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中共病入膏肓的恐惧症

【新唐人2011年4月20日讯】一个多月以来,许许多多的同胞们告诉我说,自从阿拉伯世界发生茉莉花革命以来,共党政权恐惧之极,种种迹象显示,共党内部是方寸大乱,举止失措。对于这些,我当然是丝毫也不怀疑的。共党的恐惧感,有何曾是因为茉莉花革命,或者是二十年前的东欧和苏共的倒台。共党的恐惧感,应该是从它们篡政当政的第一天就开始了。

窃国大盗们自己知道,它们当政是名不正言不顺,就如同历史上的任何一个谋朝篡位的皇帝一样,虽然侥幸的登上了大位,但心里却永远是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的有朝一日被揭穿了老底,自己的来路不正,根本就不是真龙天子,只不过就是一条蛆虫而已,下场是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尽管毛泽东是不学无术,却也下了功夫,研究东周志,水泊梁山,洪秀全的长矛太平天国,最后决定,把在中国实行了两千两百多年的皇权专制文化废除掉,全面实行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最黑暗、最野蛮,最无人性的极权主义统治文化,把中国大陆社会、人文继秦始皇之后,第二次拉向了大倒退,以为这样,共党政权就会像中古世纪的欧洲极权统治一样,可以存活几百年。

殊不知时代不同了,人类的文化与文明是在不断地进步之中,原始共产主义固然不坏,但毕竟至少是七、八千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共产主义就一定行不通。无耻文痞郭沫若在四九年以前就写了一篇题为《甲申三百年记》的长文,以闯贼李自成进京以后种种不改的盗贼行径为诫,提醒共党不要重蹈闯贼的后辄。

卖身投靠共党的郭沫若深知共党的匪性和流寇的发家史,所以绝对不敢说什么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之类的话,只是以李自成为例,希望共党进城之后,多少收敛一点匪性,假装出一点正人君子的摸样来。但是,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做了二十八年的盗匪流寇的共党们也是匪性难易,于是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间,杀人亿万,抢遍了农、工、商三业,把全大陆杀得尸横遍野,抢的一片赤贫。

这前五十五年,共党们的投机、卑鄙和下作的暴行,终于迫使国人百姓们反思、反抗,于是就发生了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的天安门事件。还没有断气的毛泽东就被人们从神坛上揪了下来,掀翻在地,共党自己树立起来的那杆伟光正的大旗也被人们扯碎了。

有人说毛泽东是被林彪的出逃吓出了昏乱病,最后送命的。本人则始终认为,七六年四月五日的天安门事件,才是真正的触及到了毛泽东内心深处的恐惧而致死的。控制人民的思想、言论,虐待人权,剥夺自由,其实就是共党恐惧症的集中反映。

因为共党自己知道作恶太多,难以得到人民的饶恕,所以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共党就急急忙忙把四个坚持写进了宪法。理由很简单,不坚持这四句话,共党们就呆不住,同时共党们也就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既然知道自己惹下了民怨民愤,早晚会受到人民的清算,那又为什么不利用这后三十年的所谓改革时期,多少行点善,积点德,多少收敛一点匪性,假装改变一点共党的恶劣形象,缓解一点民怨民愤,多少给自己留个退身步。其实共党未必不想,但却是做不到。

长期霸占公权力,实行一党极权统治的共党,内部没有一套自我监督,自我调节的机制,更没有一套自我检查、反思、认错,改正的功能。所以所谓的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其实就是根子上的兽性和匪性,不但改变不了,反而变本加厉的发扬起来了。

屠杀,镇压,贪腐,抢劫等等行径,从黑幕后的偷偷摸摸地干,变成了光天化日下的明目张胆公开地干,这就是这种政权必将异化的结果,当然就遭致民众更大的灾难和更大的憎恨,于是共党们的恐惧感和危机感也相应的更加强烈,直到现在产生了末日感。

从理论上讲,任何的政党,任何的团体,任何的个人,都会犯错误,都有处于低潮或者是危机的时候,但是只要经过反思、调整、改正以后,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就是孔圣人说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共党这种团伙不同,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经受不起失败,经受不起失败的原因,就是历史和现行的罪恶深重,只要是失败,就必然受到清算,绝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一则新闻报道说,今年的清明节,四川汶川地震灾区的人民在扫墓祭奠亡灵的时候,被几百上千的军警们全程的监控,各处戒严,盘查路人,检查证件,凡不是本地区的居民还不准进入,墓地周围还被铁丝网围上了,不但安上了监视的录像,而且是军警林立。清明扫墓,在中国已经有了两千五、六百年的历史了,难道清明扫墓也使共党恐惧吗?

