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新土改”流产与中国的领导危机

10月19日,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于一周前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中大问题的决议”终于与公众见面。决议的最后文本证实,传言的胡锦涛“新土改”确已流产,反对“新土改”的力量取得了重大的政治胜利。

有人会问,所谓的“新土改”是否从头就是中国右翼知识分子与媒体合谋的一次炒作?我特意向一位知情人士核实,三中全会之前媒体炒作的“新土改”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事情起因于一些倾向地权资本化的学者参与了“决议”的起草,这些学者看到胡锦涛前往小岗村的讲话,以为“新土改”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但是,这些学者显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影响力,更过高地估计了胡锦涛“动真格”的决心。

有迹象表明,此次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很有可能对土地流转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终阻止了农户土地权利资本化的意图。此前笔者就指出,没有法治和民主的制约,农户地权的资本化未必对穷人有利,甚至可能导致灾难。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支持“新土改”就是支持改革,反对“新土改”就是反改革。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胡锦涛“新土改”的流产,说明他的个人影响力进一步下降,说明中共高层的领导危机在加速发展。

胡锦涛新土改的动机,完全是机会主义的,他从未表示要把落实农民土地权利的政策纳入法治轨道,从未表示要对过去非法剥夺农民土地权利的积案通过法律程式进行清理。但是,胡锦涛机会主义的“新土改”受挫,并不说明他遭到中共内部理性力量的制约。事实上,南街村的领导人王宏斌洋洋得意,以胜利者的姿态凯旋而归,说明阻止“新土改”的势力中,有一部分是那些试图恢复毛时代的集体经济的老左派,其中很可能包括胡锦涛的恩师,至今仍有影响力的宋平。

“新土改”的流产表明,胡锦涛已经完全没有影响力来推动任何具有实质性的政策举措。空话治国,口头改革将进一步升级。这一判断可以从另外一个重要的发展得到支持。10月15日,中共当局公布了医改的最新方案,并宣布公开向全国征求修改意见。但是,当某政府部门开始筹备公开的讨论会,并邀请媒体对会议过程进行报导的时候,组织者却突然接到通知,取消会议。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中共当局,包括胡锦涛本人对所谓医改的新方案完全没有信心,而且根本也没有听取各方意见的诚意。他们知道,公开辩论一旦举行,这个最新方案的各种弊端就会暴露无遗,让当局下不来台。既然如此,当局又为什么要假惺惺地公开征求意见呢?此类事件的最新一例,就是当局在10月17日宣布延长对外国记者在中共采访的宽松政策,但与此同时,宣传部门也在加紧对国内媒体的控制。

中共当局种种自相矛盾的举措,不仅反映了这个政权的虚伪,而且也反映了中共高层领导内部的混乱和权力倾扎趋于激烈。主帅不断,三军自乱。胡锦涛腹中空空,黔驴技穷如此明显,因此,高层领导利用权力相互制肘的行动越来越露骨和不加掩饰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近,网上流传一篇暴料文章,题目是“应当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面纱”。作者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朱熔基的儿子朱云来和他所领导的中金公司。朱云来利用朱熔基的影响力,无褫夺得中金公司的掌控大权,疯狂出卖中国经济利益以自肥,在中国金融界本不是秘密,只不过许多普通百姓并不知情。这篇文章的内容表明,作者对高层家庭的贪腐内情确有所知。不过,署名钟洁锦的作者,却有意回避了胡锦涛公子和温家宝公子的类似丑闻,这就不能不令人猜想文章背后的政治意图。我的解读是,在各种危机的压力之下,中共高层不仅政见更加分歧,个人之间的恶感也日益加深。

目前,中国的内外危机都在急剧恶化,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中国领导危机如何发展无疑对中国乃至世界都将影响重大。中国是像三十年前那样,借领导危机的爆发而激发出新的活力,还是在旷日持久的领导危机中把整个国家拖进灾难的深渊?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显然没有任何令人乐观的资讯。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