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三十九期】股市:中共政策PK经济规律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中国的股市在两年内已经上涨了近5倍,很多方面都已经显现出了典型的泡沫特征。人们很清楚中国并不是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而中国的股市也是具有中国的特色,因此人们普遍相信在必要的时候,中共一定会为了政治的需要而入市干涉。

那么中共是不是真有能力掌控一切呢?中国的民众又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我们今天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杰森先生跟大家分享一下他对中国股市的观察和心得,杰森你好。

杰森:林云你好。

主持人:杰森,中国创造了市值世界第一的中国石油,可是中国石油一回到上海上市之后,就触发了中国股市近期的持续下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

杰森: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中共在计算上的一个失误,因为我们知道,现在中国居民储蓄额大概有17万亿这样的数字。

主持人:17万亿美元?

杰森:对,整个是这个数字,但目前在市场流通,就是股市流通的货币大概只有1万多亿。

主持人:远远没有达到这个…

杰森:它就觉得还有17万亿在那里放着,只有1万亿在流通,那么在股市�头,只要资金可以不断的进来,股市还可以再接着往下走,至少它不会真的有往下跌的危险,因为这么大一笔钱在目前负利率的情况下,应该是要找股市作为唯一的出路。

那么这一次中石油股从香港回归上海,在这个操作过程中是有点太狠了,就是说它在香港上市5年,它几乎是拿它上市以后最高点的那个价位到中国来,以16块多的钱来上市。它原本是想用这笔钱给中石油集400亿,但是这个价钱一进市场就集了600亿。

主持人:超出了50%。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狠”,就是说抽的钱抽太多了。

杰森:抽得太厉害了。事实上它没有意识到,中国17万亿的银行存款,并不是大家都愿意拿到股市来的。因为股市正如你一开始所说的,特别是在2007年下半年,大家都已经出现了惴惴不安的感觉了。

整个来说,在股市本身的流动资金已经不是很多的情况下,它一下子又套走了600多亿,同时中石油的股价当天就冲到了48块,然后就持续往下跌,在跌的过程中,又套住了其他很多的钱,方方面面把股市的钱套得很厉害。

同时它没有意识到整个银行的存款,大家没有陆陆续续再放进来,因为股市已经太高了,很多人已经不愿意入市了,而且事实上我们知道这17万亿中,其实活期存款也只有6万亿,定期存款一般大家都不能立刻拿到股市来。

主持人:这是中国人保守心态,还是保本重要些。

杰森:对,11万亿都是定期存款,这个钱不能立刻进入股市。而这6万亿�头,你也不知道这个钱到底有多少是属于那种灰色收入,它不敢用于股市;或者有多少钱是属于公款私存,我们知道有很多单位有什么小银行之类的。

所以真正能用于股市的老百姓的钱,在6万亿里头有多少?而老百姓又愿不愿意往这个股市投?方方面面的情况下,就造成了目前没有相应的新钱进入股市,整个股市就在这样流通量不够的情况下在往下走。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国的股市一直被认为是政策式的,是人为在操控的,那么今天从中石油这个巨大的泡泡来看,到底它是怎么形成的?中共是不是一步步给推到这一步的?

杰森:整个就如你说的,中国的股市一直都是政策式:它的兴是政策,它的亡是政策;它的熊市是政策,它的牛市也是政策。

我们知道,中国股市在多少年前,经济刚刚开始,股市有段很火的时候,后来就出现了5年的熊市,整个从2000年一直到2006年,基本上都是熊市,甚至股票指数跌到900点。

这个过程是为啥?事实上中共一开始在建立中国股市的时候,就留下一个极其可怕的癌症基因,当时我们叫“流通股和不流通股”。它为了保证它社会主义拥有对国家的控制、党控制国家的这种机制,所以它整个的大企业都有不流通股,有80%的股份都是不流通的,它只用很少的股票在市场流通。

