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兵遭吉林省军区高官轮奸 再被灭口

【新唐人2009年11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特约记者吕萌采访报导)吉林长春市民陈大山的女儿陈啸,19岁在吉林通化师范学院上大学一年级时,适逢吉林省搞“阳光工程”招女兵,她“幸运”的进入省军区当通讯兵,不料在部队遭到多名军区高官轮奸,后惨遭杀害。家长得到的却是“心脏猝死”的死亡结论,但死亡证明书至今不给陈家。陈的妻子受女儿死亡刺激精神失常了。陈大山几年来得不到任何说法,逐级上访,饱受摧残。他说自己的家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生不如死。

陈大山表示,陈啸案曾被华尔街日报披露在海外网站,胡锦涛从而知晓了该案。吉林省政府秘书长公开讲过,胡锦涛曾批示此案并派中央军委调查组去调查,但调查组徇私枉法、隐瞒包庇得出的结论令陈啸冤案再次石沉大海。陈大山决定向媒体曝光中共军队的黑暗和那些高官们的丑恶嘴脸——“这些披着人皮的狼,都干了些什么事?”

“阳光工程” 免交16万当兵

近日陈大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近年在大陆东北地区,女孩要想入伍当兵得托关系找门路至少得花费16万元才能参军的,这在部队已经司空见惯了,不是新闻。“入党多少钱、提干多少钱,都像商品一样明码实价的。”

2005年,吉林省军区搞“阳光工程”,到大学招兵,凭学生实力挑选优秀大学生到部队。陈啸当时刚上大学半年时间,凭自己的实力没有花家里的一分钱,在2005年12月1日应征入伍,成为吉林省军区通讯站话务排的战士。

据陈大山了解,这批“阳光工程”招了10名大学生,其中5名进入吉林省军区,5名进入沈阳军区。

当兵半年死亡

陈啸进入部队当话务员仅半年就出事了。2006年6月27日,陈大山及家人被通知其女儿在部队病了。他与老伴及岳父一起赶到女儿服役的部队,看到的是在吉林省军区大院一个马路上,当官的让当兵的把陈啸往急救车上抬。急救中心的大夫告诉陈大山说,他们来的时候患者躺在马路上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瞳孔已经扩散。因为奉行人道主义,所以走过场给她打了一针。

陈大山说:“已死亡的女儿在救护车里。当天傍晚他们一直不让我们进救护车看我女儿。将近晚上8点,我们家人才被允许上救护车看一眼女儿,那时部队的人拿来军装和衬衣衬裤,用酒精给陈啸清洁了一下,120的护士帮助给女儿换上了衣服。在换衣服过程中没发现身上有任何伤口。当时女儿的手指甲都是黑色的。军医和120急救中心给我的解释是:心脏停止跳动后,血液不流通了造成这种现象。当时我们一点也没往不好的地方想。”

“陈啸的遗体被送到长春殡仪馆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转天等部队的人来处理这个事,一直等到下午5点才来人,谈话时对方上纲上线:陈啸是部队的人,要按照部队现役军人的规定来处理。我老岳父是中共老八路,2006年已85岁高龄。他们就开始做他的工作。我岳父就对一大家子人说,要相信部队,相信解放军。家里人不想违背老人的意愿,对部队就信以为真吧。同意把孩子火化了。” 当时吉林省军区领导口头承诺,除按国家抚血金之外,给家属的赔偿金一定让家属满意。

妻子疯了 至今未得抚恤金

陈大山刚刚遭遇了丧女之痛,就在女儿火化的当晚,他的妻子精神崩溃疯了。被强行送到吉林省吉大医院精神科,又转至“解放军208医院”。住进这家医院后竟发现,那里住着近百名20多岁左右的士兵,经打听得知,他们都是在部队被打疯的。

“我没有生活来源,我妻子只有800元的退休金,连她吃药的钱都不够,她还需要人护理。只能靠老岳父的救济。体会到政府没有人性,对我们从精神上进行迫害,逼得我们看不起病。到现在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赔偿,连抚恤金都没有得到。”

陈大山表示,2006年6月28日上午,沈阳军区后勤部工伤保险处处级干事吕晓明对他说,没想到吉林省军区这些人这么没有人性。他给我看2006年7月13日省军区财务处给的单子。就是说沈阳军区批复了陈啸的抚恤金,但被吉林省军区扣押。我后来到省军区去找通讯站的营长,他对我撒谎隐瞒,最后也没给我个说法。从这之后我开始对女儿的死因产生怀疑!

“猝死”无死亡证明

陈大山至今仍未得到女儿的死亡证明书,女儿的死因也是一个迷。他说,孩子死亡不到24小时,120急救中心给开了假死亡证明,开死亡证明的人没有出具现场,没有任何证据,非常笼统。死亡证明上只有两个字:猝死。女儿的尸体匆忙火化后没有证据了。“是脑猝死?心脏猝死?还是什么猝死?公安局应该先出面认定死亡原因,之后家属到相关部门去取死亡证明。”

“在殡仪馆和派出所,死亡证明书都要存档的,在我女儿死亡3个月后,我到当地派出所给女儿销户口,但办不成,因为吉林省军区不给我死亡证明,所以户口销不了。我找军队要死亡证明,军队的2个营级干部陪着我到派出所,他们拿着死亡证明,交给派出所,办理完手续后他们又把死亡证明拿走,就是不给我。我问凭啥不给我?他们说这是我们部队的,你女儿死后火化这些费用都是部队花的,死亡证明就得归我们。我没办法,我得不到。”

陈大山还揭露,他女儿的病历也是伪造的。“假病历是7月17日写的,也就是在我女儿死亡20天之后写的,就与原始病历时间不符了,所以他们又把7月17日改回到死亡日期——6月27日。我们手里都有这个证据。始终在作假,漏洞百出。”

他到军区去问孩子是怎么死的。陈啸的病历上写着心脏猝死,但是后面打了一个问号。“我根据病历找你们,为什么后面打个问号?就是说没有肯定是心脏猝死,初步诊断的结果是心脏猝死?”