回想一下三年以前的大地震,共党至少犯下了四项罪行。第一,隐瞒地震警告不报,反而还去辟谣;第二,地震后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人的时间,共党内部是乱成一团,直到六十一个小时以后,才接近地震中心,可是由于当时下雨,救援人员又撤回去了;第三,一场地震,暴露了共党贪腐的本性,遇难者们是死于豆腐渣工程;第四,全球华人对地震灾区捐款四、五百个亿,而其中的百分之八十被共党们贪污掉了,这就是共党恐惧的原因。

一则报道说,共党喊了三年的重建灾区,至今不过仅仅是盖起了一些安置房,但是房价很高,人财两失的当地人是买不起这种安置房的,于是当地共党政府就把安置房卖给有钱人,还是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灾民们至今是领取这一个月一百四十块钱的低保费,根本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

可是胡锦涛们却在整天喊叫着盛世辉煌,这种鬼话居然也有人相信。朝鲜在金家父子的领导之下,人均每天是三两粮食。去年的九月被金正日政权称作是世袭新政的政绩,那就是儿子金正恩,接替了父亲金正日,成为朝鲜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特大喜讯。

金正恩在去年十一月说出了豪言壮语,决心在三年之内,把国家经济恢复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水平,同时还重申了他爷爷金日成六十多年前的豪言壮语,那就是要让朝鲜人民过上吃米饭,喝肉汤,穿绸缎,住瓦房的日子,更是告诉朝鲜人民,明年,二O一二年,将是朝鲜强盛大国的喜庆日子,届时还将向人民送大礼,至于人民是否欢欣鼓舞了,那就是金家喉舌们的的事情了,我们不必去关心。

引起我们关注的是,今年初,金家父子连连的向美国和韩国提出了粮食援助的要求,同时又向朝鲜人民展开了征军粮、捐纳军粮,并且形成了一个政治运动。观察家分析家们认为,真正能够帮助朝鲜的只有韩国,以往每年都提供四、五十万吨的粮食给朝鲜,自从去年朝鲜两次对韩国武装挑衅以后,韩国停止了对朝鲜的一切援助。

金正日两次向北京求救,要一百万吨大米,都遭到了北京的拒绝,因为中国大陆的粮荒也已经开始了,向世界买粮的数量是一年比一年大,于是,这就逼得金家父子不得不向美国和韩国求救了。在明年的强盛大国的喜庆日子里,向人民送个大礼,估计也不过就是向每个人多供应几斤大米而已。

中国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温家宝就代表中国人说,中国人民幸福了。朝鲜人民还在挨饿,明年,金家父子同样可以代表朝鲜人民说,朝鲜人民幸福了。中国人里有自豪骄傲的,朝鲜人里一定也有,代价不过就是几块钱和几斤大米而已。

有的时候,我会被一些同胞们的学识大吃一惊。例如就在这两天,当几位朋友们一起谈到了金家祖孙三代总共六十多年的极权统治,竟然还不能使两千三百万朝鲜人民吃上米饭,喝上肉汤,六十年后又重新提出了吃米饭,喝肉汤的伟大战略目标。

可是在民间,三代人,为了等待这个目标的实现,是已经饿死了三百多万人了。不知道还要饿死多少人,才能够等来吃米饭、喝肉汤的日子。这时候我就插嘴说,凭什么人民只能喝肉汤,人民为什么不能吃肉?肉都让什么人吃了?一位同胞说了,肉汤比肉有营养,本人历史哑口无言。

俗话说,饱汉不知道饿汉饥。五十年前中国人就在毛共党的伟大领导之下时活活的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多少人是吃着草根、树皮、观音土才活下来的。翻开近代一百年的世界史,粮荒和大面积的百万千万的饿死人的事情,都发生在共产极权国家。时至今日,百分之四十的中国大陆人口,也就是六亿到六亿五、六千万人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前面提到的,四川灾区的民众三年了住不起房,靠的是每月一百四十块钱的低保过日子。营养学也许是一些人的人生高境界,但是在共产匪类政权下的人民,能吃饱肚子已是万幸的了。

阿拉伯世界的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都大大的高于中国大陆,专制独裁政权在历史上也没有饿死过人,国人百姓的现实,人民也不是喝肉汤过日子,已经过上了甚至比喝肉汤更好的日子了,阿拉伯人民为什么还不满足?不但发起了茉莉花的革命,甚至还拿起了武器,不惜牺牲生命,也要推翻专制独裁的政权。

想必是在人的生命中和价值上,一定有比吃的好和口袋里多了几个钱更为重要的东西。吃不饱饭,饿肚子的人起来造反,公众们的普遍看法是,即合情,又合理,无可非议。民以食为天,吃不饱饭,饿死了人,那就是造反有理。

可是中国人和朝鲜人都没有起来造反,默默的饿死,默默的消失了,还要被当局强迫淡化遗忘。活下来的人,还有气无力地为当局的没有饿死一个人的宣传去欢呼,去喊万岁。那么吃饱饭而又有钱花的阿拉伯人民起来造反,是不是不知足,不感恩,大逆不道呢?阿拉伯人民说,宁肯过上比现在苦的日子,也要推翻专制独裁统治。显然,物欲的满足并不是人的生命中的全部,在人生命中,心灵和精神的向往和追求才是生命的本质。