这很少的股票在炒作的过程中,就奇货可居嘛,因为股票很少钱进来就炒得很高,这时候它突然又说要“股改”,要把流通、不流通合到一块。对股民来说,造成了巨大的可怕消息,整个股市就进入了5年的萧条。

主持人:就是之前人家买的那些可流通股,一下子变的不值钱了。

杰森:这小份额本来炒得很高,这时你要用水来稀释人家的浓度,那就变得不值钱了,所以就一直跌到900点。后来在这种情况下,又利用同一批股民巨大的、个人财产损失,给它奠定了所谓的股改成功,它把这个叫做“股改的春天到了”。

这个股改成功让股市又开始往上走,2006年开始,股市到现在一直疯涨。在这个过程当中,它还是采用老办法,第一、它控制整个上市的份额,主要是国企,它把这个股市当成国企从老百姓手�头融资的办法,而不是真正的让所有的中国中小型企业整个从这当中去融资。

主持人:这股市的概念应该是一个融资的工具,对吧?

杰森:对,是一个融资的工具。

主持人:对中共来讲它是把它当成了什么呢?

杰森:它是把它当成了国企从老百姓那儿拿他们的储蓄的一个概念。我们知道老百姓的储蓄是17万亿,前一段时间是15万亿,事实上这对中共的金融系统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

因为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虽然GDP很高,但它主要来自于固定资产投资或房地产或者建桥、建楼这样的固定资产投资,事实上其他的投资没有什么很亮丽的点,所以整个的银行苦于贷不出钱,而又背了15万亿的利率这样的巨大包袱。

在这样的情况下,股市对它来说就非常好,它可以减轻银行的压力,同时又可以让它那些运转非常不利索的党产、国企能拿到钱来用于它本身的运作。这样的话,减低它银行的风险又增加党企的融资,所以这个股市对它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股市还有一个贡献度,就是还能支持国家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比如说民营的小型企业,目前统计60%的民营企业的企业主最头疼的就是融资的问题。事实上老百姓可以让自己的钱再去生钱,所以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的话,股市本身就是一个把老百姓的钱放在这个地方然后让真正有魄力的企业家拿去开发,以钱创造钱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而这一部分的企业来讲,它才是真正能够创造社会价值的,才能使你这个国家的经济更稳健。

杰森:对,这就是一个国家真正昌盛背后支撑的实业,金融业它可以使资金运转更快,但是如果没有实业的支撑…

主持人:它也是个空的。

杰森:它本身就变成一个炒作了。

主持人:房地产更是这样子。

杰森:房地产也是目前中国股市资金不足的另外一个原因,因为房地产也在拼命的涨。一般来说房地产和股市是跷跷板,可是在中国是两市同涨,事实上就真的把中国老百姓能流动的资金吸收得差不多了。这也就是为啥中国股市在这个过程中,有越来越往下走的感觉。

主持人:那现在入市的那些人,虽然说股市在往下走,但大家都有一个希望,普遍都相信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中国政府一定不会让股市烂下来,那中国政府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来控制这些?

杰森:这就是一个经济规律和政府政策看谁强、更强的问题了。但是我们知道,中国目前虽然是一个变态的市场经济,但是确实很多方面中共还控制得很严。

在出台政策的时候,比如说最近中国股市出现了一个往下走的趋势的时候,中共看到主要是资金不足。而在资金不足当中,中共就看到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它决策性的失误。前一段时间它认为中国国内的活钱太多,它想把一部分从小管道放到国外。所以差不多在8月份出台一个“港股直通车”,某种程度上允许你在上海、天津建立一个账号,直接炒香港的股。

但是它后来发现,在一个月多的时间里头,整个5千亿,就仅仅这个渠道、很小的一渠道,5千亿的人民币就流走了,让它非常非常吃惊。事实上还不包括地下钱庄流走的钱,所以保守估计,可能有1万亿就流走了。某种意义上讲,相当于目前中国股市整个流动的、互相操作的资金已经流的差不多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现在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在喊停港股直通车。喊停了以后当然这个消息并没有真正刺激股市往上走,因为基本面没有改变,也就是中国股市现在那个虚高的状况并没有改变,股民还是非常恐慌。