“我告120急救中心伪造病历和死亡证明,信访局不管,卫生厅不管,卫生部也不管。我找总政和沈阳军区做鉴定,到底军区做的病历是不是假的,他们到现在不敢接我的东西,都在拖我、推我。”

知情军官:陈啸被多名军区高官轮奸致死

陈大山对记者表示,女儿死后一年,突然有一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吉林省军区的中校军官来找他,他说良心不忍,对他透露了实情——是吉林省军区多名领导奸污了陈啸之后,再杀人灭口

陈大山:“2007年7、8月份,军区一名军官找我,我们见了面,他把这个事就说了。当时是孩子出事已经一年多了。他说,你老到部队去找,部队没有意愿给你处理。我知道这件事,当时看到了,现在在我心里压力很大,这件事始终折磨着我,我也是个父亲,我也有子女。作为家长要知道孩子的死因是正常的,但到现在部队不给你说法。”

透露真相的军官对陈大山表示,我现在心里有一种犯罪感、心里非常压抑。如果不说出来,好像我和他们同流合污似的。我就把你孩子的死因和经过给你讲一下,你心里有个数,你怎么帮你的女儿去申冤,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我帮不了你。而且我也不可能出面给你做什么证据。我今天给你把实话说了,我的良心可以放得开了,没有压力了,再往深一步我没办法做了。你能不能给女儿申冤,能不能得到国家的赔偿,那是你的事了。

陈大山:“我当时听说孩子被多名领导祸害,我不相信,我想这个人给我讲这个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与部队领导有什么不和之类的事?我当时对他还挺怀疑的。但是后来的3年多时间,在任何一个地方没有人敢告诉我孩子究竟怎么死的。”

就即使如此,陈大山还始终相信,部队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所以关于女儿是被奸污致死这一点,无论是告状还是上访,他始终没有说出。只是说是被部队害死的。

胡锦涛派中央军委调查组 无济于事

陈大山被迫踏上上访之路。“我到吉林省军区上访,沈阳军区上访,他们不告诉我任何一个字,中央军委也不给我一个字的答复,令我非常苦恼。他们不给我说法就证明我孩子的死因存在很大的疑点。再一点是说,我已经知道这个部队在造假了,和120急救中心互相在作假。”

据吉林省政府官员透露,后来胡锦涛知悉了此案,派中央军委调查组代表他下去调查案件。陈大山表示,吉林省军区仍然欺骗、作假;贪赃枉法。为了包庇吉林省军区领导的犯罪事实,中央军委调查组枉法给出陈啸是“心源性猝死”的荒唐结论。

陈大山说,我到哪里告状都是一句话:军委调查组已经有结论了。而且到哪里告都没人管,现在人们心里都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就是没人敢说。我先后到沈阳军区和中央军委上访几十次,并给军委付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总政部主任李继耐、总参谋部陈炳德总参谋长等军委首长和总政信访局洪局长,郝局长邮出上访反映信件几百封。时至今日在解放军三级信访单位(吉林省军区、沈阳军区、中央军委)仍未能讨到关于女儿枉死的任何说法。

“我开始还怀疑透露内情的军官有什么动机、与领导之间有什么隔阂,而利用自己去报复对方。经过这些年上访申冤过程中看到的从上到下的包庇,我深切的感到如果自己的孩子不当兵,不出事,根本想像不到部队有多黑暗腐败,这位军官说的是良心话,是事实。”

据陈大山分析,轮奸陈啸的部队官员都是军区的领导,得是校级以上军官,否则包庇的力度不会那么大。如果是些级别低的干部,不会中央军委都插手包庇。所以难度特别大,到沈阳军区找,干事说别来找我们,没有用,到中央军委去告吧,上访三年多了,现在没得到一个字的答复。现在有的证据就是那份伪造的病历,对病历任何有权力的单位和领导都不敢给做鉴定。

当局一次控制陈大山花费30万

陈大山在3年的上访过程中饱尝心酸凌辱,找到哪里,对方都不讲理,不给他任何答复。中共16大前警察驻守在陈大山家附近监控他们。他辗转到了北京又被50~60人抓回,羁押在宾馆里半个多月,每天4个警察监视。后来一个长春市公安局的人对他透露,仅这一次对陈采取行动的花费是30多万。

陈大山悲哀的表示,自己老年丧子,老婆疯了,他的精神压力非常大。“有可能我披露的这个事会导致生命危险,但是如果能为孩子申冤,我就不怕。”

最后陈大山表示,2009年的征兵工作又开始了,而且今年征女兵的数量比往年都大,我希望我女儿的悲剧不要在中国的军队中重演。不要再破坏老百姓的家庭。他还希望自己得到支持和同情,及中共高层能对陈啸冤案引起重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