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曹禺文化节 湖北姚立法“被失踪”

【新唐人2010年11月2日讯】10月26号,第二届“曹禺文化周”在湖北潜江拉开帷幕。可是,在潜江当局用6年时间花了20个亿打造出来的“曹禺文化节”的繁华背后,却掩盖着潜江人的贫穷和不满。潜江维权人士姚立法从19号到30号,也因此“被失踪”了12天。下面,请看记者的报导。

曹禺是中国的戏剧作家。在曹禺是否是潜江人还存在争议的情况下,2004年以来,潜江当局投入近20亿元,兴建了梅苑戏剧文化主题公园、曹禺公园、曹禺纪念馆等一批设施,打造了“曹禺文化”品牌。

不过,这个曹禺文化节被当地老百姓批评为“政绩工程”、“扰民工程”和“吃回扣工程”,这几年来,当地百姓持续的进行了抗议活动。

姚立法揭露,潜江市当地老百姓生存非常困难,环卫工人十多年来只能拿到他们应得工资的70%,民办教师在农村教书几十年,最后被一脚踢出门外,而招聘来的警员,跟着政府干了一二十年,政府也欺骗他们,把他们辞掉,还有失地农民等等,生活都很贫苦。

姚立法:“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的那些合法的利益被政府剥夺侵害,他们无处伸冤,他们当然要表达他们的要求。他们可能会在曹禺文化节的那个期间进行抗议。”

10月19号姚立法在所工作的潜江市实验小学的办公室内,被7人看押著,乘坐专车,从湖北的长阳县,到邻近重庆的万州,再到枝江、荆州、洪湖回到潜江。长途跋涉“被失踪”12天。

沿途住宿时,姚立法被人看守,他的手机、提包被扣,由于不准关灯、关电视,休息不好,一度导致他血压升高,但也不准他看医生。

姚立法认为,他与举行抗议的民众联系密切,他的“被失踪”与“曹禺文化节”在潜江举行有关。

姚立法:“政府更害怕在曹禺文化节这个活动期间,这些抗议的人的活动、规模、集体抗议的情况,把抗议活动的消息更害怕被暴露揭露出来。我是属于公开揭露这个政府黑暗的人,所以为了遮他们的丑,分解这些声音,所以把我控制了。”

姚立法表示,潜江市当局为了维稳,对所有有不稳定因素的人员都进行严密监控和软禁。他揭露,在“曹禺文化节”前后,潜江市政府和警方不仅动用了政府的力量,还利用流氓黑社会进行跟踪、威胁,幷利用纳税人的钱收买恐吓要抗议政府的人,说:“我给你一点钱,但是你最近几天不能出门。”

新唐人记者秦越、王明宇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