而相应的,它最近还高调的报导、打击地下钱庄,它还是在告诉民众说,我是在把钱往外堵;另外,它还有其他的一些策略,比如最近周小川提到说,可能升息也不用再升了,因为他对目前的负利率也很满意。

主持人:这也是想要保住股市的一种做法。

杰森:它不想让股市再往下走。整个来说,你可以看到中共从前面两、三个月前还是高调的镇压股市,立马转到这样的过程,你就可以看到它是一种极端微调经济的手法。事实上它几乎是沿着股市的波动在做整个的政策操作,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做法。

我们知道,中国股市不是说你把资金守在这儿,资金就一定能进入股市的,中共认为我就像建个大坝一样,我不许中国的钱往外走,同时我让银行利率是负利率,它就认为钱就一定能进入股市,但不是这样的。

因为啥呢?就像我们刚才分析的,它抢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们知道目前中国房市也是很厉害的,特别前一段时间出台的政策,二手房必须首期贷款40%,这在目前这么高房价的情况下,很大的一笔资金就被占用了。

同时再加上中共目前的基本面,大家都知道的,特别是中石油上市,大家非常明显的看到,把中石油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比的话,可明显的看到两个公司从销售额来说,中石油是Exxon Mobil的4倍,而利润只有人家的一半,效率是人家的1/8,可是市值却是人家的2倍。

这是一个事例,方方面面每一公司你去跟国外相类似的公司对比的时候,就会清楚看到中国股市的泡沫化。

在这样情况下,整个股民的心态都是坐立不安的,你堵住大坝不让水往出流,你堵著把水往股市赶,但是股市这时候也不会真正的像你想像那样,大伙儿会那么傻的在这个时候往股市里跳?

主持人:所以说人为的控制的话,很多时候是人为的一种想像因素在起作用,而往往股民他就是一种心理,所以这个时候就很难达到一定的效果。

杰森:对,因为中国股市如果跟经济面脱得太远的时候,它就变成有种投机的因素,投机其实主要就是玩心理。而它倒不是害怕股市像目前这样缓慢的跌百分之十几,它是怕这个泡沫爆掉。

因为现在的股市,你可以从曲线上看到有几个支撑点,比如现在已经跌到了5千点左右。事实上很多人说在4,700点、4,500点有个支撑点。如果跌破这个地方的时候,所谓爆破就是恐慌性抛盘,那么那个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百分之十几这样缓慢的跌,那时候很可能就100%这样的往下跌,就50%、60%这样的往下跌。

这样一来,一旦股市爆掉的话,你可以想像中国目前这第二轮的股市疯涨,它引进来的资金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比了,它引进来的人员也不是第一次可比了。

主持人:那对老百姓会有怎么样的影响?

杰森:老百姓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期望政府来救市,但是中共政府它出来救市的时候,老百姓根本就不吃它那个帐,因为它和整个经济面脱离太远。

那么可能就像汪兆钧说的,正常的方式应该是让经济自己运作,在经济泡沫化的时候就让它爆掉,爆掉以后,经济再进入一个正常的健康运作方式。就跟美国一样,当时网络泡沫爆掉以后,它不妨碍美国经济,在一两年的萧条之后再回来。

整个来说,这就是世界正常运作的过程。如果你政府就只希望歌舞升平,就是不希望往下走,你拼命去鼓励的时候,你事实上是在维持一个更可怕的“爆掉”。

主持人:如果说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很危险,而早一点让这个泡沫爆掉的话,可能还会有生机是吧!

杰森:可能要说,一个正常的自然经济运作过程,就必须允许经济按它自己的生命的运作方式去走。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们今天时间又到了,非常感谢您的分析。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