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为什么想处死吴英

【新唐人2010年1月6日讯】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新年伊始,林云在此恭祝各位平安喜乐、如意吉祥。

12月18日,浙江金华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原“本色”集团女董事长、28岁的吴英死刑。这一消息使得曾一夕暴富、轰动一时的浙江亿万富姐再次走入人们的视线。一个中专都没毕业的 80后,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通过集资暴富,如今一审的死刑判决对她公平吗?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关注的话题。今天的资深评论员是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林云您好。

主持人:我记得3年前突然冒出来一个本色集团,当时它年轻的女老板大手笔的资金运作,一下子轰动全国,可是仅仅几个月,本色的神话就破灭了,现在吴英更是被一审判处了死刑。让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吴英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森:吴英是一个80后、81年出生的女孩子,她的起家是真正靠勤劳起家的。她在2002年开始开美容院,后来因她很能干,到了2005年的时候已经有百万资产了,上千万就开始注册一些信贷公司,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正常的资金运作。到2006年的时候,她参与了民间集资活动,通过民间集资,她在东阳地区建立了本色集团,包括本色酒店、本色洗衣、印刷还有很多房地产。

主持人:本色集团是在06年4月份注册的。

杰森:大概在短短10个月的时间,本色集团已经发展到了几乎垄断东阳城市方方面面各个领域,在当地还引起轰动,比如它可以免费洗车、免费洗衣服,创立了很大的品牌。而她的资金有3.5亿是投资房地产,其中没有一分来自银行贷款。她本身只有25、26岁,她年轻的背景,给人创造了一个非常神秘的现象,所以当时引起全国轰动。

后来在2007年初的时候,她资金链断裂,2007年2月份的时候,她被逮捕,然后经过几次审理,案件最开始是在东阳市起诉,后来转到了高一级的地级市–金华中级法院进行审理。在2009年12月18日一审判决死刑,罪名是集资诈骗。

主持人:说到这个案件,吴英本人只承认向人借钱,不承认她是诈骗,而且她的辩护律师也是做无罪辩护的。但这里面就有非法集资还是集资诈骗,还有一个就说是不是借钱投资,这之间的概念怎么来界定和区分?

杰森:其实这是中国长期存在的问题,民间集资是合法还是非法,这本身就很难界定。在集资过程中,即使落入不合法的领域里头,到底给你定为非法集资还是诈骗,这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简简单单的只是非法吸收社会公共存款,那么最高判刑期限也就是10年,大部分非法集资的审判,90%到80%的案子都落到这个领域里头,只有极个别的才会给你定到集资诈骗。那集资诈骗的最高刑期就是死刑,而吴英偏偏被定到了集资诈骗的最高刑期–死刑。

主持人:那是一种严惩的态度了。我们回过头来讲,她是80后,而且从她的资料来看,好像中专都没毕业,2年制她只读了一年半就不读了。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如果是诈骗的话,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把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或上千万的钱交给她,愿意挨这个骗?她的社会背景是怎么样的?

杰森:事实上中国民间有一个非常大的集资体系,已经成为体系了,这个钱的数量已经很大了。中共官方没有公布数据,但是在2005年,中国财经大学有一个教授做了比较全面的统计,当时全国民间集资非常保守的估计有8千亿,到2008、2009年,应该可以非常轻松的超过1万亿。

主持人:但是实际上按照中国法律的话,那是不合法的。

杰森:它没有说不合法。

主持人:也没说合法?

杰森:按民事条例的话,它是合法的,法律上完全是合法的,甚至在一些执行的过程中,地方政府也在鼓励。像浙江丽水爆出的“银泰”投资房地产,它牵扯了民间集资16亿,其中很多款项都是地方官员积极推动的。换句话说,民间集资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在浙江存在、在山西存在、在黑龙江存在,而黑龙江鹤岗市更是出现了集资100亿崩溃的事情。

所以整个来说,这个事情是全国普遍存在的现象,这个现象在民间也是老百姓普遍都接受的,然后官方在很多地方也是支持的。比如我们刚谈到的浙江丽水县,本地一半的收入来自房地产开发,而房地产开发公司几乎都是靠本地的民间集资。换句话说,民间集资是具体存在的,老百姓认为那是一个正常的渠道,甚至也是中国逼出来的现象。

主持人:但是基本上中国的金融体系是被官方控制着的,它跟民间存在的集资这种形式是怎么一种关系呢?

