在村口被刘飞、刘松带领6名打手,将纪守勇打死(头部被击4棍其中前额一棍后脑3棍,臀部和大腿被捅3刀),将我村民王有亮用刀捅在腿部至其轻伤。

在这次杀人案件还未转交法院前,公安局提前便将其中3名罪犯崔金磊、张世亚、孙晓越以极其轻微“劳动教养1年”定性,其中孙晓越所外执行(也就是可以回家继续危害社会、继续杀人),公安局如此之轻、如此之快的“决定”说明了什么?地球人都知道。

刘飞、刘松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犯罪同伙,有组织成员,有明确分工,有经济来源,更有保护伞,在夏津县城形成黑恶势力,其声誉家喻户晓,刘飞、刘松均有前科案底,这次杀人时就是在劳动教养期间作案。

刘飞的经济来源一是振振网吧,二是爱康消毒餐具,为抢占生意曾带领20多名打手到城栾路的某网吧砸店,也曾对城栾路的某酒店进行威胁,如不使用爱康的餐具就将某酒店给砸了,同样遭受威胁的酒店不下6家,并将新工街的河间驴肉酒店派人砸坏,致使此店无法经营而关门。

正是刘飞、刘松等黑恶势力屡次犯罪但都得不到应有的惩处,其原因是公安局内部故意“忽略”前案,只追究最后这个个案,又屡次被从轻处罚,按一般治安处理,难怪公安局内部人员都愤愤不平的说:刘飞该死不死,该判不判,公安局就该挨告。相比哈尔滨警察打死人的那个判决结果天朗之别(并且杀人凶手未赔偿被害人分文)。

不仅如此,夏津还有比刘飞更为严重的黑社会组织,但,就是不抓。

第二起:重大经济案件

08年12月10日,我们检举了我村原党支部书记王道新侵占我村集体现金40万余元的经济犯罪事实,县公安局一直不予立案,在我们多次催促下才于80天后的09年3月4日调查,但调查一天后又束之高阁不再调查。经我们不断以“上访”相要挟,才又不得不查下去,但就是只有雷声不见下雨。

09年3月27日,公安局经侦大队侦结完毕,我所举报的也是事实,但王道新却以不够犯罪条件被释放,理由是王道新本人说这些钱都花在吃喝上了,但又拿不出对应的饭费单据,只是信口而说,这就是公安局所谓放人的理由和借口。

王道新其人也是黑社会成员和其他夏津的黑社会成员关系密切,07年11月底,王道新带领儿子王泽林、王泽申非法侵入纪彩甫的住宅,持木棍将家具和窗户砸坏。

06年冬天其子王泽申在华芳纺织厂持刀将王风志脸部刺伤,伤口长度7公分,构成轻伤。
08年3月10日14点,王道新指使儿子王泽申带领7个暴徒非法侵入纪彩法的住宅,用铁棍将纪彩法打伤。

06年王道新贩卖抢劫黑车2辆,自己开一辆,送给北城街道办事处干部房玉领一辆,被公安局调查后让妻侄张继贵顶灾,就这样犯罪的逍遥法外,无罪的被拘留。

09年3月,王道新带领儿子王泽林、王泽申当着北城公安分局警察的面在龙星酒店持刀行凶将一顾客砍伤。

私藏枪支,王道新因包小姐和妻子闹得不可开交,其子王泽林从屋里拿出一支打炮壳的猎枪要蹦了其父王道新,当时有好多在场劝架的邻居见证此事。

王泽林和王泽申05年华芳纺织集团开始修建期间,多次组织村民团伙盗窃建筑器材如铁杆、卡扣、塑料布、潜水泵、经纬仪等,价值数十万元。其中将经纬仪以4000元的价格卖给本村纪风年。

王道新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如霸占建筑工地,利用恐吓、威胁手段强占工地达到进料、包活目的。

王道新还贩卖人口,现在的小女儿就是从四川贩卖来的,上次有人举报,让门有龙顶罪说是捡来的,然后又疏通关系转危为安。王道新还贩卖了1男1女,都卖给了孟娟,现孟娟和丈夫双亡,孩子由李方信、孟昭富抚养。

以上每次案发都报警,但后来每次都平安无事,再继续作案,谁在充当王道新的保护伞?