人民吃得再好,口袋里的钱再充足,也容不得统治者独揽大权,为所欲为,更不愿意自己的自由被钳制,人权被虐待,社会没有公正,人与人之间没有平等,更是反对贫富悬殊,统治团伙肆意贪腐。失业率高涨,物价暴涨。其实这些现象在中国大陆和朝鲜,不但全有,而且还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二十年前的苏联和东欧国家也是如此,一场天鹅绒革命,共党阵营垮掉了,苏联解体了。以后的几年当中,国家经济确实艰难,人民生活也贫苦,但是宪政民主的政体,使这些国家和人民很快就摆脱掉了艰难困苦,生活的水平和质量一年比一年上升。

就在两三年以前,俄罗斯人民就已经享受到了七十多项福利和国家福利保障了。比较一下盛世辉煌的中国大陆和强盛大国的朝鲜,人民除了被屠杀、镇压、监禁,钳制意外,还要被盘剥、敲诈、勒索和抢劫,至于福利和保障,则是一点没有。

前苏联和东欧人民通过天鹅绒革命,摧毁了共党极权统治,争取到了做人的尊严,世界人民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他们成为了正在为争取自由的所有的人的榜样和楷模。于是阿拉伯人民起来了,发动了茉莉花革命,所争取的就是做人的尊严,为自由而战,世界人民也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

但是世界人民不会为了北京奥运,北京大阅兵,上海世博,广州亚运感到自豪和骄傲的,因为自豪和骄傲的感情是发自于人性所共有的,是对自由的争取和对自由精神的追求。如果有一天朝鲜人民喝上了肉汤,当然会有几个朝鲜人跳出来大喊自豪和骄傲,但是世界人民是不会因为朝鲜喝上了肉汤而感到自豪和骄傲的。

凡是读过一些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书的人,都会为美国人的精神所感动,而且感到自豪和骄傲。美国人为了建立自己独立的国家和主权的完整,那就必须把英国殖民主义者赶走,这就意味着是一场战争。在打还是不打,早打还是晚打的讨论中,大多数美国人的看法是,这是一场避免不了的战争,那么晚打不如早打,就让我们这一代人完成这件事,不要留给我们的后代。

就在这朴实的想法,朴实的话语当中,独立战争开始了,美国人胜利了。这就是美国人的精神,自豪骄傲的那是为这种精神,而被感动的也是这种精神。世界上许许多多的人向往美国,大多数人向往的是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但是,没有美国人的精神,又怎么会有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呢?到底精神才是人性中的第一性。

本人的思想并不偏激,作为中国人,中华民族的一员,我曾多次努力地寻找共党当政的这六十多年当中,任何一件可以激发起我的自豪和骄傲的事情。但是,除了共党们的血腥、残暴、贪婪、腐败和抢劫,就是民间的贫苦,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和被共党遭害的冤苦民众,我的心在愤恨,在流血。

近五、六年,民间的持续不断地,一年比一年多的反对共党抗暴维权事件的风起云涌,我的心又复活了。我为越来越多的反共人士们,抗暴人士们,维权人士们的大无畏精神复活了,我为他们感到自豪和骄傲,更是为了复活了的中华民族的精神而自豪骄傲。中华民族是知礼,勤劳,宽容但又是勇敢的民族,礼义廉耻就是我们的民族精神和精华。杨佳先生手刃十个党警,邓玉娇小姐手刃两个共党淫官,正是我们民族精神之所在。

今年四月初,共党公安部的一份报告中说,共党警察在前三十年当中,因公死亡的人数是一千零二十六个,但是在后三十年中,因公死亡的警察是一万零四百一十四个,比前三十年增加了十倍,平均一天死一个多警察,同时每天平均不到两小时还有一个警察受伤。

其实早在大约十年前民间就已经在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共党不也是二十八年在深山里干着土匪的勾当吗?一旦下山进城,匪性不改,所雇用的人马自然就是盗匪、地痞、流氓和恶棍们。翻身得解放,当家做主人的,其实就是这帮人渣滓们,正经百姓人家并没有被解放做主人的感受,反而感到了今不如夕。

中国人的一句老话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剿匪历来是地方政府和一方百姓们的职责,如同见蛇不打三分罪一样,有匪不剿同样有罪。为了民众的安居乐业,为了社会秩序的稳定,剿匪那是天经地义的。

共党的喉舌们报道说,利比亚的卡扎菲军队把反政府军打得是节节败退,落花流水狼狈逃窜。看了这条新闻我们都哈哈大笑,三天前的四月三日,北约的战机就已经把卡扎菲的军队和军事设施的三分之一都炸毁了,世界上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按照共党们的想像去发展,这就是共党的恐惧和惊慌,一天比一天加重加深的原因。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