杰森:目前民间集资是在中共官方金融体系之外。

主持人:是逼出来的。

杰森:它游离在这个体系之外,是被逼出来的。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知道中国70%金融体系是被4大国有银行控制着,4大国有银行完全是听中共政策的,中共说我们要刺激经济要扩大贷款,给任务,你必须贷,一年就得贷出10万亿。这时候各地银行迫于压力,它没有时间去审核各个公司的背景,为了保证自己贷款的质量,怎么办?它就捡国企,国企绝不会倒;还有捡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绝对不会倒。这样的情况下,它把钱都贷给这些国字号的企业和地方政府,而对中小型企业、民企,它没有时间去审核哪些好、哪些不好,它一概不贷。在这样的情况下,民间企业被逼到中共金融体系之外,它只能在民间搜索资金来源。

另外一个方面是整个银行体系是被中共控制的,它给极低的利率,老百姓的银行存款利率在通货膨胀考虑之外,几乎是负的存款利率。而中国老百姓又有大量的存款,在社会保障体系不存在的情况下,很多老百姓的存款率甚至到40%、50%。

主持人:这个概念就是普通老百姓存在银行的钱,利润都被官方占有了。

杰森:利润完全给了国字号和地方政府,老百姓这时候觉得非常不公平,一方面老百姓的私营企业想投资扩大发展,同时老百姓自己有钱放银行太亏了,这时候老百姓提供钱给企业。这种民间自发的调配,就形成整个庞大资金是游离于中共体系之外了。

换句话说,“吴英现象”这种集资现象的存在,是有它整个中国社会背景的合理性的,也是被中共体系逼出来的。当然在这过程中确确实实有一些资金内含赌博现象,吴英在贷款过程中,初期她给的利率是100%,后期资金链快断裂的时候,她甚至给出400%,这已经看出她贷款过程中确实有赌博的因素在里面。

主持人:可能就根据这个说她是诈骗,因为谁也不可能给出400%的利润。

杰森:某种程度上讲,是她个人的经营理念不符合现实,但这个过程中她确确实实在创造企业,她拿了钱并没有挟款逃到国外去,她所做的都是投资房地产,而且创立“本色”集团的品牌。所以为什么她的律师给她做无罪辩护,因为她很多具体的做法绝对不是为了想挟款潜逃或诈骗而集资的。

主持人:就是不存在诈骗的因素。

杰森:她只是在投资的过程中,还息的口气太大,而且开始投资时规模太大,造成资金链断裂。某种程度上讲,只是投资失败的例子。

主持人:有一个财经专家叫吴晓波,他就认为这一案件是因为中国的金融体系的结构不合理,造成了一种制度性悲剧。您认为这种说法怎么来解读呢?

杰森:我完全同意这样的概念,这就是我们刚才分析的,民间集资事实上是中共金融体系逼出来的现象。而民间集资之后的后果,又因为中国法律体系非常混乱,合法不合法……

主持人:既然这已经事实上存在,又是民间需要的一种金融体系,它为什么不把它合理化,有效的管理起来呢?

杰森:这就牵扯到中共有想极端控制中国的欲望,我们知道中国经济是和中共的存亡息息相关的,中共要求非常细致的控制中国经济,经济一旦发热,它就控制贷款。比如2007年的时候,它就说我要紧缩,那么2008年底一发现经济不好,它就要银行大量的贷款,又要刺激经济。也就是放缩都由它说了算。

一旦有游离于它经济之外的,如果资金真的有1万亿的话,那已经是个巨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完全可以抵销它对中国金融体系的控制,或者使它的控制大量的减弱。而它对这样的情况是非常非常不能容忍的,特别是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知道10万亿的贷款出去,政府有4万亿刺激经济,整个中国的股市、房市进入一种不可理喻的疯狂状态。

在2009年底中国又放出话来要紧缩、要控制,这样的言论出来后,它知道目前中国经济的规模,仅靠控制它的4大银行,中央银行、官方银行已经不足以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它必须杀吴英。

吴英只是它要控制金融的一个替罪羊,“杀一儆百”。它杀了吴英以后就使得游离它这个控制之外的上万亿的民间资金有所顾忌,不敢这么大量的做。

主持人:但是吴英被判死刑这个消息传出来,绝大部分的网民都持反对意见,觉得她罪不至死。从中共方面说,它可能是要控制金融体系,可是从民间来讲,吴英这些投资方并不像“蚁力神”那样,有大批受害者最后血本无归,这种情况下,她又没有那么大的民愤,但是它执意要判死刑的话,在民间怎么行的通呢?

杰森:事实上中共是执意要做,很明显这个事情是从上面压下来的。因为最开始是东阳市的法院在做,后来升到上面的金华市中级法院,而且审判是12月18日做的,但是4天之前审判书都已经印好了,可见这是从上边压下来一定要判她死刑。

主持人:就是有政治性在里边了。

杰森:有政治性。而且参与她的贷款的人只有十几个,并不像蚁力神有数十万人,而且都是下层人民。所以说它并不是从稳定社会的角度去考虑,更多的是从控制金融体系的角度去考虑。

主持人:也就是考虑它对政权的控制。我们希望一审判决后,到了二审能够改判,不希望吴英成为制度的牺牲品。好,非常感谢您的分析,我们节目时间到了。各位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