第三起:伤人、砸车刑事案件

09年1月31日霍启强带领10个打手把我村民纪守壮头部眼部打伤入院,当时纪守亮的视力下降至0.2,伤好后的09年2月22日,纪守壮在城栾路的一家饭店用餐,被霍启强带领十几个人将停在饭店外的本田雅阁轿车砸坏(前后挡风玻璃,前发动机盖变形,前侧门用刀刺穿,外侧门变形),但时至今日刑侦大队拖着就是不抓人,让其“私了”,并有公安局内部人员充当说客“私了”。

霍启强也是多次聚众打架斗殴,又多次转危为安的知名人物,上次刚被劳动教养回来,也是有案底之人,在夏津县也算“道上”的人物。时至今日,也未见公安局抓人,犯罪嫌疑人扔在逍遥法外,随时危害社会造成更大的案件发生。

第四起:非法侵入住宅、故意杀人、伤人未遂

3月23日0点10分一帮暴徒翻墙进入我家,砸开屋门进入房间,逐个用棍子砸坏房间门,点名要我的性命。好在歹徒没找到我,否则又一场命案在所难免。

我很纳闷:为什么夏津县会形成这么多“职业性暴力团伙”势力,制造一起又一起治安、刑事、杀人案件?他们的形成又与公安局有什么关系?

公安局养虎为患,把小案养成大案,把大案养成命案,把严打当做创收的机会,严打现在也只是一种过场和形式。

夏津县的命案之多是山东省数一数二的,这与公安局的不作为是密不可分的,公安局各部门和个别部门领导为达到罚款创收中饱私囊的目的,不惜以牺牲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为代价。这样下去,杀人案还会继续,也许明天,死在地上的就是你我的家人,还或许就是你和我……

第五起:警察打死报案人

公安部督察长祝春林1日在全国公安机关反腐倡廉建设会议上表示,今年将重点解决执法过程当事人非正常死亡和监管场所安全隐患等问题。山东省夏津县公安局就顺应领导讲话积极行动导演了一场真实的——警察打死报案人

09年3月29日山东省夏津县东李镇小屯村47岁的村民赵建华因手机被盗去东李镇派出所报案,因派出所不予破案发生争执,被警察打死,最后派出所赔偿其家人31.5万元摆平此事。
警察杀人即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这样一帮目无国法胡作非为的有执照的犯罪分子不出事才怪,公安局内部出事是一种必然;但如此之快就出现警察杀人命案实在是突然。这次祝春林督察长的表态是否走过场,从这次的处理结果就能一目了然。

第六起:公安局作伪证(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竟是假的)

1、见附件:夏津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 公(夏)鉴(尸)字【2009】060号第一条、绪论 第四款载明2009年7月23时许,曲泽恕被人发现死于夏津“金都花城”建筑工地。

而夏津县人民医院死亡记录7月23日10点入院处于中度昏迷状态并接受治疗,死亡时间是7月24日5点,是死在医院。见附件:夏津县人民法院病历和死亡记录

2、见附件:夏津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 公(夏)鉴(尸)字【2009】060号第二条第二款的尸体检验:载明臀、会阴部:大便失禁。

而夏津县人民医院病历第一页倒数第六行记录:未进食,大小便未解。

3、见附件:夏津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 公(夏)鉴(尸)字【2009】060号第一条、绪论第七款 检验日期:2009年7月25日16时30分。第八款 检验地点:夏津县公安局解剖室。

这个时间死者家属正抬着尸体在金都花城建筑工地闹着赔钱哩,有好多目击证人,怎么这个尸体又会同时跑到公安局解剖室的呢?

公安局很搞笑

1、公安局很久找不到犯罪嫌疑人王泽申,我只用了2天就找到了,我看准在一饭店和同伙吃饭,是我立刻报警才抓捕归案。

2、公安局同样很久找不到犯罪嫌疑人王泽琳,我4天后也找到了并报案给北城公安分局,值得怀疑的是王泽琳接了个电话就溜了。

几个月后也不见公安局再行抓捕,后来又是我亲自抓住扭送公安机关的。

3、王泽琳、王泽申就这样的社会渣滓竟然都曾是公安局雇佣的临时工当过开警车的司机。

4、我举报了张龙浩伪造户口的犯罪事实,公安局在介入调查时,公安局内部人员一会就改了,存在了7年的户口说没有就没有了。

山东省夏津县开发区管委会纪庄村

赵玉新

2009年3月24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