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邓玉娇案 三淫官后台是谁

【新唐人2009年5月22日讯】作者﹕李天笑

就在胡锦涛再三强调“不折腾”时,湖北巴东三名党的淫官偏偏到洗脚城寻求“特殊服务”。党的这三个代表果真找到了“特殊服务”:一死一伤;死的做了两个“俯卧撑”, 挨了邓玉娇几刀,当风流鬼去了。

这一极富戏剧性的结果,大快全国人民之心,惊煞党内大小西门庆,也使中共警局至高层伤透脑筋。邓贵大等死伤“梦幻城”,不是被八路军武工队干掉的,不是被纪委蹲坑查到的,不是钱带的不够多,也称不上操劳过度,而是欺负弱女子被抹了脖子。党的先进性和特殊材料特点居然让这仨代表了。党以强奸形象再次验证了其伟大、光荣和正确。

邓玉娇手刃淫官、为民除害得到搜狐网92%网民支持。这是很简单的道理:邓玉娇没招你惹你,没到招商办去刺你,也没到大街上刺别人,是你管不住自己,要强奸邓玉娇,这不自己找死吗?《刑法》也规定,对正在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等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但中共政权却执法犯法,偏袒庇护色吏淫官。这正是激起海内外各界人士和广大网民愤怒、引发签名营救邓玉娇的原因。

其一,巴东警方不拘捕涉嫌强奸的共犯黄德智及其所陪客人,也不拘捕涉嫌从事色情服务的野三关镇“梦幻城”法人代表,反而以“故意杀人”罪拘捕了本应授予“抗暴英雄”的邓玉娇,并将邓送进精神病院。院方把邓玉娇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用布条捆在病床上。当地电视台报导显示,邓玉娇在医院病床上痛苦地抽动身体,哭喊:“爸爸、他们打我!”这凄惨的声音撕裂著每一个人的心。民众对邓玉娇的同情和对中共政权的愤恨油然而生。

其二,巴东县公安局和新华社改动案件情节。“按倒”变成“推坐”;,“修脚刀”变成“水果刀”;“休息室”变成“水疗室包房”;“羞辱”和“强奸”变成“争执”;“现场无证人”变成“两名服务员劝解“等。据分析,这些改动都是为了降低强奸和增加“故意杀人”的可信性。

其三,故意给邓玉娇扣上“精神病”帽子,要她承认自己患有抑郁症,据说这样有两个好处,一可以让政府有出路,二可以免于死刑。

其实,邓玉娇有没有抑郁症与淫官强奸罪扯不上半点关系。患有抑郁症,难道淫官强奸就不算罪、就不能反抗强奸、杀死贪官了吗?警方挖空心思要定她患了抑郁症,其用心极其险恶。

第一,如果邓玉娇患有精神病,那她的供词就不作数了,判决就可取强奸犯和“在场服务员”的供词了。

第二,如果邓有精神病,那有可能邓是为了口角和争执而杀人,她的行为就不是什么反抗强奸的防卫了;

第三,如果邓有精神病,这就说明死者和伤者多少有“含冤”的成分,可以减轻对党的形象的损害。

因此,第一个好处说对了,第二个好处说错了。给邓玉娇定抑郁症根本不是为邓解脱,而是为了要处死邓和维护党的形象。

三淫官后台是谁?有分析认为,别说巴东县公安局,就连省公安厅都做不了主,现在已到了政治常委,到了胡锦涛那里了。这说明邓玉娇案牵动了从上到下全党的共同利益。仨代表的后台就是党内西门庆群体,就是党内的包二奶势力。如果邓玉娇无罪释放的话,无疑对中共的色官们是一个警告。

但中共淫官太多,民愤太大,积重难返。中共官员折腾完了百姓,免不了要被百姓折腾一把。弄不好进娱乐城杀出来一把修脚刀,去美容店杀出来一把剃须刀,上酒店杀出来一把水果刀,待在局子里杀出来一把“杨家”快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